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总审计司报告◢非法小贩随意摆摊 乱丢垃圾 塞车又塞沟!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2019年总审计司报告◢非法小贩随意摆摊 乱丢垃圾 塞车又塞沟!

    (吉隆坡10日讯)《2019年总审计司报告》系列1揭露,没有执照营业的非法小贩,态度猖狂,直接在雪州水供管理有限公司的水管旁,或是国能的柱子旁摆摊,导致沟渠阻塞。



    报告说,这些问题出现在市政局鉴定的5个外劳及非法小贩集中的黑区,即半山芭巴刹、吉隆坡士拉央旧批发公市、吉隆坡批发公市、吉隆坡西冷路(Jalan Silang )及茨厂街。

    “非法小贩到处摆摊的行为导致沟渠阻塞,沟渠里都是蔬菜残骸和塑料袋。”

    报告说,除了黑区,其它地区会有很多小贩违例做生意,包括随意在路边摆摊,造成交通阻碍。 ”

    “其它违例的行为还包括摊位帮手没有获得批准、出租执照、环境肮脏、在限定地点以外的地点摆摊、摊位不符合规格、小贩没有在摊位等。”

    吉隆坡士拉央旧批发公市外围早期有许多非法外劳做生意抢滩。 (档案照)
    外劳卫生意识欠佳,路边做生意后往往衍生卫生问题。 (档案照)
    士拉央峇鲁路在2019年8月被审计司发现有外劳在路边摆

    缺沟通 “严厉行动”成效差

    《2019年总审计司报告》系列1揭露,吉隆坡市政局没有与其它单位良好沟通,包括在展开“严厉行动”(OPS TEGAS)前1天至6天,才致函通知给其它执法单位,导致执法单位无法来得及策画,影响成效。

    报告指出,“严厉行动”涉及逮捕外劳,则必须要与移民局联合行动,但根据调查,移民局不是百分百参与其中。

    报告说,在2017年至2019年内的121次的“严厉行动”中,移民局只参与了41次或33.9%,逮捕了673名外劳小贩。

    “2019年,移民局一次也没参与,因此无法进行逮捕外劳行动,包括2019年4月18日,审计司参与在第二期警察合作社花园的严厉行动,因为没有移民局在场,无法进行逮捕19名外劳的行动。”

    报告说,这主要是市政局执法组没有制定一个发信函邀请其它执法单位参与取缔行动的期限,其中有82次的行动,是在行动前1至6天才发出,时间太仓促,导致执法单位无法来得及策画,影响成效。

    “1天前才发出通知有4次、2天前有27次、3天前16 次、4天前11次、5天和6天前各自12次。”

    报告说,市政局执法员于2017年的“严厉行动”也不符合关键绩效指标(KPI),目标是40次,但只做了33次或82.5%,但有用其它行动取代。 ”

    “2018年和 2019年则符合关键绩效指标,分别是51次(102%)和37次(102.8%)。

    SPJ系统 难评估执法员效率

    《2019年总审计司报告》系列1揭露,吉隆坡市政局执法组因为以执法组系统(Sistem Penguatkuasa Jabatan)取代2号执法表格(JKP-02),导致审计司无法针对市政局执法员的日常执法工作进行审计工作。

    报告说,市政局于2018年开始,没有强制使用2号执法表格纪录执法员的日常执法工作,而是改用了SPJ 系统,即只是纪录开罚单的数据。

    报告说,SPJ系统的准确度不高,因为如果没发出罚单或犯错通知,则无法追踪当天执法员的巡逻工作。

    “SPJ 系统也没有纪录针对外劳小贩的执法工作,包括充公物品,因为只是纪录所开出的罚单,因此无法评估执法员的日常执法工作。”

    报告说,市政局执法员于2017年至2019年共开出了1万6725张罚单, 其中以武吉免登国会选区占最高,达8111张。

    “但只用SPJ 系统是无法有效评估执法员的效率。”

    报告说,执法员无法开罚单给非法外劳小贩,因为他们没有身分证明,以作纪录和开罚单。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