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污点证人(下)作者:阿宿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污点证人(下)作者:阿宿

    在周旋女人间,高达说不上是个君子,但也非无耻小人,他有他的风度,而且从来也不曾惹上不必要的纠葛麻烦。



    而这次他遇上小慧,却似乎有点像烫手山芋,摔也摔不掉似的,也许最大的关键在于小慧出落得太诱人了。

    廿三岁是灿烂的青春,加上这些年在这大都会吸收到的时髦气息,她懂得如何把自己最美的一面重现出来。

    这两年来,高达无从所知她的生活,但有一点肯定的,她对男人的洞悉力已有一定火候了。

    她很主动地约会高达,也不知基于什么心态,高达总是情不自禁地乖乖赴约。

    但他也有个底线,只带她去吃晚餐,或者为她添购一些衣物,夜了就把她送回去。

    他没想到小慧是个那么精明能干的女子,她不但为自己找到一份安定职业,且把生活安排得好好。那她到底还缠着高达为什么?

    年届四十出头的高达,年轻尤其漂亮的女子无疑是一种无明的引诱力。

    可他真为她好,希望她能正正常常地过生活,结交男朋友然后结婚甚至养育小孩过着一种普通幸福的人生。

    所以他不想再跟她上床,年龄上未必可做她父亲,但做一个大哥是绰绰有余了。

    春色诱人

    但小慧的想法似乎与高达的希望背道而驰,每逢出来见他时总是经过一番精心打扮,艳丽之中明显地透着无尽的挑逗力。

    “你有男朋友吗?”高达问她。“有过,”她短简地回应。“带他一块出来见我吧,”高达说。

    “你没听懂我说的是‘过去式’词吗?”她瞅着他看,并把手搭在高达的大腿上。

    高达不得不暗自叹息,他搅不懂她,对她措手无策。

    这次她又来电邀约高达,他觉得必要有点自制,推说忙不开。

    “今天是我的生日。”小慧说。高达只好硬着头皮赴约。

    看来小慧是有备而来,穿得一袭纯白直落到腰的露背装,艳光四射春色诱人。

    几杯马丁尼下肚后,她靠在高达的肩上似醉还痴的模样,夜深了仍嚷不要回家,她警告地说∶“我一人回去,我会自杀的。”

    想到躺在家中的妻子,高达只好折衷带她上了酒店。不意,进了酒店房,她已缠上高达的怀抱不放。

    歇斯底里

    啪!她一巴掴在高达的脸上,“你这算什么?”她又哭又嚷地说∶“你要是正君子,当年何必享受那星期!”

    高达抚着那边辣痛的脸颊,柔声地说∶“那已经是过去了,你执着不放有什么好处?”

    “过去?”

    她大哭起来∶“你要是真绝情,就不应管我,让我从此堕落。但你把我拉离了烟花尘地,即上不了天堂也没下地狱。我尝试交男朋友,但他们一触抚到我的身体,我就变得歇斯底里。我忘不了你,--我爱你……”

    高达震惊起来,拨开她散乱的头发,抹着她的泪,“我带你去看医生,我们可以找最好的心理医生,慢慢治疗。”

    她像个绵羊般依偎在他怀中,抑起脸说∶“没有用,我看过了,只有越陷越深,你为什么不能爱我?告诉我,那不是一宗交易,你爱我的。”

    “但我有妻子”高达无奈地说。“妻子?一个靠机械维生,不吃不喝不语,她是一棵植物!”

    啪!高达不能自制地在她脸上掴过去,然后又懊恼万分地把她拥紧,“不要这样说,她还是我的妻子,”他轻柔地说。

    “我不是要争夺她的地位,但她已不能不爱你了,让我爱你。”

    高达悟顿了起来,其实要治疗的是他,他不愿意去爱,不敢去爱了,他的爱随妻子成为植物人后,已枯萎了。

    而小慧,却需要他的爱来治疗她人生中那一个污点。他既是系铃人也是解铃人。

    而爱是唯一的答案和解药,同时能把他们两人从痛苦的茧中释放出来。
    (二之二、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