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黄昏之恋 作者:阿宿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黄昏之恋 作者:阿宿

    佩沁最近在办公室老是心神不宁,工作也不大能集中精神。她内心一直在挣扎,不懂好不好把这疑窦告诉石原。



    但,这叫她怎样的开口?一个是自己的母亲,一个是他的父亲,中间还夹着自己的一对子女。佩沁体会现实之道,万一把事情闹大闹僵了,孩子怎办?送托儿所?

    她想到,如今,天天下班回到家万事不用愁,晚餐有人弄妥,孩子也被喂饱安顿,通常两老连碗也不要她洗。再说,他们两夫妻偶而还能偷个闲,晚间溜出去看场电影呢!

    但是不说出来,佩沁内心又有点不能自己的不甘不爽,觉得两老似乎有点过份,尤其是外边不知情的人,老是觉得他们是一对公婆,还对老妈发出羡慕之情,因为石原的老爸可真的是很体贴--老妈!

    佩沁想起自己年小丧父,靠着父亲留下的一点资产及母亲替人顾孩子,母女俩总算安定地过活。如今自己结婚了,反哺是必然的,况且母亲也没有其他人可投靠。

    但是,佩沁想到石原的父亲,不禁就把罪怪到他的身上。当初她自己选对象也是考虑到母亲为重点,选上石原,一是他的家人口简单,只有一个远嫁新加坡的姐姐,二是公婆健在不必兼顾。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可是不意,家婆因糖尿病在两年前,因并发病撒手西归了,身为独子的石原也不能不顾老父了。

    原本结婚之后,佩沁的母亲就把那间单层排屋拿回来自住,小俩口加一个母亲还好,后来,孩子陆续出世,接着石原又把父亲接来住,那间单层排屋已没空间了。

    就这样,在大家同意之下,母亲把单层排屋卖掉,石原的父亲又把祖屋卖了,凑合起来,买了如今这间半独立式的洋房。

    小夫妻因得老人家的披阴,不必供屋经济还算松爽,加上家里的事务一向由母亲打理,小俩口真的是没什么好忧了,同事常为孩子家庭及工作两头燃的奔波,都羡慕他们不已,简直家中有一老真是一宝。

    可是,近来佩沁注意到两老好像有点“不伦之意”似的,石原的父亲对母亲事事呵护体贴不说,母亲还挺受用的,甚至有时还露出少女博腆之情,佩沁越看越不对劲,气就由心生了。向丈夫告他爸爸的状吗?

    累积多日的气,越是压抑越是受不了,佩沁忽然豁出去,在办公室内给丈夫拨了一通电话。

    为女儿守寡几十年

    她语无伦次的向石原发脾气,知妻莫若夫,石原知道妻子的性格,安抚她并叫她冷静下来,下班他来接她时才说。

    这天下班,石原接了妻子也没急着回家,到附近的公园散步去。佩沁怪叫∶“家里等着吃晚餐啦!”

    “别慌,我已经通知妈妈了,说我们有事不回家吃。”石原不慌不忙地说。

    佩沁就气鼓鼓坐在公园的石椅上嘟着嘴,不想说话。公园有很多下班来散步的情侣,卿卿我我的,似有说不完的甜言蜜语,石原拉着佩沁的手,温柔地握着,好像无限回味过往他们也曾有过的拍拖时代。

    “你为什么那么气呢?”石原问她。

    “你老爸占我妈便宜!”佩沁生气地说。

    “你怎可以这样说,其实是我鼓励老爸这样做的。”

    “偡,你……”佩沁又气又急,不知说什么好。

    “你试想想,你妈守寡几十年,一心一意为了你,一直的付出,她得过什么?”

    “她也是人嘛,也想要人的怜悯和爱惜的。我妈去世两年有多了,两个投靠子女的老人家,他们把房子都变卖了,也是为了我们。我们何必那么自私,为了一些传统守旧的死脑筋原则,接受不来他们如此这般。”

    佩沁细想,小时妈妈怕别人讥笑她油瓶女,都不敢有改嫁的念头,真的是一心一意为了她忘却自己,理所当然地剥削她应有的一切,唉,佩沁真的是又矛盾又内疚。

    石原似乎洞悉她的心情,温柔地拥着她说:“一切顺其自然就好,只要他们开心,我们何必为难呢。”佩沁只好认同地点点头。

    (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