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既生瑜何生亮(中)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既生瑜何生亮(中)作者:雅蒙

    银行劫案发生后,汤美绮多了两位追求者。



    在案发半个月后,汤美绮有一天独自午餐。一名年轻男人走近对她说∶“你好,汤小姐,我可以坐下吗?”

    汤美绮抬头一望,礼貌微笑∶“请坐,那天忘了多谢你。”

    这名男子就是那天她被匪徒蒙眼绑手丢在半路时,对她施援手的青年,也是银行的熟客。

    汤美绮好奇问∶“你怎么知道我姓汤。”

    他笑∶“看报纸啊,你是新闻人物嘛。”

    汤美绮想一下也笑,他说得对。前阵子,每家报纸都刊登过她的玉照,因为她被银行劫匪掳为人质。

    这豪爽的青年伸出手∶“我姓张。”他递上一张名片,是经营二手车买卖。他叫张明胜。

    他笑问∶“报纸说你双眼被蒙,看不到匪徒。但如果你看到了,你会告发他们吗?”

    汤美绮说∶“你这个问题不成立,因为我根本看不到他们的庐山真面目。”

    她微笑∶“假定你是我,而你又看到匪徒,你会告发吗?”

    张明胜笑∶“我嘛,最怕麻烦,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免得天天被警方叫去认人,看到也说看不到。还有,匪徒一定有其他党羽,抓到了其中一两个,其他的会报复。”

    汤美绮说∶“警方不是有保护证人措施吗?”

    张明胜说∶“要改名换姓过日子,说不定还要整容,又不能与家人联络,完全和过去生命的历史切断,谁能忍受。再说,你走了,家人的安危呢。”

    汤美绮笑∶“哎呀,你简直像是匪徒的代表来警告我,哈哈哈。”

    张明胜也笑∶“电视剧常有这样的情节,我是依样画葫芦而已。”

    左右逢源

    汤美绮笑说∶“谢谢你那天的援手,今天的午餐我请吧。”

    张明胜却说∶“这可不行,如果你真心要谢我,该请一顿较丰盛的晚餐。”

    汤美绮一愣,也笑说∶“言之有理,你订个日子吧。”

    张明胜老实不客气的订下这个周末晚。

    约会那晚,汤美绮对张明胜说∶“我没有告诉传媒的是,那天一名匪徒开枪要杀我,幸好另外一位阻止救了我。如果按照电视剧的剧情,我很可能因为要自保,逼得要与警方全面合作了。”

    张明胜安慰∶“都过了两个星期了,应该没事了,为钱财的匪徒不杀人,那是死刑。”

    汤美绮笑∶“那天,那名救我的匪徒也这么说。”

    他们吃完晚餐后分手,汤美绮婉拒了继续喝茶,但答应多两天再和他见面。实际上她有另一个喝夜茶的约会,对象是洪良杰警探。

    汤美绮是在这一次警方调查银行劫案过程中,认识年轻有为的洪良杰警探。两人虽未正式约会,却已不时见面了。

    汤美绮没有隐满洪良杰,她与张明胜吃晚餐。洪良杰哼一声∶“男人才不会这么婆妈要求什么答谢,他喜欢你,要接近你是真。”

    汤美绮笑∶“没这种事。”

    洪良杰才笑∶“我比你更明白男人的心理。”

    然后洪良杰浓眉微蹙,他说∶“我们按照你提供的线索,找到了那个贼巢,地上确是有枚要射杀你的子弹,那是一座废弃旧车房,是一个重要线索。”

    恋上警探

    汤美绮有点担心∶“匪徒会不会以为我知道的更多。”

    洪良杰安慰她∶“我们暂时保密,外界不会知道,因为我们还假装去扫其他地方。”

    又拍胸膛∶“有我在,你不必担心。”

    汤美绮苦笑∶“有什么一劳永逸的方法,可以令劫匪不敢找我麻烦。”

    洪良杰望着她,似笑非笑∶“办法倒是有一个,只怕说出来你会骂我。”

    汤美绮好奇∶“绝不骂你,也不生气。”

    洪良杰才顽皮的笑说∶“你就嫁给警方人员,没有人敢杀警探的妻子。因为我们必不罢休,会一直找这些旁门左道的麻烦,到最后是他们会更落力刮出这个凶手交出来。”

    汤美绮给他一个半含媚眼的白眼∶“我在美国电视剧也看到这样的情节,可以考虑。”

    洪良杰满心欢喜的笑。这是证实“郎情妾意”的第一步。

    第二晚,劫银行的劫匪在市区一家小餐馆聚会,他们在讨论贼巢被搜寻的事。那天带“尼克逊”面具的说∶“那天我射出的子弹嵌入地下没有撬出,警方一定看到,和我那天在银行开出的2枪警告子弹一样。今天警方开始到旧车厂,怀疑他们已有线索。”

    他阴狠说∶“我猜是那个银行女职员告诉警方的。”

    “里根”沉声说∶“不可能,我可以向你们保证,她不可能知道什么。”

    另一名劫匪问∶“抢到的钱几时分?”

    “里根”耐心说∶“和你们说过,要耐心等,这些钱现在不能用。一用我们就露出马脚,不要低估查案警探。”

    劫匪不耐烦问∶“要等多久?”

    里根慢吞吞说∶“一年两年,也许3年都要等。”

    日子过去,已经是半年后了。汤美绮已经慢慢婉辞张明胜的约会。她已经接受洪良杰为男友了。一来洪良杰更热烈的追求,二来她更倾心于洪良杰的英气,虽然张明胜的粗犷一度也令她动心。

    汤美绮与洪良杰是因银行劫案而认识,很自然平时偶尔也会提起此事。

    洪良杰无奈的说∶“他们很沉得住气,到现在仍不见一张劫案钞票流出。通常这意味这个匪党有一名厉害且压得住他们的老大,哼,不破此案,我誓不--”

    汤美绮白他一眼∶“誓不结婚?”

    他陪笑∶“不是啦。”
    (三之二、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