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赡养费(上)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赡养费(上) 作者:雅蒙

    程胜良只是一个普通的商人,他可说白手成家,靠自己的努力与苦干,终于挣出一个小局面,42岁的他如今已有3家小型工厂。



    程胜良刻苦起家,节俭已是一种习惯,不肯轻易花钱。但他每个月都有一笔“固定”的支出,令他心痛不已。

    不过这固定的支出的款额又不固定,可以说在近些年来,几乎每个月都在增加。15年前这个每月固定支出只不过300令吉,如今这固定支出却已跃升到每个月超过10千令吉。

    每个月程胜良是痛心又痛恨的咬牙切齿签支票,他不得不付,否则对方又会施一些小动作来麻烦他。甚至迟一两天,对方都会藉机难为他。

    有时他真想雇人杀了对方。但他生意越蒸蒸日上,赚得越多、胆子越小,杀人偿命不值得,尤其是为了那个贱人。

    程胜良今晚在办公室看看上个月的生意额盈余,心中暗叹一口气,算来这个月又要多给那贱人千多令吉。自己做到要死,连老婆儿女都没什么时间见面,那贱人却坐在那里摇脚等收钱,天下还有比这更不公平的事嘛。

    程胜良无可奈何的签好支票,以待明早让秘书发出去。

    连律师都劝他:“既然逃避不了,那倒不如爽爽快快每个月准时给她,免得烦上加烦。”

    程胜良不仅痛恨她,更痛恨自己。当年怎么会签上这份离婚赡养费文件,每个月付给前妻25%的赡养费,一直到自己去世或她死了或改嫁为止。

    急着要离婚

    更令他痛恨自己的是,这个条件还是他自己提出来的,因为当初急于摆脱她,要与她离婚,因为自己已经实在受不了她了,而且他那时已爱上现在的妻子,他急着离婚要和心爱的人双宿双栖。

    那年她原本要程胜良一次过付她100千当赡养费,程胜良那时还是月入千多令吉的穷小子,哪有这么多钱,她分明是在为难。因此程胜良提出,终身每个月给她25%的总收入,那时自己收入才1200令吉,每个月她才拿300令吉,但没料到她一口答应。

    程胜良后来怪来怪去怪自己那时太年轻,才27岁,缺乏深谋远虑,也太小看自己。谁料到自己后来出来搞生意会这么顺利成功赚钱,让那贱女人坐享其成。

    更气人的是,她曾经调侃他:“你应该感谢我这么看好你,我早知你非池中之物。”令到程胜良啼笑皆非。

    再婚机会低

    程胜良想:“也许该怪自己太看好她,因为前妻长得颇风骚,是喜欢向男人放电的姣婆,原以为她离婚后一两年就会改嫁,尤其还没正式离婚她就已经有不少男朋友。谁料到离婚已15年,她今年刚好40岁了,却仍然没有结婚。程胜良心中冷笑:“也许就因为她的入幕之宾太多了,以致没有男人敢娶她,都和她玩玩算数。 ”

    不过据说也有不怕死的男人向她求婚,只是她拒绝,程胜良明白,这女人精过人,她一算之下觉得再婚不值得,她不想平白放弃这每个月十多千的赡养费,她何必和“普通收入”的男人捱苦。

    年纪越大,她再婚的机会越低,程胜良心中暗自叫苦,恐怕真的要付赡养费直至她或自己死的那天。

    不过最近听说有一名40岁出头的男子,对她痴心一片,两个人打得火热,而且那个男子到处对人说:我非娶她为妻子不可,要她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

    程胜良心中为这个男子“祝福”:愿你早日成功迎娶她。

    程胜良看看腕表,哗,快10点了,要回家了,妻子会弄好宵夜等他。

    程胜良驾车回家,但半途一辆车撞上他,这是新车,程胜良又急又心痛,他下车与对方理论,但对方已陪着笑脸走上来。

    两人把车子驶往道旁谈判。不料对方拔出一把利刀猛刺程胜良一刀,再在他颈项横刀一扯,程胜良倒在血泊中断气。

    这条道路较偏僻,加上是月黑风高的晚上,根本没有人发现程胜良被一个男人冷血谋杀。

    程胜良死后仍双眼圆睁,他不甘心就这么冤死。

    他临死前自问:是谁,到底是谁杀我?是那个贱人买凶杀我吗?不,不会是她,我死了对她一点好处也没有,她反而损失巨大,世界上最不可能让我死的人,就是她——王静娴。
    (二之一.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