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事头条◢ 警方巡逻‧听雇主话 外劳 自律防疫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大城事头条◢ 警方巡逻‧听雇主话 外劳 自律防疫

    (吉隆坡5日讯)基于雪隆地区许多新冠肺炎感染群都来自工厂员工社群,以致其他以工业为主的社区也不敢掉以轻心,包括获得警方配合巡逻,自我提高警惕,确保外劳都安分守己,才不会触法感染及传播链。



    在雪州,有不少的新村都工业区包围,甚至以工业区为经济主轴,包括双溪毛糯新村、无拉港新村,还有过去也有曾冠上“外劳村”之名的双溪威新村。

    双溪威新村自去年有许多大型工厂迁出后,才洗脱“外劳村”的污名,但其它小型工厂还是存在,小小的新村还有一两百名外劳居住。

    至于以80%工厂为主的双溪毛糯新村,有超过2000间工厂,包括重工业和中小型工业,在当地工作的外劳人数多不胜数,也一度沦为“孟加拉村”或“缅甸村”。

    如今因为疫情肆虐,加上都在外劳社区爆发,这些以工厂为主的新村村民,难免会对工厂员工的宿舍区有所忧虑。

    惟受访村长和议员说,在获得警方配合巡逻,加上不时展开消毒预防工作,截至目前,这些新村的情况依然受控。

    他们坦言,绝大部分的外劳还算自律,包括戴上口罩,同时不再像过往般,三五成群聚集在草场和空地喝酒和蹓跶,只是乖乖上下班,就回到宿舍。

    “可能是已接获雇主指示,勿到处乱走动,至少他们都还很配合,遵守标准作业程序。”

    虽然,也有议员透露,消毒队伍前往外劳员工宿舍消毒时,发现外劳的卫生和防疫意识依然不高,因此只要一间工厂爆发就会容易传染到其他工厂的员工。

    但若外劳居住的地方有其他本地居民,在看到本地居民做好防疫措施时,自己也会跟着做,自动防疫。

    许多外劳都很配合标准作业程序,随时戴着口罩,包括在闷热的工地做工也一样。

    何淑云:外劳自律戴口罩

    双溪毛糯新村村长何淑云指出,该新村工厂地占了80%,在行动管制令前,不管是草场还是夜市都可见到四五成群的外劳身影,惟在抗疫期间,有关情景已不复在,外劳每天只是上下班,且都有配戴口罩,难得自律。

    她说,虽然雪隆地区不少感染群都来自工厂外劳社区,但在该新村,虽然工厂占了80%,民宅只是20%,但情况还在控制当中。

    她说,爆发冠病疫情前,新村各角落都可看到外劳身影,他们放工后在草场蹓跶,喝酒集会,还会结伴逛夜市,导致新村被冠上“孟加拉村”或“缅甸村”之名。

    “但自3月落实行动管制令后,这种情景已消失,相信因为外劳也担心感染病毒,或受到雇主指示不敢到处乱走,每天上下班,就回宿舍。”

    她坦言,其实外劳都很听话,因为外劳来马只为赚钱养家,如果不幸确诊,就会被隔离或有被遣送回国的风险,因此都相当自律。

    “至少我们看到的外劳都有戴口罩,也没有到处乱走,反倒是本地人,还会到处走动,聚集在一起。”

    她说,新村内也不时有警察巡逻,因此外劳也相当配合,遵守标准作业程序。

    陈有才:大部分工厂已撤走

    双溪威新村村长陈有才说,自从许多大型工厂于去年迁出新村,新村内曾达上万人的外劳已锐减至不超过200人,惟因为新冠肺炎感染群多出现在外劳社群,因此村民对外劳还是比较敏感及避忌。

    他接受《中国报》电访时说,过去新村被形容成外劳村, 是因为新村内有许多大型工厂,包括威腾电子(Western Digital),并在村内兴建员工宿舍,加上其它工厂,新村内有数以万计的工厂。

    他说,随着大部分工厂包括威腾电子已撤走,现今新村内的外劳人数不超过200人。

    “虽然外劳已不多,但基于雪隆地区的感染群以外劳居多,居民对外劳还是有所保留,减少接触,减少经过外劳宿舍区。”

    陈有才说,现在外劳也很少出门,除了上下班,只是到附近杂货店办货,从前多人结伴外出的情景已不再。

    “庆幸我们新村没出现外劳感染群,只有早前1名小贩村民确诊。”

    报导:林淑慧

     

    ↓相关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