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丑闻的伤痕(下)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丑闻的伤痕(下) 作者:雅蒙

    戴铃带着气愤再度表白:“我的父母不是乱伦。”



    她语气凄苦说:“昨晚妈妈把所有的往事告诉我,我们母女抱头大哭。”

    戴铃平日脾气倔强,此时泪珠却一颗颗落下:“妈妈太可怜了。”

    王裕森紧握她的手说:“我完全相信。但过去到底发生什么事?”

    戴铃说:“都是那个杀千刀的女人一手造成的。就是我那名外婆。”

    她说:“你不会相信有这样的母亲,她把我的母亲当皱妓。”

    王裕森也几乎跳起来:“什么,有这样的事?莫非她们不是亲生母女?”

    戴铃说:“不,她们是亲生母女。妈妈8岁起就被这名无良的外婆当皱妓。”

    戴铃冷静叙述一切。她说:“那时这名外婆暗中以住家菜名义接客,有一次她发现一名老头对年幼的女儿更有兴趣,她觉得自己找到一条财路。买一送一,光顾她的嫖客如果喜欢可以对小女孩逞手足之欲。到妈妈10岁,这名恶毒的外婆开始逼妈妈接客。她成了正式的皱妓。”

    王裕森低喊:“我现在明白了,为什么她要跟你爸一齐生活。”

    他试探问:“显然他们父女不是真的父女对不?”

    戴铃瞪他一眼:“废话,当然不是。我爸爸当年是被这名外婆欺骗,以为与她有了孩子,她要他负责,他没有拒绝。但他们不是夫妻,他们的关系是有点乱,但是以他们的生活背景,这种事是平常事。”

    并非父女

    王裕森苦笑:“好像很乱,你不如从头说起。”

    戴铃也苦笑,说:“好。我爸爸戴永胜是江湖好汉出身,18岁时以为自己与一名叫彭丽娟的夜女郎生了一个女儿。他很疼爱这名女儿。但是在女儿6岁时,他们正式分手,爸爸想得到女儿的监护权,彭丽娟才告诉他真相,女儿嘉美不是他的,她只是那时要找个男人来顶档。她没有说谎,后来证明妈妈的生父确是另有其人,是一个姓汤的男人,他才算是我真正的外公。”

    她继续说:“戴永胜把嘉美当女儿一般疼爱了6年,对她有一份怜惜。况且他知道彭丽娟的为人,他不太放心。所以他还是常常去看嘉美,仍然给生活费,外人这时也一直以为他是嘉美的生父。后来他无意中发现嘉美被没有天良的生母当皱妓赚钱,他就援用父亲的名义争取嘉美的权,但失败。

    嘉美后来被生母强迫正式接客,她逃去投奔戴永胜,那时她早知道戴永胜不是她的父亲,因为生母一直提醒她这点,但是在嘉美的心里,戴永胜是唯一关心她也可以保护她的人。

    戴永胜盛怒下把彭丽娟打伤,他也入狱了。他想到一个方法,他托人找到了嘉美的生父汤志宏,也是一名江湖人物。

    汤志宏以前是不想要这名女儿,他以为彭丽娟打掉了。但这个时候,他也对嘉美起了一份父爱之心,他的势力比较大,他争取到嘉美的监护权了,戴嘉美正式改名为汤嘉美。这时彭丽娟的恶行已经被发现,可怜的汤嘉美已经在福利部收容所生活了一段日子。

    戴铃垂泪:“这就是我可怜的妈妈惨无人道的童年生活。”

    王裕森安慰她:“她显然是苦尽甘来了,说下去,她怎样与你爸爸戴永胜在一起。”

    戴铃说:“妈妈说,我那位外公汤志宏对妈妈也还很好,但是他早就有一个家庭了。妈妈在那儿始终感觉是寄人篱下。在妈妈快18岁那年,外公急病去世,她就离家了。她是去投靠爸爸。很自然的,这时他们有了男女的感情也就不顾一切结婚了。“

    王裕森哦的一声,说:“这就是你父母被传乱伦的来源。”

    戴铃轻叹:“这是因为外人不知道真相。”

    她望一眼男友说:“你也许会想,为何妈妈不结交别的男子,是不是爸爸不准。刚好相反,爸爸比妈妈年长18岁,他更明白社会与谣言的压力,他有顾虑。他也觉得自己比妈妈大太多一点。但是他后来明白,妈妈如果要嫁人,也只能嫁他了。”

    调查清楚

    王裕森投过一个询问的眼神,戴铃说:“因为妈妈不能接近其他的男子,害怕这些男子。你想想妈妈童年的皱妓遭遇,就可以明白她的恐惧心理。在她心里,世上只有一个男人不会伤害他,就是我的爸爸。而且她从小就爱爸爸了。”

    王裕森微笑:“你爸爸也一样,年龄悬殊与复杂的名份还是不能阻止他们两人的相爱。”

    王裕森这晚回家对父母说:“我已经调查清楚了,李先生夫妇说的都是以前无稽的谣言,是误传。戴铃的母亲另有生父,她还有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可以证明。”

    王裕森与戴玲提早结婚,主要的原因是她已珠胎暗结。这时离“谣言出土”刚好两个月。新婚夫妇出发渡蜜月那晚,初当岳母的汤嘉美轻声埋怨丈夫丈夫戴永胜。她也蓝田种玉了。
    (三之三、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