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会针对多重业务范畴收费 执照费“变相”暴涨惹不满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市会针对多重业务范畴收费 执照费“变相”暴涨惹不满

    (巴生26日讯)新冠肺炎疫情笼罩下,巴生市议会却“变相”调涨执照费,业者高喊“吃不消”!



    巴生区商家和厂家,近日陆续更新明年度执照费后,许多业者愕然发现收费暴增,有者涨幅更多达1至5倍不等,不少业者因此在社交平台大吐苦水宣泄,不满市议会调涨执照费。

    不过,根据媒体了解,市议会原来并非调涨执照费,惟发现一些业者虽然只有一间工厂或一间店面,实际上却涉及多重业务范畴,但是过去仅缴付一种执照费,市议会因此决定调整收费,针对不同业务范畴也征收相关执照费。

    同时,除了业务范畴外,如果工厂或店内另设办公室、食堂、仓库等,一样也需要申请相关执照和另外付费。

    由于市议会是突如其来落实新收费机制,而且没有事先说明清楚,因此引发执照费调涨的误会。

    这也意味着,如果一间饮料加工厂,如果业务范畴还有生产食品,同时内设办公室、货仓、食堂等,那这间工厂就必须缴付5种执照费用的总和。

    其中一名镜子店业者受询时就向本报指出,去年的执照费加杂费为477令吉,今年则是914令吉,涨了一倍。

    “根据官员解释,我们除了卖镜子,也卖汽车配件,属于另外一项业务,因此需要另外计算执照费。”

    另外,也有网民在网上申诉,零件店原本收费300多令吉,最新收费则是700多令吉,还有人反映执照费一次性涨价5倍,让他们大感吃不消。

    同时,也有厂家反映,官员暂时不让他们更新执照,必须等到市议会派员到工厂调查和确定资料后,才通知他们更新执照事宜。

    工厂或商店如果另有仓库、食堂、办公室等,也需要另外申请执照。
    李富豪将据理力争

    巴生市议会执照小组委员李富豪市议员指出,市议会虽然不是调涨执照费,但是针对不同业务范畴调整收费,也等于变相调涨,这在疫情之下并不合理,他将继续向市议会据理力争。

    他说,有关收费机制是在早年通过,惟在疫情节眼下,不应该有任何增加人民负担的政策出现,因此他会继续向市议会反映,希望寻找双赢方案。

    “如果业者对有关收费有疑问,可以向市议会了解,包括新增收费是来自哪个部分,并可以提出上诉。”

    他说,基本上饮食业商贩、迷你超市、食堂等,收费一样,惟一些行业过去只缴付一种类别的执照,如果还涵盖其它业务范畴,执照费就会增加。

    “新收费机制,也引起市议员们很大的反弹,我们已经要求探讨,目前也已经决定取消普通执照50令吉和工厂执照100令吉的手续费。”

    他说,市议员也要求,只针对主要业务收取执照费即可。

    他说,工厂的办公室和仓库属于一体,与相关行业有关,我们也要求检讨额外收费的政策。

    他指出,目前市议会是会派员上门检查,或依照商家和厂家填上来的资料,决定执照费费用。

    另外,市议员们也已经提出要求,一些陈年通过的条例,在落实之前,还需要再度带上小组讨论后,才决定是否正式实行,不能仓促推出。

    执照费“暴涨”的问题,暂时没有波及小贩和饮食行业。
    杨文来:市会答应开会探讨

    另一名执照小组巴生市议员杨文来指出,市议员们已经在小组会议上,反对这项新收费机制,并要求重新探讨,市议会也已经答应会安排一场探讨会议。

    他说,市议会是根据地方政府法令(巴生市议会)2007年贸易、商业及工业执照附属法令(PTPP),针对不同类别(category)的业务范畴收费。

    他举例,如果一家工厂原本只缴付生产类别的执照费,但是厂内如果还有其它业务、库存、办公室、销售、运输等,都会个别再收费。

    “其实,市议会是于去年就已经落实新收费机制,只是当时已经接近靠年尾,因此没有涵盖到很多商业单位。”

    他说,过去无论是中小企业或大型企业,执照费顶限都仅是1000令吉,但实际上大企业涉及的业务繁多,因此议会才会有细分收费的决定。

    吴文博:业者雪上加霜

    同是执照小组市议员的吴文博指出,新收费机制,将导致一些商业执照费原本只有数十令吉或上百令吉,一下子飙升至五、六百令吉,是个不小的数目。

    他说,尤其在疫情之下,对业者是雪上加霜,因此他去年8月上任市议员以来,就一直反对新收费机制。

    “我会针对这个课题,继续在执照小组内,据理力争。”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