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既生瑜何生亮(下)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既生瑜何生亮(下)作者:雅蒙

    又两个月过去了,农历新年即到。银行劫匪要求分一点钱用着先。“尼克逊”也要求,“里根”终于答应先拿一百万出来分。



    在这几名劫匪分赃的夜晚。洪良杰正在汤美绮的香闺与她亲热。

    洪良杰对汤美绮是真心的,他这晚说∶“等多半年,我们会考量功绩决定升职加薪,如果我升职马上结婚。”

    想想不妥即刻说∶“当然不升职也结婚,只是升职结婚,可以分到至少有3房2厅的宿舍。”

    汤美绮心甜,然后问∶“什么叫考量功绩?看你破了多少个案?”

    洪良杰笑∶“差不多如此。”汤美绮问∶“如果破了上次那单银行劫案呢?”

    洪良杰说∶“哦,如果破了那单案,我会连升三级,那是全国大案之一。”

    他狐疑问∶“你想到什么线索是吗?”他搂着她问。

    汤美绮偎依在他怀中∶“不知能不能帮到你。我有一样不值一提的小本事,人家是过目不忘,我是过耳不忘。如果我再听到那几名劫匪的声音,我就能像见到他们的脸一样认出他们。”

    洪良杰兴奋得坐直身子∶“这可是大本事,起码可以找到嫌疑犯,不过他们不是用混音器说话吗?”

    汤美绮微笑∶“他们也百密一疏,一回到贼巢,他们除去不舒服的混音器,曾经聊上一阵,一共是6把不同的嗓子。”

    洪良杰磨拳擦掌∶“好美绮,你可以帮到你未来的老公升职,我可以破案了!”

    二个星期后,洪良杰一脸斗志的对汤美绮说∶“就要你去听声认人了,有2名修车仔,这两个星期手头阔绰,我的线人向我报告后,我去那几家夜店,真的找到那次在劫案中被抢的钞票,我已大略找到他们的狐群狗党,多几天劳驾你去认人,看看是否我们抓到的那两个。”

    过耳不忘

    汤美绮很轻易就凭声音认出2名银行劫匪,警方集中搜捕去年与他们交往密切的狐群狗党。

    汤美绮又从他们的声音中认出另外3名劫匪,包括“尼克逊”。

    晚上,洪良杰打电话回来,嘱汤美绮不必等他,早点睡。他高兴的说∶“我要漏夜侦查他们,你说的那个“尼克逊”虽然最凶狠也最反骨,他已准备提条件自保,当污点证人。”

    汤美绮放下电话,忡怔不安。然后,她换衣出门,在隔两条街一间老咖啡店打电话找张明胜,张明胜推辞∶“我在等朋友,而且你不怕你的警探男友生气吗?”

    汤美绮吸一口气∶“你快点来,我有银行劫案的消息告诉你。”

    她放下电话。她知道张明胜一定会来,果然他迅速来到。

    汤美绮立即说∶“时间不多了,你快点逃吧,戴尼克逊面具那个要出卖你了,他们5个我都认出来了。”

    张明胜一脸不置信,喃喃说∶你不可能看到我们的脸。”

    汤美绮低声说∶“你们的声音。你们一时得意忘形,让我听到你们的原本声音。”

    张明胜这时沉静下来,微笑∶“你一开始就知道我是‘里根’。”

    汤美绮点头。张明胜微笑∶“为什么瞒着你的男朋友救我?”

    汤美绮说∶“因为那时你帮我,救了我一命,不然我早死在尼克逊枪下。”

    有恩必报

    张明胜低声说∶“不枉我喜欢你一场。我因为筹备劫案,常到那银行去观察,一天见到你,身不由己喜欢你。劫案之后,还忍不住冒险去约会你,”

    他又幽幽的问∶“有一件事,不问明白我不甘心,如果没有那位姓洪的警探插进来,你会接受我的追求吗?”

    汤美绮握着他的手,轻声说∶“你听过‘既生瑜、何生亮’这句话对不?”

    张明胜笑出声∶“你好,我明白了,我心里也舒服多了。”

    张明胜站起身∶“我走了。”

    然后转回身∶“你那位洪先生是位厉害人物。”

    他想∶洪良杰分明是故意让美绮通知我逃走,他不想赶尽杀绝,也卖个交情予我,他有什么目的呢?要我永远感激美绮吗?

    银行大劫案破了,洪良杰果然获得奖赏与升职。同时积极筹备婚事。银行高层也特地表扬他,虽然赃款追不到,随着劫匪首脑逃逸石沉大海。不久,汤美绮被调回市区银行,也升职了。

    汤美绮在结婚前换一辆新车,岂料一个星期后就在街头被偷。她由洪良杰帮她报警,谁知第二天又出现在她工作的银行前。同事笑说∶“偷车贼一知道你老公是警方人员,赶快送回息事宁人。”

    洪良杰不放心,亲自检查车子,然后从第二天起,他就与汤美绮换车用。他的工作与住处,从不会有毛贼敢在太岁头上动土,车子绝不会再次不见。

    洪良杰与汤美绮很快就结婚了,仍然住在公家宿舍,洪良杰已是初级高层,住寓环境设施不差。

    一年后的一个晚上,洪良杰与腹大便便的汤美绮出外用餐,洪良杰看到一个人进洗手间,他跟着进。他拿起手机讲话∶“你送我老婆的大礼收到了。对了,你好久没见到尼克逊是吗,他现在霹雳州某处。”

    一个月后,他听到“尼克逊”被杀,他知道那是在厕所遇到的张明胜做的。

    他想到藏在汤美绮汽车后座垫内的钞票,不禁微笑。张明胜是条有恩必报的汉子,更明白有钱能使神也为你推磨。
    (三之三、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