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伯灵异堂◢ 春梦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阿伯灵异堂◢ 春梦

    ■文接上期《云顶公寓的女声》



    话说回上期,克莱门与朋友们前往云顶度假,发生了一连串灵异事故,先是克莱门在浴室内,经历了上锁的门三度自行打开,较后数名在房间小睡的朋友,都听到耳边传到细语的女声,克莱门返车取来圣经,放在单位内摊开,灵异现象才消逝。

    他们离开云顶后,原以为只是体验了一场有惊无险的灵异经历,然而克莱门万万没想到,一切只是他灵异故事的前戏,他之后更被女鬼跟身,甚至多人都目睹女鬼的出现。

    以下阿伯叙述的是克莱门的后续遭遇,究竟纠缠着他的,是不是曾在云顶公寓招惹到的那个女鬼,他自己也无法确定,事隔多年至今,这件事在他心底仍是一个不解之谜。

    厂间的神秘白衣女子

    前期说过,克莱门来自麻坡,和许多年轻的柔佛人一样,放弃在本地工作的机会,选择往新加坡发展,当马劳的生活不易,但在高收入的优渥条件吸引下,不少赴新工作的人士都无怨无悔。

    他是在新加坡一家机械组装厂任职技工,从那一趟与友人上云顶度假,在公寓单位内遇上灵异事件后,他已返回新加坡重新踏上工作岗位。

    当厂工的马劳,许多都偏爱值夜班工作,毕竟工厂加班费十分诱人,不过长期日夜颠倒的工作生涯,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扛得住,但至少年轻力壮者都愿意为金钱而牺牲,克莱门也不例外。

    那一天同样是夜班,在厂间工作的克莱门,感觉到一股异常的寒凉侵袭,厂间值夜班的同事不多,空调操作如常,他却有一股莫名其妙的发寒感觉。

    那股寒意来得突然,从头顶直达脚底,克莱门感觉很不对劲,暂时放下手上的工作,告知主管他身体不舒服,从厂间返回办公室休息。

    他踏着梯阶下楼时,楼梯间根本没人,冷不防感觉得到背后似乎被人盯着,赶紧回头一望,看到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子,站在他背后的梯阶处。

    女子淡妆素眉,长发飘逸,虽不是绝世美人,但也散发出清秀气质,微微弯起的嘴角,朝他露出了神秘的微笑。

    一个不是厂工的神秘女子,在深夜无端出现在工厂楼梯间与他对望,克莱门心头一寒,意识到自己撞鬼了,赶紧冲回办公室去,而他实在无法继续工作下去了,没有多加考虑,第二天就递交辞职信。

    克莱门事后也得知,在他辞职的一星期后,与他同部门的一位同事,值夜班同样在楼梯间碰见这名白衣女鬼,结果和克莱门一样,也辞职不干了。

    (图取自网络,非文中工厂)

    在工厂打地铺 被“骑”上身体

    克莱门辞职后仍逗留在新加坡,没有马上返回马来西亚,很快的他找到新工作,转去裕廊的另一家机械组装厂工作,同样是老本行,依然是值夜班。

    有一晚他工作时,感觉到身边又传来阵阵寒意,正当他心感不妙,一名女同事碰巧经过他身边,突然拉高声量,惊叫而逃。

    女人尖叫声响彻厂间,马上引起其他同事的注意,甚至有人误会克莱门企图轻薄女同事,而她脸色发白,但绝口不提究竟为何尖叫,事情之后也不了了之。

    新加坡住宿与生活费很高,工作只为赚钱的马劳,为了存到更多的钱,很多都是在新山租房居住,乘骑摩哆新山往返新加坡上班。

    有一天克莱门白天值班,为了避开新柔大桥关卡堵塞情况,清早5时他就已抵达到工厂,躺在工厂走廊处打地铺,打算稍息一阵才开工。

    克莱门睡到迷迷糊糊,半梦半醒之间,突然感觉到似乎被人触碰了一下,跨了上去,他没有转醒过来,下意识知道对方“骑”上他的身体。

    那种柔软的身体触感,显然是一名女人,他知道发生了不对劲的事情,想挣扎起身但全身无法动弹,过了一阵子后,克莱门手脚逐渐恢复知觉,他裤裆已是一片黏哒哒,梦遗了。

    工厂内不可能有人做出伤风败俗的事情,克莱门也曾怀疑自己是发了一场春梦,但他更相信,跨上他身子的是那名白衣女鬼,女鬼并没有因他离开之前的工厂而放过他,继续跟着他……

    女同事亲眼目睹 他被女鬼抚头

    头一回遇上白衣女鬼,克莱门吓得辞职,这一回遇上莫名其妙的事情,他不可能又再换工了。

    雨夜,夜班,又凉又冷。

    厂间的夜班职员只有仅仅数人,克莱门在埋头工作,不远处的一名女同事突然呼叫他的名字,大喊叫他快逃,他抬头望向女同事一脸惊恐的神情后,不假思索,马上放下工作匆匆离开厂间。

    第二天,克莱门遇上这名女同事,她发誓不再做夜班。

    她说,当时看见一名陌生的长发女子,一身白衣并非穿着员工制服,不知从哪儿出现,站在克莱门身边。

    白衣女子伸手轻抚着克莱门的头发,举动甚为亲密,女同事看到克莱门一直低头工作,就像不知道身边有人,场面非常诡异,她意识到自己目睹了灵异现象,才叫他快逃。

    从楼梯间遇上白衣女鬼,到不知真假的“春梦”,如今竟然被女鬼轻抚头发,克莱门真的害怕,但还是必须硬着头皮工作下去,他只好撇下一句:“我只是在这里做工赚钱,不曾得罪你”。

    这句话,明显是克莱门对着虚空中的女鬼说的,说也奇怪,此次之后他也没有再遇上灵异现象,身边也没有人再目睹白衣女鬼出现。

    更奇妙的是,自那次以后,克莱门的工作运程开始转旺,在短短一年之内,他的薪水由2000新币涨至5000新币。

    克莱门屡遇灵异事故,女鬼不告而别后,克莱门就加薪发财,算不算是女鬼对她一种“补偿”?阿伯可不知道了。

    (图取自网络)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