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雁芳:卖贵是暴利吗?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林雁芳:卖贵是暴利吗?

    唾液快速抗原检测试剂盒售价如今最低只需要4令吉90仙就能买到,这个价钱相信已经可让一般民众负担得起了。



    但问题来了,既然商家可卖4令吉90仙一个,那数个月前为何政府制定的顶价竟然高达39令吉90仙?

    早前唾液快速抗原检测试剂盒刚推出市场时,很多药剂行的零售价都是39令吉90仙,就是逼近顶价也不愿提供更优惠的价格来鼓励民众自我检测。

    商家今日可以10令吉以下售价出售试剂盒,那么数个月前的39令吉90仙售价算是暴利吗?

    回想起疫情初期,PCR检验费高达350令吉,快速抗原检测(RTK Antigen)也要120令吉,有多少人咳嗽发烧愿意、或有能力去做检测?

    工厂若有员工发烧,很多雇主也不愿承担员工的检验费,因为若一人中招,全厂员工要检测,这笔费用不是每个雇主都愿意承担。

    疫情爆发初期高昂的冠病病毒检测费,是当初及早发现和追踪确诊病例的绊脚石。

    零售商可能会说试剂盒贵来贵卖,如果整个产品供应链的商家都可以共同抗疫为前提,提供成本价甚至低于成本价出售商品,让试剂盒更普及的以低价推出市场, 鼓励民众自行检测,那么可能疫情可能都不会拖到2年,甚至更久了。

    商家又不是只是售卖一样产品,不赚试剂盒贵的钱,还有其他商品可以赚钱嘛!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