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花店情缘 作者:木易三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花店情缘 作者:木易三

    “先生,有什么我能帮忙的?”



    “呃,这个那个……其实我想买花送给一个……呃……我心仪已久的对象。”

    “哦,决定要告白?我先祝你成功夺取佳人芳心。她喜欢什么花?”

    “玫瑰。”

    “她一定长得很漂亮的,对吧?”

    “嗯。”

    “33支红玫瑰怎样?它代表着我爱你,挺适合用来告白。”

    “好的,谢谢。”

    我把包好的玫瑰递给那位看来是第一次买花的羞涩大男生,收下了钱,转过身准备完成刚才插到一半的花篮。

    “小姐,我也想买卅三朵玫瑰送给一个我喜欢很久的对象。”

    从背后传来一把属于阳光充满热忱的男声。这声音的主人我已经很熟悉了。我转过身,毫无意外地看见森站在那儿。他的娃娃脸上依然挂着那招牌式的灿烂笑容。

    “你确定要买吗?”我对他笑了一笑。

    “嗯,如果你不嫌弃且愿意收下的话,我当然要买。”

    我知道森一直喜欢我。我们认识有3年了,这也代表他追求我已有3年了。认识他时我大学二年级,而他则大学三年级,我们是在学长的生日会上认识。那位学长为人古道热肠,人缘甚好,那场生日宴是戏剧社的会员们为他这个活宝主席而办的。

    “来,昕,学长替你介绍,这位是我们法律系的一根小草,我们都叫他森。”

    我朝森点了点头,“而这位江怀昕小姐是外文系的一朵小花。森,你们认识认识一下吧。”说完学长一溜烟地走了,留下两个彼此尚算陌生的人。

    “江怀昕小姐,在下早已久仰大名,今日有幸相会着实是在下的福气。”森一脸严肃地说道。

    一见钟情

    “小女子藉藉无名,公子何来久仰大名呢?”看他一副大侠的模样,我也学着他扮起古人来了。

    我话才一说毕,我们两人就相视大笑。这一笑打破隔在我们中间的冰(break thg ice),也让我们真正熟络起来。后来他对我解释说他最近在看着金庸武侠小说,可能过于沉迷,所以说话方式也学起里面的大侠。

    我们很谈得来,那晚相言甚欢,此后也常在校园相遇,偶尔会一起吃个饭。他从不掩饰对我的爱慕,他说这是一见钟情,可是我就是对他没什么感觉,所以我们一直是朋友关系。虽然我表明不爱他,但他仍不放弃。

    “森,你送给我的花我当然会收下,但我仍然会摆回花店卖,所以你还是别破费了。”我指了指他的手,“而且你手上不是已经捧着一盆花了吗?”

    “啊,我差点也忘了。”他赶紧收拾失望的心情,把那盆风信子拿到我面前,“这盆风信子是送给你的。”

    获取芳心

    我接过那小盆风信子,“谢谢。”

    “你不会把它卖掉吧?”他试探性地问道。

    我回以一笑,“放心吧,不会的。”顺手把风信子放到桌面上。

    “你懂它代表什么吗?”

    我是卖花的,当然精通这些花语。我怎会不知道桃红色的风信子的花语是∶希望获取芳心。

    也许我是有点感动的。

    这间花店是我姑姑开的,我只是一时找不到工作,暂时在此帮忙。不过现在我已找到一份在杂志社任翻译的工作,下星期一开始上班,所以这个星期六是我最后一天帮忙了。

    最后一天的最后一个客人竟是森。

    “昕,我想买一束百合。”

    “送给谁呀?”我一面包装花束,一面问他。直觉告诉我这花不是送给我的,那他到底要送给谁呢?我很好奇。

    “一个独立坚毅聪颖的人。”

    哦……那到底是谁呀?

    “谢谢光顾。”我把花递给他,收下了钱。

    “昕,你拿错花了。”

    “啊,对不起,我换回去。”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会那么魂不守舍,还犯了这么大的错误。把花接回来,我一看,不禁呆住了。

    我何时连盆和束都分不清楚了,我竟然拿了一盆紫色风信子给他,那束百合仍安稳地躺在我的桌上。

    紫色风信子?它的花语是嫉妒,我在嫉妒些什么呢?难道我喜欢上森了?

    我回到我住的那座组屋,管理员叫住我,递给我一束百合。是森送的。看了看附着的卡,我不禁笑了起来,原来,他怕我会拒绝所以只好以这样的方式送我。

    心情不觉开朗了许多,心想也许明天该去买白色杜鹃,它的花语是∶被爱的喜悦。

    (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