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没有资格知道(下) 作者:费思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没有资格知道(下) 作者:费思

    长大后的颜佶琳想:即使我要为母亲报仇、为外公出气也不容易,我都不知道父亲长得如何,迎面相逢恐怕也如陌路人。



    一天,外婆拿了一张照片给她看,并说:“你母亲精神崩溃后时好时坏,好的时候会拿这张照片看很久,我们怀疑相中人是你的生父。”

    相中人是一名英俊青年男子,笑容中带着狡黠的邪味,颜佶琳厌恶他,但还是把照片好好收着。

    不久,颜吉琳认识了萧仲斌,两人一见如故,萧仲斌知道颜佶琳无父无母,自幼在外公家长大,更有同病相怜之感。

    萧仲斌对她说:“我五岁那年父亲就去世了,母亲第二年改嫁,小时候我也长期住在外公外婆的家。”

    他说:“我妈妈现在是凌太太,我称她的丈夫为阿叔,后来我有了两个同母异父的弟弟。”

    两人热恋后,颜佶琳也拜会了萧仲斌的母亲凌太太和继父凌志宏,凌太太中年发福显得珠圆玉润,而凌志宏仍风度翩翩,看得出年轻时是个美男子。

    萧仲斌哼一声说:“我母亲当年就是贪他长得英俊,急不及待地改嫁给他。”

    颜佶琳觉得凌志宏好像特别巴结萧仲斌,对自己万分殷勤,不久她就知道原因。

    这时,颜佶琳已经知道自己其实无意间选到个金龟婿,萧仲斌经济能力甚佳,经营家族生意,令颜佶琳奇怪的是,凌志宏虽然在公司做事,但最大权的是萧仲斌。

    萧仲斌说出原因:“这公司是我父亲留给我的,阿叔当年娶我母亲时是个穷光蛋,他等于入赘我家。”

    颜佶琳明白了,怪不得凌志宏常对继子谄媚讨好。

    不久,颜佶琳就和萧仲斌成婚了,两个人在外组织小家庭乐也融融,继而生儿育女,他们夫妻恩爱,是人所共知的。

    大吃一惊

    十年过去了,萧仲斌的母亲长期高血压而中风去世,失去了靠山,颜佶琳觉得这位非正式家翁对自己的丈夫更唯恭唯敬。

    颜佶琳奉夫之命去收拾凌太太的遗物。令她震惊的是,她在许多旧照片中看到了“相中人”。

    这位相中人竟然是丈夫的继父凌志宏。

    颜佶琳还唯恐有错,她取出自己“珍藏”的那张照片问是谁,而萧仲斌看了一眼后表示,相中人就是他的继父凌志宏。

    颜佶琳哇得跌坐,萧仲斌连忙问:“什么事?”

    颜佶琳苦涩地把往事的秘密说出,萧仲斌也大吃一惊:“莫非我的继父是你的生父?那我另外两个弟弟也等于是你的弟弟。”

    萧仲斌:“我会安排凌志宏和你去进行血液基因检验,看他和你是不是真的是如假包换的父女。”

    检验结果证明,凌志宏果真就是颜佶琳的生父。萧仲斌也大为不满:“看凌志宏造了什么孽,把我们一家的关系搞得乱七八糟,如果让外人知道了就笑死了,我们两母子和两父女结婚,继父也是我的岳父,你是我弟弟的嫂嫂,又是他们的姐姐。”

    视为耻辱

    颜佶琳知道丈夫自小就对继父不满,更视为对生父的一种耻辱,早就想眼不见为净,她决定借刀杀人。

    她对丈夫说:“仲斌,你以前答应过,如果找到令我和母亲受苦的那个男人,你要帮我报仇。”

    萧仲斌望着妻子:“我记得,但你要我怎样帮你报仇。”

    颜佶琳缓缓地说:“凌志宏当你的继父,就是想吃软饭过不劳而获的好日子,我们就不让他过好日子。我希望你把他赶出公司,赶出家门。”

    萧仲斌说:“这也正是我想做的,为我父亲出气,从现在起他已不是我继父。”

    凌志宏大吃一惊,赶去找颜佶琳代为求情。

    颜佶琳凝视他:“仲斌吩咐今后只能称你为凌先生,我有一件事想问你,你可曾认得一位叫颜晓薇的女子。”

    凌志宏茫然以对,颜佶琳再三提示,他还是毫无印象,令颜佶琳对这位狼心狗肺的生父更厌恶。

    她冷冷地说:“仲斌看在他母亲的份上,会好好照顾你的两个儿子,但你走得越远越好,我们不想再见到你,你不必托我求情,实话告诉你,是我唆使仲斌对付你的,让你没有好日子过。”

    凌志宏吃惊地问:“但为什么?我几时得罪过你。”

    颜佶琳凄苦地笑:“你不必问为什么,因为你没有资格知道为什么!我只能告诉你,这是你的报应,你晚境愈凄凉我愈快乐。”
    (二之二、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