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蝴蝶梦(下)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蝴蝶梦(下) 作者:雅蒙

    贝蝶身边的人包括画家叶力在内,都以为贝蝶说的“真像他”,是说叶力像父亲叶禾,但贝蝶却接着说∶“叶禾小时也有几分像他,但没有你那么像。”



    贝蝶慈爱的望着年轻英俊的叶力,轻声说∶“你这么大了,我也的确够资格当祖母了。”

    她问∶“叶禾呢?我50年没见他了,叫他出来。”

    叶力苦笑∶“爸爸在医院,前天不小心被车撞伤,现在还时睡时醒,我真担心他会失忆。”

    贝蝶转头吩咐秘书∶“王医生是最好的脑科医生,你就说是我贝蝶小姐请他去诊治叶禾。”

    叶力是疑惑多于惊喜,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位像从老照片走出来的老太太会对他们父子这么好。他忍不住问∶“贝蝶小姐,你与我们家是旧相识吗?”

    贝蝶却不答,反问∶“你祖父叶越呢?”

    叶力说∶“祖父5年前就不在了,他的遗愿是我们叶家3代在故国举办一个‘三叶’画展。”

    贝蝶看看四周寥寥无几的参观者,就对叶力说∶“明晚我会为你举办一个宴会,向传媒与艺术界介绍你。”

    她再轻轻拍拍叶力的脸颊,和蔼的说∶“好孩子。”

    然后说∶“我到医院看叶禾去,我太想念他了,不知他长成什么样子了。”

    在一众助手左拥右簇下,贝蝶像皇太后出游后返驾一般走了,留下一脸错愕的叶力。

    贝蝶去到医院,见到半昏迷的叶禾,她第一次见到成年后的叶禾,她心中低语∶长大后倒比小时候更像他,但没有叶力那么像。

    护士说∶“叶禾先生一直在昏迷时叫妈妈。”

    贝蝶脸容一动,缓缓说∶“当然,他4岁离开妈妈时已懂事,他当然想念妈妈。”

    报导泄密

    叶力这一晚看夜报,才发现自己有眼不识泰山,原来那位“贝蝶小姐”那么出名,自己真是沾光了。果然第二天上午,画廊门前竟然车如流水马如龙,人头涌涌,都好奇来参观“三叶画展”。

    有更多记者来访问叶力∶“请问阁下与贝蝶小姐是亲戚还是世交,不然为什么会惊动她来看你们的‘三叶画展’。”

    叶力只好说∶“她好像认识我祖父与父亲。”

    记者是做好功课来的,他们吃惊叶力对“家世”的无知,他们笑说∶“老天,叶力,你一点都不知道令祖母陶梦的事吗?”

    《银河》画报记者赶快塞一本60周年特大号给叶力:“看了你就知道。”

    叶力一口气读完50年前“蝴蝶梦”神秘大血案的秘闻报导,只觉整件事惊世骇俗,他出了一身冷汗,他没想到自己是命案死者的后人。

    贝蝶没有食言,第二晚就在5星级酒店包下礼堂举行宴会,应邀传媒艺术圈与名流,力捧叶力为“画坛大师”。

    衣香鬓影,觥筹交错好不热闹,宴会尾声,年事已高的贝蝶就对叶力说∶“送我回‘胡蝶园’,我知道你有很多事要问我。”

    “胡蝶园”大厅有一座华贵的大楼梯,中间的平台另分二道左右楼梯,平台上挂着一幅比真人还大的油画,是一名英俊男子的画像。

    冒充贝蝶

    叶力只觉画中人眼熟,他不自觉的问:“这是谁?”

    贝蝶幽幽的说∶“他与你长得酷肖是不?”

    叶力再仔细一看,不觉全身一震∶“是,我像他。他是谁?”

    贝蝶绵远的轻叹∶“他是你的亲人,他叫胡森。他是你的祖父。”

    叶力大惊∶“但我姓叶--”

    贝蝶已截止他∶“叶越并不是你的祖父,叶禾是胡森与你的祖母相爱生下的,你们父子的艺术才华是承继自你的祖母。”

    叶力像坠入五里雾,他问∶“你是谁?”

    贝蝶微笑∶“我就是你的祖母,所以我才这么关心你、这么疼你,为你做这么多事。”

    叶力大声说∶“不对,我看过‘蝴蝶梦’大血案的报导,我的祖母是陶梦,50年前神秘的与胡森中枪身亡。”

    贝蝶微笑∶“傻孩子,你还不明白吗?我就是陶梦,我没有死,死的是真正的贝蝶,胡森临死前叫我顶替她的身分活下去。”

    叶力大惊∶“这怎么可能?”

    陶梦微笑∶“怎么不可能,我与贝蝶是表亲,神秘基因令我们相似,连身材身高都一样。贝蝶后来染上鸦片毒瘾,很多时候她萎靡不能工作,胡森大怒后灵机一动叫我冒充,在化妆与服装的帮助下,加上人们看到的是他们心中要看到的,因此没有人发现后来的贝蝶是由陶梦兼饰的。”

    陶梦迷惘说∶“后来我与胡森相爱,生下了叶禾。

    “我不知道那晚发生了什么事,大概是贝蝶与胡森互相开枪,我回来时胡森已奄奄一息,他要我继续冒充贝蝶。”

    叶力只觉整件事荒谬诡异,但他相信是真的,他不禁问∶“为什么要你冒充贝蝶,让人们以为死去的是陶梦。”

    陶梦微笑∶“傻孩子,为钱呀。如果我还是陶梦,我怎么能继承胡森与贝蝶的财产呢?但如果我是贝蝶,就是胡森的未亡人,财产当然归我。而且还可以把整件‘蝴蝶梦’大血案简化遮掩。”

    陶梦说∶“胡森是要我日后把他的财产传给他的儿孙,即是你的父亲与你,你明白吗?”

    陶梦像梦呓一般∶“最后几年,我是贝蝶多过是陶梦,所以没有人怀疑我是冒充的,唯一知道的是贝蝶的近身女佣银姐,被我以钱收买了,最后我杀了她,再也没有人知道活着的贝蝶也是陶梦了。”
    (三之三、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