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民饱受疫情水灾夹攻 “政府置我们生死不顾!”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居民饱受疫情水灾夹攻 “政府置我们生死不顾!”

    (巴生29日讯)救护车天天出现已让人心慌慌,现又面对雨季水灾来袭,饱受新冠肺炎疫情和水灾夹攻的顶级手套工厂(Top Glove),邻近花园住宅区居民控诉政府“冷漠”态度,犹如把他们“生死”弃之不顾!



    位于巴生中路的顶级手套工厂引发“莲花路感染群”(Kluster Teratai)后,该路段5大花园居民控诉过去1个月来,他们就活动在恐惧之中,尤其国家安全理事会拖至事态严重,才在听取一方意见下,推动社区管制工作。

    (南洋记者林秀芳提供)

    同时,居民也指责当局管制行动有纰漏,在未受到管制的花园区,一直看到救护车把人载走,虽无法确定是否冠病确诊者,却足以让人不安。

    居民也申诉最近雨季,该区多个花园出现严重水灾,包括中路乌达马花园(Taman Meru Utama)、达雅马祖花园(Taman Daya Maju)、峇尤花园(Taman Bayu)、中路乌达马5花园(Taman Meru Utama 5)及中路再也花园(Taman Meru Jaya)。

    其中,中路乌达马花园是重灾区,居民自叹倒霉透顶,不仅位于手套厂正对面,部分员工宿舍也设在该花园区内,属低洼区的他们还常面对水灾浩劫,雨水停滞三、四天才消退。

    居民今日在大马促进和解组织(MJMM)主席阿都拉尼及全马社区关注运动组织(GMP)主席哈山领导,召开记者会,作出以上控诉。

    出席者包括当地居民代表阿末法占、中路小商贩组织等。

    居民质疑排水沟系统出现问题,以致满满雨水迟迟无法消退。

    哈山冀政府亲自下访 
    全马社区关注运动组织(GMP)主席哈山指出,在深受冠病和水灾夹攻之下,居民几乎战战兢兢生活,希望政府能亲自下访与居民会晤,而不是坐在办公室发号施令,抑或仅听取手套厂方见解来管制该区。

    “我获悉卫生总监亲自下来了解管制区情况,惟我们认为这些高官,包括雪州行政议员、卫生局、卫生部高层等,应与居民会晤,尤其国防部高级部长依斯迈沙比里可前来倾听和了解我们的问题。”

    他说,居民不希望政府在管制工作上采取双重标准,据悉,一些工厂出现一、两宗病例就受指示关闭消毒,但莲花路感染群在事态非常严重后,政府才宣布加强管制,不仅让人质疑其执行管制拥有双重标准。

    毫无解决方案
    ◆居民代表阿末法占
    水灾问题困扰已久,居民虽多次反映,甚至受邀参与地方政府讨论会议,却毫无解决方案。

    同样的,在冠病问题上,居民也不断与手套工厂接触,发函其公关公司询问管制对策等,但一样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冠病让我们身陷恐惧之中,尤其我居住的中路乌达马花园三不五时有救护车进入载人离开,虽不知详情,却足以引发恐慌,如今又面对水灾重创,导致严重的财物损失。

    三四天才退水 
    ◆居民邹先生
    我于2004年搬来,该区在2014年开始大兴土木后,包括兴建新花园区和工厂等,就开始面对水灾梦靥,不仅一、两小时豪雨后淹水,隔天水位还因其他地区雨水流入而继续攀高。

    我们花园有3条路段约50所房子受影响,即瑟瑟都路(Jalan Seseduk)及瑟瑟都路4和5路,一旦淹水,至少三、四天才全面退水,换言之,第5天才能进行清洗。

    我们家虽有筑高防水墙,但雨水还是会通过厕所洞口流出,以致家里常面对约1尺高淹水,相对后院地段的水位则会高出3尺之间。

    阿都拉尼:没处理问题 
    大马促进和解组织(MJMM)主席阿都拉尼说,中路莲花路5大花园区居民问题应受到关注,他们不仅身处冠病包围,近期还面对水灾困扰,而且水灾问题并非一日促成,可见相关单位没有真正着手处理问题。

    “现场可见花园区积水问题严重,不论州或地方政府等单位理应及时找出解决方案,我们不希望听到任何的理由,重点是在于寻求解决方案,好让居民能恢复安居乐业的日子。”

    居民在大马促进和解组织及全马社区关注运动组织带领下,召开记者会表达不满,前排左3起为阿都拉尼及哈山等。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