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患者评估是否可居家治疗 设19所CAC YB都赞好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助患者评估是否可居家治疗 设19所CAC YB都赞好

    (吉隆坡24日讯)卫生部在雪州各县共设立19所新冠肺炎评估中心(CAC),雪州人民代议士坦言这才是正确的管道,尤其近期明显出现许多确诊者投诉无门的困境,导致众人纷纷向人民代议士求助,因此希望新冠肺炎评估中心可真正发挥效果!



    据早前报导,卫生部长拿督斯里阿汉峇峇指该部,已在全国设立213所新冠肺炎评估中心,以管理及评估在居家接受隔离治疗的新冠肺炎患者,CAC将对新冠肺炎患者的级别分类,确定患者的下一步管理,包括是否批准在家接受治疗。

    据雪州卫生部的面子书专页,雪州各县都有至少1所新冠肺炎评估中心,包括八打灵、鹅唛、乌雪、巴生、雪邦和瓜冷县都有1所,乌冷县有2所、瓜雪县有3所和沙白安南县有8所。

    卫生总监丹斯里诺希山曾说无症状或轻微症状的确诊者、非高风险群体、有时照顾患者的合适人选等,卫生部考虑允许确诊者居家隔离,进入新一年,雪州疫情始终没缓和,反而多日的单日新增病例“千千声”。

    同时,雪州许多地区的确诊者在家苦等救护车许久而如热锅上的蚂蚁,有者无法拨通卫生部热线或求助无门,只好纷纷向人民代议士们求助,导致非专业医护人员的人民代议士左右为难,无法回答确诊者各种细腻问题。

    随着各县设立的新冠肺炎评估中心正式操作,让众议员深表认同,但也有者担心新冠肺炎评估中心无法负荷大量求助。

    设立在甘榜安邦英达民众会堂的新冠肺炎评估中心(CAC)已投入服务。
    黄思汉:光靠人力是不够
    善用科技 监督和谘询

    金銮区州议员黄思汉认为在人手短缺的情况下,卫生部可善用科技,监督居家隔离的患者和密切接触者。

    他坦言,卫生部和国家安全理事会在应付疫情这段期间,一直重复使用旧的方程式,目前成立的新冠肺炎评估中心其实已显慢。

    他指出,目前疫情已失控,一些确诊者依然居家隔离中,评估中心成立后必须确保有人接听电话,及确保可应付所有人的来电。

    他认为,政府可善用科技监督居家隔离的确诊者和密切接触者,教导该群体应该如何做,包括在网上提供登记系统,再由自动的人工智能提供讯息。

    他指出,透过开发科技的方式,可要求在家隔离的确诊者和密切接触者每日报到,确保他们没趴趴走,奈何国盟政府目前未积极看待这类方向。

    “政府不能全部依靠人力来应付,因接听电话的人很可怜,拨电的都是需要帮忙的人,毕竟他们是专业团体才能提供正确的谘询。”

    黄思汉也指出,他于近数周接到很多人致电求助,确诊者都很慌张而不知如何是好。

    他指出,国州议员服务中心即使成为大家主要谘询的对象,但他们不是正确的管道,也无法给予最好劝告和谘询的地方。

    实践CAC意义
    勿再让确诊者趴趴走

    “我希望新冠肺炎评估中心成立后,可安排确诊者戴上隔离手环,至少不让他们趴趴走!”

    莲花苑州议员黎潍裮指出,目前的情况是很多家庭成员确诊后,都无法马上获得卫生部支援,因此感到无助而投诉无门。

    他指出,随着卫生部成立CAC后,希望此中心可及时与确诊者取得联系,包括指导他们居家隔离所需注意的事项。

    他也希望此中心能马上安排确诊者带上手环,确保确诊者不再外出趴趴走,否则设立评估中心就毫无意义。

    疫情的攀升,人人出門都必須佩戴口罩。
    王诗棋:消毒、谘询和辅导
    服务中心 也要兼职

    人民代议士服务中心忙于安排消毒队消毒之余,另边厢也成为兼职的谘询和辅导中心!

    无拉港州议员王诗棋受询时指出,近2个月,许多确诊者因未及时获安排送院而慌张不已,其消毒队也收到许多求助电话,奈何确诊者还未送院,消毒队无法马上前往消毒。

    她指出,确诊者和隔离者都纷纷向州议员服务中心求助,但他们只能提供基本讯息。

    她说,大家致电询问的问题很细腻,他们回答不了。

    她指出,新冠肺炎评估中心可让目前尚在居家隔离的确诊者,有个求助和谘询的方向,避免疫情扩散。

    “确诊者求助无门于近期陆续浮现,CAC的成立来的正是时候,至少这是正确的专业管道,可提供正确资讯。”

    王诗棋也坦言,除了确诊者家庭成员,也有厂家因有员工确诊未送院,而不知如何安排地方隔离。

    蔡伟杰:政府指南不统一
    应积极推广CAC功能

    万挠区州议员蔡伟杰则相信很多民众,应该不了解新冠肺炎评估中心的真正功能,当局有责任积极推广。

    他指出,随着数据不断攀升,卫生局的热线号码已无法负荷。

    他指出,政府将热线号码拆开,在各县设立各自的评估中心,相信为各地人民带来方便和更多资讯,以传达正确的指示给确诊者。

    “当大家无法得到卫生部指示,只能向人民代议士反映,但我们得到的资讯也有限和模糊,难以解答民众的所有询问。”

    他指出,政府可统一指南,让确诊者和隔离者知道如何做,而不需加重前线人员的负担去接听所有人的电话和一一解答。

    此外,他也坦言,每个地方对于行动管制令的指南并未统一,整个标准作业程序很不明确而影响商民,大家都疑惑不已。

    雪州单日新增新增病例多日“千千声”,许多地区都看到消毒队伍的踪影。
    报导:刘淑美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