吉胆岛海域 设“海上哨站” 严打偷渡活动.岛民乐见其成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吉胆岛海域 设“海上哨站” 严打偷渡活动.岛民乐见其成

    (巴生9日讯)吉胆岛海域过去多年来,一再成为不法集团运载偷渡客的“老鼠道”,如今终获国家安全理事会点名关注,计划在该海域设立“海上哨站”(Floating Barge),严打偷渡活动,吉胆岛和五条港岛民普遍上乐见其成!



    据了解,偷渡集团一再利用吉胆岛海域作为偷渡途径,有时还会以该岛作为转站,再设法进入西马半岛谋生。

    尤其五条港渔村,因地理位置偏僻,一再沦为偷渡客踏入我国的第一片土地,村民对于偷渡客也极反感,凡有任何风吹草动、一发现可疑陌生群体,便会全村总动员“大追捕”,杜绝任何人利用该村转运偷渡客。

    五条港联邦乡村发展与治安委员会主席许龙团受询时指出,五条港的偷渡问题从未间断,如今获得政府高度关注,岛民无任欢迎,肯定会对该片属于马六甲海峡的海域起到防御作用,可杜绝走私活动。

    他希望“海上哨站”成立后,可阻断偷渡客的非法水路,将活跃当地的偷渡集团,一举瓦解。

    “由于五条港不像吉胆岛有警察入驻,加上位置偏僻,因而成为偷渡集团的首选,过去多年来,村民已捕捉不少企图偷偷上岸的偷渡客。”

    他说,偷渡集团会使用附近海域,有时风险太高,不会直接把偷渡客载上岸,如巴生港口,因为容易暴露行踪,因此唯有通过外岛作为转站,五条港因此被偷渡度集团相中。

    他说,有时1年会有一、两次上岸,每次约20人,他们一般从该村后方森林入岛,再穿过沼泽地,从小学附近的森林走入村内,再伺机搭船进入西马半岛,然后在城市谋生。

    他指出, 村民对于入岛陌生人都非常敏感,偷渡客一般都逃不过村民的双眼,一有风吹草动,便会一呼百应,追捕偷渡客。

    他说,偷渡客一般几十人挤在一艘小船,从印尼偷渡过来,非常危险,分分钟在途中便会遇上大风浪,把船打翻,沦为海上亡魂。

    警方去年9月逮捕77名偷渡客,这批偷渡客随后引发感染群。
    “四条港”成偷渡客首选

    吉胆岛乡村管理委员会主席蔡全智指出,吉胆岛海域的偷渡和走私活动确实非常严重,惟是否建立海上哨站,交由政府评估决定。

    他说,偷渡者一般不会把吉胆岛渔村作为转站,反观靠近五条港的其中一条河道“四条港”,成为偷渡客首选。

    “该河道靠近五条港,偷渡客会在那边下船,再步行偷偷入村。”

    他同意政府必须关注走私和偷渡等不法活动,至于海上哨站由政府定夺。

    偷渡客偕老带幼,连婴儿也冒险一起涉海偷渡。
    偷渡客曾引发感染群

    吉胆岛海域早前因一批偷渡客,引发“巴生港口围墙感染群”(Kluster Benteng PK),累计超过50人确诊包括警员,导致安置偷渡客的班达马兰警局,一度关闭消毒,处于“高度戒备”的状态。

    武吉阿曼警方特别行动小组于去年9月14日傍晚7时10分,在吉胆岛外海展开城墙行动时,发现一艘可疑驳船。

    警方随后登船检查,发现船上有77名印尼男女,包括53名男性,18名女性,2名婴孩,1名舵手及3名船员,检查过程中,3名偷渡客企图跳海逃走,不过最终还是被警方逮捕。

    巴生南区警区主任三苏阿马助理总监过后证实,当天筛检结果,4人呈阳性反应。

    卫生部于9月29日宣布,该批偷渡客引发感染群,有关感染群也一直出现新病例,直到12月17日才结束观察。

    偷渡客所引发的感染群,也传染给警员,班达马兰警局一度高度戒备。
    去年偷渡客增逾6倍

    疑疫情作祟,导致吉胆岛海域于2020年的非法偷渡客,相比2009年居然增加超过6倍!

    根据国防部长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利周五(8日)披露,当局于2019年,在吉胆岛海域逮捕328名偷渡客和充公234万令吉财物,2020年则逮捕2002名非法移民和充公逾1173万令吉财物。

    他宣布,政府同意国家安全部队的建议,在吉胆岛附近海域,设立浮船(海上哨站),以管控该岛自2019年非法移民日益增加的情况。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