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既生瑜何生亮(上)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既生瑜何生亮(上)作者:雅蒙

    这一天,银行被抢劫时,汤美绮在这儿上班才刚满3个月。



    汤美绮是从市区银行被调来的。她原本不太愿意,但被调到这里是升职加薪,她不能不答应。只希望两三年后再调回市区银行。

    比起市区的热闹,工厂区的景色显得寥落,像个设施不足的小镇。但是汤美绮上班不到一个月,就明白这间分行,比市区的银行生意更好,银钱流动量更大。

    今年26岁的汤美绮在银行工作,已经快5年了。一直风平浪静,过着标准白领丽人的生活。

    她与一般年轻女子没有太大不同,闲时也与友好同事逛街吃饭看戏,也拍拍散拖。她与3个男士约会过,双方都不认真,很快就无疾而终,她也不觉得可惜。

    汤美绮长相清秀,笑容甜美,看起来是标准淑女,日后贤妻良母的好人材。但在她文静的外表下,她向往轰轰烈烈的爱情、刺激的生活。

    汤美绮曾对同事笑说∶“其实最适合我的工作是电话接线员,为什么呢?因为人家来电话一次,我就能认得出他的声音。”

    同事笑说∶“你是经济系荣誉生,当接线员太大材小用了吧。”

    汤美绮轻叹∶“这是雕虫小技,根本没什么用,如果有过目不忘的记忆力,那才好。”

    那一天是月尾的最后一个星期四,第二天周五与下周一又刚好是公共假期,银行一连4天没有营业。这天预料会有很多工厂职工上银行领取薪金。这一天银行也会预备许多现款。

    这天早上,上银行的人不多,午餐时间会是高峰时期。第一轮解款车早上9时10分就到,第二轮是在10时半。点算这些款项也花时间。

    悍匪抢劫

    但就在此时,已有4名悍匪冲入银行,2名冲入银库。他们都带着近些年历届美国总统的肖像假面具。闯入银库的载着里根与尼克逊的面具。他们是计划周详有备而来,说话用变音器。

    劫匪只给自己10分钟,绝不恋栈,但也得手不少,未启开的钱箱更方便他们。就在劫匪转身走时,银行经理按响警铃。2名劫匪大怒转回来,一名悍匪要开枪,但被同伴阻止,以枪柄敲击银行经理。

    然后这名尼克逊说∶“押此女当人质。”“里根”反对,但“尼克逊”已押着汤美绮走出去。

    他们押着汤美绮登车飞驰逃逸时,警笛声已近,但匪车已走远。他们又迅速换一辆卡车。匪徒因为戴着面具,走时并没有蒙汤美绮的眼睛,直到换车时,他们要除下面具时,才把一个布袋套在汤美绮头上。嘴被绑住。

    最后,汤美绮相信自己被他们带到贼巢。然后她听到一个男人吃惊且愤怒说∶“你疯了。”

    同一刹那,枪声响。汤美绮吓出一身冷汗。只听开枪的那个又套上变音器说∶“我没疯,只是斩草除根。”

    她猜是那位较残暴的“尼克逊”。

    然后另一声音说∶“抢银行只是坐牢,杀人会死罪。她不可能知道些什么,等一下我送她出去。”

    她猜这是“里根”。

    她又听到那个“尼克逊”的声音∶“这女的长得不坏,奶相当大,不如我们玩过后才放她走。”

    汤美绮更吓得魂飞魄散。”

    死里逃生

    幸好“里根”反对∶“不要节外生枝,我们不要自找麻烦。她在我们手中,警方现在一定到处搜寻她,我们越快放她越好。”

    “里根”显然是老大,“尼克逊”不再出声,其他人也说∶“是啊,快放人吧,我们这种地方,警方总会先来查的。”

    然后汤美绮又被带上车,大约20分钟,她被驱逐下车。她仍然手被绑,眼被蒙,她不知自己在什么地方。

    然后,汤美绮听到一辆车子在她附近停下,只听一个年轻男子叫道∶“老天,怎么会这样。”

    这个男子即刻为她除去蒙头的袋子,她看到的是一个有点熟悉的陌生人面孔。

    这名年轻男子一边为她松绑一边说∶“电台已经报告,你们银行被抢,一名女职员被掳为人质,没想到会是你。”

    汤美绮知道自己安全后,心神逐渐安宁,她看着这名粗眉凤眼、带着粗犷气息的强悍男子,她想起来了。这个人是银行的客户,她见过他。但汤美绮不知道他的名字。但在这种惊险又狼狈的处境见到他,汤美绮心中更有一种“他乡遇故知”的安全感。

    她说∶“你有手机吗?借我打电话报警。”

    对汤美绮来说,这绝对会是她一生最难忘的一天。她先在警局里接受冗长的问话。她告诉警方∶“我猜他们的贼巢是在修车厂附近,我闻到那种味道,还有电锯与烧焊的声音。”

    警方说∶“很可能,找到2辆他们干案的匪车,都是经过改装的。他们懂得改装车辆。”

    回到银行,总部又派来调查员,做更冗长的询问,因为这一次损失巨大,超过600万现款被抢走。然后调查员冷不防问∶“你认识他们吗?”

    汤美绮一楞∶“认识?什么意思?她即刻明白了,悖然大怒∶“认识?你们以为是我和匪徒串通的?你们太过分了,他们之中一个差点开枪杀我,你们知道吗?”

    汤美绮后来知道,这是分行经理咬她一口说∶“以前从没发生这种事,她才来3个月银行就被抢。匪徒还知道今天特别多钱。
    (三之一、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