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结婚才安全(上)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结婚才安全(上)作者:雅蒙

    刚才他们一行人都离开了餐桌,走到中间露天大庭院去看一场精彩的魔术表演。只有极少数人还留在餐厅内。



    看完表演后,郭裕强与未婚妻徐绿茵兴高采烈的回到自己的餐桌。正餐刚才已经用了,请客的主人孙庆国说他已经准备了美味的蛋糕做为甜点。大家好像心里有数,在等一项喜讯宣布。

    郭裕强坐下后,就觉得好像有点不对劲–感觉是坐错了位子。但他的左边仍然是坐着未婚妻,右手是未婚妻的姑妈徐静娴,未婚妻的左边也还是她的姐夫、即是今晚餐宴的主人孙庆国,这都没有错呀。

    其他6位客人包括姑妈的儿子廖俊杰,还有未婚妻的表舅父夫妇与他们两位女儿,还有一名表哥。他们好像都没有感觉到位子不对。

    郭裕强偷偷问未婚妻:“我们是不是坐错位子了?”

    徐绿茵想一想说:“没有呀,我的皮包是放在这个椅子上呀。”

    郭裕强再看看墙壁上的装饰画,确定大家都没有坐错位子。但是他很快明白为什么自己会疑心坐错位子,是桌子中间的转动盘与刚才的方向不同。这个桌子的中间有一大盘装饰插花,刚才面对他的是红色与黄色的鲜花,现在面对他的是白色与粉红色的鲜花。他想:一定是侍者移动了鲜花。

    郭裕强想起了刚才他们到庭院观赏魔术表演时,表舅父曾说:“这张桌子好像不太稳。”

    请客的主人孙庆国回答说:“我也有这个感觉,我会叫餐厅的领班来看看。”

    也许是领班叫侍者检查桌子时,把转盘移动了,所以面对他的鲜花才改了颜色。

    送屋子当结婚礼物

    郭裕强看到孙庆国微笑向自己轻轻点头,好像是说:你们准备好,我要宣布你与绿茵的良辰吉日了。

    郭裕强喜欢待人亲切且热心助人的孙庆国。他想:姐夫与姐姐都是好人,他们不应有这种不幸的遭遇,命运对他们不公平。

    郭裕强在刚刚追求徐绿茵的时候,就常常听到她提姐姐与姐夫了。这不奇怪,因为绿茵在16岁丧母后,就由姐姐与姐夫收留她,当她的监护人。郭裕强知道绿茵对他有情意,但是要她全盘接受自己,则有一个关口–要姐姐同意。

    所以郭裕强很快就被安排去见孙庆国夫妇了。结果比他想像中好得多了。

    孙庆国很和气,也很会帮他打圆场应付徐雪梅的盘问。盘问通过之后,徐雪梅也对他很亲切了,还对他解释说:“我是妹妹的监护人,妹妹也是我在世上唯一真正的血亲,不能不对她的对象小心点。”

    更给他定心针:“你虽然是律师还只是个学徒、赚钱不多不要紧,我会帮你们,最重要是你要一心一意爱绿茵,。”

    更转头对孙庆国说:“喂,你去打听一下有什么好屋子没有,最好是在我们这儿附近的,我们就送一间屋子给绿茵当结婚礼物。”

    郭裕强起初不把这番话当真,但后来才知道徐梅是真的送一间屋子给他们结婚后居住。

    他惊喜说:“哗,好大手笔,你姐姐姐夫住的是高级住宅区喔,这儿的屋子起码近百万。”

    他问:“孙先生很有钱吗?”

    徐绿茵笑:“姐夫是有点钱,他是专业人士,收入高。但是他可比不上姐姐有钱。”

    郭裕强本来想开玩笑说:“哗,那你不是也很有钱吗?我眼光好呀,娶到你可是人财两得哟。”

    但徐绿茵已经先笑说:“但我可没钱,是姐姐有钱。”

    姊妹是同母异父

    郭裕强诧异:“你姐姐自己赚到的吗?她是女强人吗?”

    徐绿茵笑、故意卖关子说:“不是,姐姐从来没有做工过,她好命,她的父亲留下巨大的财产给她。”

    郭裕强吃惊:“你与姐姐不是亲姐妹?”

    徐绿茵说:“法律上,我与姐姐是同父同母的亲姐妹,实际上我们是同母异父。这有一个很长的故事。”

    郭裕强很感兴趣:“你愿意说,我就听。我觉得我和你日后是夫妇,我应该多了解你家的事。”

    徐绿茵才告诉他。她们姐妹的母亲蓝芳先是与徐雪梅的生父梅盛恋爱。

    梅盛原是一名江湖好汉,因为惹了很大的麻烦被逼要连夜逃到外国避难。这时蓝芳已经怀孕。梅盛也知道此事。同时,徐绿茵的父亲徐正维也追求着蓝芳,蓝芳为了要给女儿一个正式的名份,也为了母女日后的生活,就答应嫁给徐正维。

    蓝芳生下了长女就取名徐雪梅,梅是女儿生父梅盛的姓氏。蓝芳在10年后才生下徐正维真正的女儿徐绿茵。

    徐绿茵说,梅盛在外国赚了大钱,他回来找旧情人,要蓝芳离开徐正维与他重拾旧欢。但是蓝芳觉得做人要有道义,她不能辜负徐正维,她既不能抛下刚生下的小女儿,也不能带走徐正维的亲骨肉,所以她婉拒了梅盛的要求。

    8年后梅盛不幸去世。梅盛在这些年到处风流却没有结婚,而且他可能因风流过度伤害了身体,也一直没有生下其他儿女。在梅盛的遗嘱中,把所有的财产都给了独生爱女徐雪梅。

    徐绿茵笑说:“这就是为什么姐姐是名富婆,而做妹妹的我则一文不名。”

    郭裕强问:“假定你姐姐有什么不测呢,财产归谁。”

    徐绿茵想想说:“遗嘱中好像有一项条款,如果姐姐不在,就归妈妈,但是妈妈已经去世多年,姐姐嫁给了孙庆国,他们是夫妇,妻子的财产应该是归丈夫继承吧。”

    郭裕强也说:“法律上应该是这样。如果他们有儿女,儿女也能继承母亲的财产。”

    郭裕强当时没有想到,梅盛立下的遗嘱相当出人意表。结果酿下两条人命。
    (三之一、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