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很久以前的事(下)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很久以前的事(下) 作者:雅蒙

    小雷说∶“3名死者虽然都不算有钱人,但积少成多也很可观,女死者王凤年轻时精于砍菜,她手上至少有上百千积蓄。



    放高利贷的死者伍文兴刚好向他的老板拿到50千要放贷出去,如果不是找到尸体,他的老板还以为他卷款私逃。至于收非法字票的李国明也不知怎么分别向3个大耳窿借了整50千,所以加上去总数至少有200千。”

    老麦说∶“看来凶手不是随意杀人,而是处心积虑要杀这3个人,你去查查他们3个人有什么共通点,他们是否彼此认识。”

    第2天小雷就向老麦报告∶“你料事如神,他们果然认识彼此,只是后来各散东西,他们很小就被一个偷窃与拐骗的男子收养,训练他们偷窃的技巧,女的甚至要卖身赚钱。”

    老麦动容∶“那个男人叫什么名,一共收养了多少人?”

    小雷看看手上的笔记∶“我都顺便查了,收养他们的叫刘大山,几年前就死了,显然是同一凶手第一个杀的人,手法相似。

    刘大山收养了5个人,除了3名死者外,还有另外2个人,一个叫林景荣,另一个叫曾顺仁。”

    老麦说∶“快,我们赶快去找这2个人,他们很可能遇害,也很可能其中之一是凶手。”

    不一会小雷向老麦报告∶“曾顺仁下落不明,但我们找到林景荣的地址,他是一名筑路工人,家庭负担重,生活相当清苦。”

    老麦与小雷在工地找到林景荣。听到王凤、伍文兴与李国明遭人谋杀、他也大吃一惊,然后呐呐说∶“不关我事,我与他们已是陌路人,我已尽量去忘掉以前的事。”

    老麦安慰他∶“你不必担心,我们打听到你很爱护家庭和子女,你勤恳工作,谨慎做人,我们没怀疑你是凶手,只是担心你会遇害。”

    常遭欺负

    林景荣打一个冷噤∶“谁会杀我?”

    小雷说∶“曾顺仁呢?”

    林景荣摇头∶“不会是他,他自小就胆小怕事,怯弱得像个女孩子,所以常遭他们欺负。”

    老麦心一动∶“你说他们欺负曾顺仁?他们欺负他,你说一说。”

    林景荣闭上眼,疲劳的长叹∶“曾顺仁长得瘦小,面目姣美,王凤是我们一群中年纪最大最先出来找钱的,她时常欺负曾顺仁,仗着刘大山宠爱她更虐待他。

    “在曾顺仁12岁那年,在王凤的唆使下,刘大山准备逼曾顺仁卖身,供那些娈童瘾的外国变态佬玩弄,刘大山……奸……奸了曾顺仁,十六七岁的伍文兴和李国明也不放过他,美其名说帮助他习惯——”他说不下去。

    老麦沉声问∶“你呢?”

    林景荣摇头。小雷说∶“听说你是最早离开他们的。”

    林景荣说∶“我是逃走的,逃走之前,我曾被伍亚兴、李国明还有王凤联手痛殴一顿。”

    老麦说∶“为什么?是不是你想保护曾顺仁?”

    林景荣说∶“曾顺仁很可怜,他们平日怕他逃走,用铁链锁着他的。

    有一天,他们3个人得空没事就去玩弄曾顺仁,王凤甚至恫言要把曾顺仁阉了当人妖,伍天兴和李国明又要奸他,我忍不住了阻止他们再欺凌曾顺仁。如果单对单,他们打不赢我,但3对一我输了。”

    完成心愿

    老麦问∶“曾顺仁知道他们3个人打你吗?”

    林景荣苦笑∶“他就在旁边,他被他们绑着。”

    小雷轻叹∶“看来这曾顺仁最有杀人的动机,他是来报仇的。”

    林景荣一怔∶“你们怀疑曾顺仁杀人,以前那一班现在只剩我一个还活着,你们认为他也会来杀我。”

    老麦摇头∶“不,你不必担心,如果凶手真的是曾顺仁,他不会害你,他只杀死以前残酷虐待他的人。”

    老麦吸一口气说∶“不管如何,曾顺仁现在是杀人嫌犯,警方一定要追捕他绳之以法,尽管他早年的遭遇甚惨值得同情,但法律不容许老百姓滥用私刑报复。”

    老麦也没料到这一次这么快就能“破案”,而且不耗费他与小雷一点功夫。

    这一天近傍晚,老麦在警局接到一个电话∶“我是曾顺仁,你们一定很急于找我。我在桃花旅舍第24号房等你们到来。放心,我一定等你们来。”

    老麦与小雷飞车赶去,在桃花旅舍第24号房看到投缳断气的曾顺仁,他留下遗书承认杀刘大山、天凤、伍文兴与李国明4人。他在遗书中说他已得末期绝症,所以才赶快完成他的心愿——有仇报仇、有恩报恩。

    老麦刚退出旅舍,就接到林景荣的电话,他急促说∶“麦探长,你快来,曾顺仁来过我家、还留下东西。”

    老麦心中已料到曾顺仁会留下什么东西,当他与小雷赶到林景荣居住的廉价组屋时,林景荣给他看一大包钞票,他一点都不吃惊,他估计这包钞票至少有200千。这包钞票还附有一封短函——总算对你报了恩,这笔钱只是希望让你生活好过一点。

    林景荣说∶“我并没有见到他,我太太说今天下午4点多,有一名男人送东西来,说是曾顺仁送给我的,我刚才回到家才发现。”

    老麦和小雷对望一眼∶“一定是曾顺仁先来此处报恩,再到旅馆自尽。”

    林景荣嗫嚅说∶“这些钱怎么办?我能收吗?”老麦微笑说∶“是一个人向你报恩,你就接纳他的好意吧,听说你的儿女很会念书,就给他们当教育费吧。”
    (二之二,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