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蝴蝶梦(中)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蝴蝶梦(中) 作者:雅蒙

    《银河》画报的集体回忆说,这起离奇命案,年前被媒体足足炒了2个多月。甚至有八卦小报无中生有捏造∶据传“红女星”发现丈夫与自己的私人助理有染,不动声色买凶杀人。



    那时贝蝶是红到发紫的大明星,她识得不少有权有势者,他们帮忙施压要媒体“正面报导,勿再无中生有。”加上人们也同情新寡,各种匪夷所思的谣言才逐渐平息。

    《银河》老记者回忆说,我们非常佩服贝蝶的冷静与镇定,在为丈夫办理后事时,每天都涂脂抹粉,一丝不苟。贝蝶解释说∶“先夫喜欢我打扮得漂漂亮亮,要我对拥护我的影迷负责。”

    更令人诧异的是,贝蝶没有薄待陶梦,仍然厚殓她。贝蝶说∶“事情未明,我又怎能判断陶梦有过失呢?”

    据说只有一件事令贝蝶花容失色。陶梦那位画家丈夫叶越有浓烈的艺术家放诞性格,他知悉陶梦后事有贝蝶料理后,就一言不发的带着儿子叶禾远走他乡飘洋过海了。贝蝶听到消息后,吃惊的说不出话。

    《银河》旧人说∶从那时起,贝蝶就没有拍戏了。50年来她隐居于位于半山高级地段的“胡蝶园”中,她再也没有公开露面。

    他们说,贝蝶今年高龄80岁了,但她仍健康的活着。虽然50年没有拍片,但她仍过着富贵人家的生活。贝蝶很有钱,因为她的亡夫胡森生前精于投资,买下不少后来暴涨的股票,而且胡森喜欢买地产,这些地产如今更是寸土尺金。

    据估计,单单贝蝶现在隐居的“胡蝶园”就占地5英亩,市价已超逾1亿。

    遣散旧仆

    在这50年中,贝蝶已经成为“经典传奇女星”,但人们更感兴趣的是,那些达50亿元的财产,以后会归谁呢?因为贝蝶与亡夫胡森无儿无女。

    《银河》画报说,据他们所知,在“胡蝶园”内仍然仆役如云。不过都是在“蝴蝶梦”大血案后才聘用的,旧日的佣仆都被遣散了。

    那时唯一留下的旧人是贝蝶的近身女侍,一名中年妇女银姐。但她在几年后也意外去世了。

    《银河》画报60年纪念特大号刊出这些报导,引起激荡。很多人都对这位老明星好奇,想知道她的近况。《银河》的现任主编写信投石问路,没想到贝蝶愿意接见他们,并让他们拍摄“胡蝶园”。

    《银河》画报刊出的新报导说,具有浓厚殖民地建筑风味的“胡蝶园”一直维护得很好,堂皇富丽如皇宫般。

    贝蝶解释说,她是纪念亡夫,因为胡森建造“胡蝶园”时投下不少心血。

    画报没有拍摄80高龄的贝蝶近照,只形容她气派富丽万千,宛如从时光隧道走出来。

    原来贝蝶愿意接见《银河》的人,是有一项私心,她要求《银河》为她寻找两个人--陶梦的画家丈夫叶越与儿子叶禾。

    贝蝶说这50年来,她没有一天放弃寻找叶家父子。算来叶越已经84岁,可能不在人世了,而当年才4岁的叶禾应该是54岁了。

    打破缄默

    《银河》画报还有大收获,贝蝶打破50年缄默惊人揭秘,胡森与陶梦那时正在秘密相恋。贝蝶神思恍惚,有点像梦游般追忆∶“因为是多年好友,陶梦不忍心横刀夺爱。陶梦力阻胡森与贝蝶摊牌,担心情绪不稳定的贝蝶……”

    她呢喃的语气像是局外人在叙述一个电影剧情。然后贝蝶好像清醒过来,不肯再多说什么了。

    世事难料,贝蝶没料到她不需要《银河》画报的协助,就找到了陶梦夫儿。

    80高龄的贝蝶聘有专人每天上午为她读报,事无巨细都要念标题让她选择。连娱乐艺术动态她都要知道。

    这一个上午,助手念说∶“一个三叶画展今天开始在城市画廊举行。”

    贝蝶闲闲问∶“是专门画叶子吗?”

    助手笑说∶“不是,是一家老中青三代举行画展,是祖父、儿子与孙儿的画作,他们姓叶,所以叫三叶画展。”

    贝蝶心内一动∶“有他们的名字吗?”

    助手说∶“有,这叶家一门三杰叫叶越、叶禾还有叶力。”

    贝蝶整个人怔住了,助手吃惊问∶“贝蝶小姐,你怎么了。”

    贝蝶回过神来说∶“叫我的秘书来,我要出门,去看这个画展。”

    途中,贝蝶想∶没料到叶越还活在人世,他有84岁了吧。他--还认得出我吗?

    “三叶”是从国外回来的,据说孙子叶力最有才华,已在国际画坛刚刚崛起头角,但在本地名不经传,所以来参观画展的人不多。这时开幕礼已过,还有两名跑艺术的记者留下访问27岁的叶力。

    贝蝶一来到即刻吩咐秘书∶“把所有的画都买下。”

    这一豪举,也惊动了那两名记者,而刚好他们不久前看过《银河》画报,认得眼前这名雍容华贵的“资深美女”赫然就是神秘的贝蝶,他们即刻发现“这是新闻”,可以上头版。

    那边厢贝蝶也没看就买下所有画作的惊人之举,也惊动了画家本人。叶力又惊又喜走向贝蝶,他不知道这名老太太的身分。

    贝蝶倨傲的说∶“我要见画家。”

    叶力笑说∶“我就是其中之一,另两位是我祖父与父亲。”

    贝蝶又惊又喜望着她,情不自禁伸手抚摸叶力的脸颊,微笑说∶“你是小禾的儿子,啊,你真英俊,真像他,真像他。”
    (三之二、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