泳池关闭2个月后开放 终可“下水” 太好了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泳池关闭2个月后开放 终可“下水” 太好了

    (吉隆坡10日讯)随着政府宣布,在实施有条件行动管制令的地区皆可恢复游泳运动后,无论是游泳学院或中心业者,抑或是学生,在沉寂将近两个月终可“下水”而感到欣喜,唯独一些私人教练,碍于学员住家的泳池以安全为策而尚未开放,导致“开工日”遥遥无期。



    青年及体育部日前宣布,在有条件行动管制令地区的泳池运动和休闲运动,皆获准中心开放,但必须遵守标准作业程序,包括维持人身距离,如运动场所的人数不能超过容量的50%,并且必须以小团体方式进行运动,补课超过10人。

    为此,《中国报》记者抽样电访各游泳学院或中心业者,及游泳教练,绝大部分的业者对于政府的宣布,深感兴奋,但也希望政府日后,勿将泳池运动列为“最后放行的运动项目”。

    此外,一些游泳教练告知,政府的宣布对他们而言,毫无帮助,皆因仍有许多公寓、俱乐部尚未开放泳池,令他们无法如期开工,甚有者面对连续数月的零收入而被迫转行。

    Swimin 12游泳中心东主叶友泉指出,政府宣布可恢复游泳运动,对许多游泳相关业者来说,犹如一场及时雨,让游泳中心得以重新开放并授课,不仅学生能继续游泳,中心也得以维持生计。

    他说,自从游泳中心在6月25日获准开放后,许多家长避免让孩子面对任何风险而停课,导致学生人数随之减半,不过,相信是学校与补习班停学的因素,不少家长为了避免孩子待在家里虚度光阴而报名上课,令该中心的学生回流约80%。

    “我们在6月重新出发,严谨遵守标准作业程序,包括限制中心来上课的人数,也将学生的年龄从4岁提升到7岁以上,让大家都有足够的空间保持人身距离,且年龄比较的大学生,也不需要教练抱着教学,继而减少肢体接触。”

    各游泳学院或中心在教学时,都采取小团体方式教学,人数不超过10人确保大家保持人身距离。

    家长忧存风险或经济压力
    逾半数学生 重返上课

    叶友泉提及,他们已在7月陆续通知学生,告知游泳中心即将开放,但不少家长担心存有风险,也有者面对经济压力而暂停课程,因此只有一半的学生重返中心上课。

    他说,游泳学院与中心的业者在2020年停业将近半年,不仅零收入还要承担庞大开销,就算目前成功守业,也无法再承受新一波的疫情冲击。

    “政府宣布恢复游泳项目,固然是一桩好事,我们也理解政府为了人民安全,要求游泳学院和中心暂时关闭,但希望当局别对游泳运动持有“差别待遇”,总是将游泳列为最后才放行的运动项目。”

    他说,实际上,游泳跟健身房与其他运动一样安全,教练会控制每个学生遵守标准作业程序,且运动人数都不会超过10人。 ”

    任何人在进入泳池前,必须做足防疫措施,包括在下水前全程佩戴口罩、检测体温、扫描MySejahtera和消毒。

    李文良:劝学生回流 一大挑战

    Dolphin Lee Aquatic老板李文良说,得悉政府允许恢复游泳运动项目后,令他与学员都感到雀跃万分,并即日起恢复教学。

    他说,除了游泳课程,他也是一名潜水教练,因此他将潜水课程一分为二,并于有条件行动管制令期间,进行潜水理论课程的教学,直到旅游业领域重新开放后,才展开第2部分,即正式下海的潜水课程。

    他提及,随着游泳学院和中心获准开放,劝导学生回流是相关业者的一大挑战,如在今年头,即全国实施行动管制令之前,该中心的学生分人数为300至400人,惟在6月实施复苏式行动管制令后,学生人数骤减至100人。

    “我的中心逐一联络所有家长,但并非都每个家长都放心让孩子来学习,因此学生人数也随之减少,虽然学生骤减,但我们也很庆幸还有学生愿意前来,让中心得以继续经营。”

    他说,今年各个游泳学院和中心共有约7个月时间,处于“关闭停滞状态”,不仅面对零收入,还得支出维护泳池,收入不增反变负数,甚有一些游泳学院因此而结业。

    “据知,相比起私人的游泳学院和中心,那些游泳教练的情况更为严峻,因为很多公寓、俱乐部的泳池一直不能开放,导致他们无法教课,将近一半的教练被逼转行,如从事电子招车的司机。”

    俱乐部公寓泳池未开放
    教练“开工日” 遥遥无期

    游泳教练廖富祥(39岁)说,尽管政府已宣布可恢复游泳运动项目,但有许多俱乐部和公寓管理层,为了避免群聚现象而引发疫情,至今仍未开放泳池供居民使用,导致他们的“开工日”遥遥无期。

    “有别于游泳学院或中心,很多公寓管理层担心开放泳池会引起居民投诉,也不敢承担风险,所以至今还没开放泳池,虽然昨天开始,有不少学生致电给我表示想继续上课,可是他们公寓的泳池都还没开放。”

    他认为,相比起一些室内泳池,大部分公寓住宅的泳池设施都位于室外,空间较为宽敞,因此染病的风险并不高;此外,早前也有专家鉴定,泳池的氯具有杀菌功效,相对安全。

    他无奈表示绝大部分教练都以配套的方式授课,如耗时2个月半的时间让学生上10至20堂课,但自从6月至7月复业后,都忙于为旧学员补课,直到10月头再度宣布实施有条件行动管制令,完全没有空档招收新生。

    “面对维持数月的“零收入”状态,我们唯有不断找一些外快工作,包括我开始从今年3月便从事一些网卖工作,售卖口罩、消毒液和零售食品,以此来维持生计。”

    青体部8日(周二)宣布,所有在有条件行动管制令的泳池运动都获准进行,令业者与学员欣喜若狂。

    多同行被迫转行
    ◆陈俊豪(33岁,游泳教练)
    因为新冠肺炎疫情,许多游泳教练尤其全职者,在今年共有6至8个月处于“失业”状态,我身边有很多从事教练的朋友,被迫转行,如从事外送员、电召车司机和卖水果的小贩,情况堪忧。

    我本身是UCSI学院的泳池管理人,而游泳教练是我的副业,所以我的情况比其他教练好一点,至少我还有正业的薪金供维持生活。

    虽然现在游泳运动已获准进行,也有不少学生要回来学,但很多公寓的泳池都还没开放,或者是限时开放,如每天只开放半小时让居民游泳,且泳池每次只可容纳6至10人,如此受限的时间,让我们难以教学,所以我索性让学生到我管理的泳池上课,毕竟游泳必须不断练习,避免太久没碰水而生疏。

    探讨寻泳池授课
    ◆黄伟星(29岁,全职游泳教练)
    自从政府在7日宣布游泳学院和中心可重新开业后,我私聊许多家长发现,仍有很多公寓都不开放泳池让居民使用,因此我还在探讨解决方案,如寻找一些租金较合理的泳池授课。

    我从事游泳教练已有11年,虽然期间曾转行,但最终难以适应而重返游泳领域,如今,教练职业因新冠肺炎疫情大受打击,过去1个月以来,我都处于停业状态,只能用储蓄过活,现阶段不得不去开拓副业。

    尽管目前政府已获准进行游泳运动,但我对政府的信心不高,就如早前刚实施有条件行动管制令时,只说为期14天,但却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