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书中自有黄金屋(上)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书中自有黄金屋(上) 作者:雅蒙

    朱玉和男友张源热恋快两年了,她一直以为有关男友的一切都知之甚详了,却没想到张源一直没有向她说过,他原有一位叔叔。



    很明显的,是张源潜意识中刻意隐瞒这位已去世多年的叔叔。

    一直到这一次朱玉发生了一场“虚惊”。朱玉的“好朋友”向来准时到访,但这一次却迟了一个星期未至。

    想到上一次的亲热是在安全期尾声,自己一时大意听信了男友那句“不会那么巧吧”,没有坚持要他用套。谁知就真的那么巧“中奖了”,朱玉懊丧之余又忧心如焚。

    朱玉深爱张源,她从未后悔选择张源为未来伴侣,一干女友还顶羡慕她呢。因为张源完全符合英俊高大强健的标准,而且有一份浓厚的雄性魅力,在交往期中张源也一直忠心专情。唯一的“重大缺点”是,张源只是个收入一般的装修工人,学识也不高,朱玉的父母就强烈反对女儿与张源恋爱。

    朱玉的母亲不满的说:“张源这穷小子家徒四壁,日后你一定捱不过贫贱夫妻百事哀的苦头。”

    朱玉还故意嘻皮笑脸的说:“阿源没有那么穷,他在增江新村还有一间木屋。”

    朱玉当然早已常到这间老木屋,虽然简陋但到底也是张源自己的产业。事实上这老旧的木屋就已经是这对情侣的甜蜜小窝。张源就最爱找机会带朱玉回到这间木屋,用甜言蜜语加死缠烂打来达到目的。

    木屋不太整洁,因为只有张源一个人独居,他的父母已去世,他也没有兄弟姐妹。私心里朱玉还顶满意男友孑然一身这项“优点”。

    故意为难张源

    这对热恋的情侣已经常携手共游巫山,因为防范做得好,一直都很安全,即使朱玉本身没有吃避孕丸。

    但一次疏忽,加上“那么巧”好朋友故意迟到吓她,朱玉就是先心惊胆跳杯弓蛇影了。朱玉当然会先埋怨张源,张源却相当平静安慰她:“这没什么大不了,我们结婚就大事化小事了。”

    朱玉望男友一眼,即将出口的一句话硬硬吞回肚里。因为这句话“你有钱结婚吗?”恐怕会伤害张源的自尊心。

    张源以前右手赚钱左手花,根本没储蓄,也不过在10个月前才每个月交给朱玉500令吉去做银会存老婆本。这5000令吉大概只够买一套新房家私,朱玉明白父母会在聘金上故意为难张源的,即使女儿已经怀孕了。

    张源这一回倒明白朱玉没有说出来的那句话,他还感激的握住朱玉的手柔声说:“我们可以想办法,先去借一笔钱结婚,等结了婚我就有一笔钱,够还清整个结婚的费用了,也许还会剩一点儿子的奶粉钱。”

    这勾起了朱玉的好奇心,她半信半疑问:“你父母留下给你的?因为怕你乱花掉,所以规定要在你结婚后才准用这笔钱?”

    又不满意的埋怨:“为什么你一直不告诉我?”

    张源却搔搔头发说:“我也不是要瞒你,只是忘记了这回事,因为要结婚后才动这笔钱,我根本就没去想它。”

    然后他又说:“这笔钱是我的叔叔留给我的。”

    张源又加一句:“新村那间木屋的原主人,也是我的叔叔。”

    朱玉这时才知道原来男友还有一些生平事迹是她不知道的。

    朱玉对男友这位留有钱财的叔叔,当然有一份先入为主的好感,她好奇问:“你叔叔是个怎么样的人?他叫什么名字?他有钱吗?”

    被杀横尸街头

    张源回答:“我叔叔叫张有成,我不知他有没有钱。”又压低声音说:“他以前是混黑社会的,绰号叫花老虎。”

    朱玉又问:“你叔叔有家庭吗?几个儿女?”

    张源摇头:“他没有结婚,听说玩坏了身体,大概得过性病不能生。”

    朱玉笑说:“哗,到你这一代,你们张家才只有你一个男丁,你叔叔一定很疼你吧!”

    张源苦笑:“小时候他疼我,我越大他对我越凶,因为我功课一团糟,总是被他骂,那时我刚上初中,很怕他。他一直痛骂我只顾玩,不读书,以后就像他和我父亲一样没出息。”

    他苦笑:“如今倒给他说对了,也难怪你父母看不起我。”

    朱玉追问:“后来呢?”

    张源说:“后来,后来他又走了,他留下这间木屋给我们住。我念到初三就辍学,他在那一年死的,横尸街头给人杀死的。据说几个人追了他几年,听说他们干了一宗很大的案子,但钱好像是被我叔叔吞没卷逃了。”

    张源想想说:“听说他一直否认,我相信他可能是被人诬赖的,那时我也懂事了,我不觉得他有钱,如果他有钱,他会给一些我父亲的,他们感情不错。”

    朱玉说:“但他留下财产给你成家后用。”

    张源说:“他已向我父亲说过,那是他多年来的储蓄,所以你勿期望太大,我估计最少是10万,最多再加点利息。”

    朱玉心想:“如果有10万令吉,也足够解决“没有钱结婚”的难题了,心里一松便说:“有好过没有,看来你这个叔叔心中还是疼你的,还怕你乱花掉,故意规定要你婚后才能拿到钱。”

    张源也低声说:“是,叔叔很生气我不爱读书。你知道吗?他还给我一套很特别的《三国演义》,叫我读。”
    (三之一、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