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冤有头债有主(下)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冤有头债有主(下) 作者:雅蒙

    李兴光觉得整颗心都掏光了。8岁的李明宏是他第一个孩子,让他第一次当上父亲,对他有特别的意义,他一向最钟爱这位读书成绩非常优越的长子。



    如今儿子死了,李兴光觉得身体的一部份也死了。

    在由亲友陪同下,李兴光到医院认尸。这时,他才哭得死去活来,他宁愿死的是自己。

    李兴光比别的父亲更悲伤,是因为他自责--如果,这一天自己带着儿女上动物园,明宏就不会找同学去废矿湖玩水,更不会死,明宏会好好的活着。

    不仅李兴光这么想,他的妻子林美琴也这么想。悲伤的林美琴不能接受这个突如其来的打击,聪慧的大儿子一直是她对将来的期望。

    林美琴要找一个悲伤的管道来发泄,否则她怕自己会疯,会想不开而寻死。

    悲哀在她心头发酵成另一种怨恨,林美琴以一种恶毒的语气,咬牙切齿对丈夫说:“是你!是你害死我的儿子,如果不是你把猪朋狗友看得比儿女更重要,明宏就不会死、不会死。”

    李兴光不能迎架妻子这一招,因为他心中早已如此自责。在最深沉的痛苦中,他真的想一死了之来逃避内疚。

    但是,在这种几乎承受不起的痛苦中,他有一种动物在垂死中求生的本能,他也要找一个管道来发泄内心的悔恨与怨恨,这样他才能活下去。

    破坏家庭幸福

    李兴光潜意识中知道自己不能死,他还有2名儿女要照顾。

    一晚,他在睡梦中霍然惊醒:不,不是我害死明宏,是他们,是詹建成、阿林和阿张3个人害死明宏,假如不是他们骗我去打麻将,我会带着孩子去动物园,明宏就不会死。是的,是他们害死了我的孩子,他们一直在妒嫉我,一直要破坏我的幸福家庭。

    李兴光忍不住推醒妻子,他急着把这个想法告诉她,林美琴沉静的听着。

    她内心也明白埋怨丈夫害死儿子对他是一项惨无人道的折磨,可能会逼得他发疯,以然自己和儿女生活无依会更凄惨,如果有其他的人可以代替背起这种怨恨,她是很乐意的。

    林美琴即刻认同丈夫的见解:“是的,他们妒嫉我们,他们整天叫你打麻将,就是要破坏我们夫妻的感情。冤有头债有主,的确是他们害死明宏,他们太恶毒了。兴光,我们不能放过他们,我们要为明宏报仇。”

    “我们要怎么为可怜的明宏报仇?”李兴光问。

    讨论报仇大计

    林美琴眼中闪出一种兴奋的光芒:“一命还一命。”

    “要把他们三个人都杀了吗?”李兴光又问,林美琴傲然道:“当然,他们三条狗根本不能和我们家的明宏相比。”

    李兴光嘴角也泛起一丝冷酷的微笑:“明宏是我们的心肝宝贝,他们怎能和明宏相比。”

    “一个一个杀。”林美琴说:“要先杀谁?”

    李光兴沉声说:“当然是詹建成,就是他出的诡计骗我,才会害死明宏。”

    他们这一刻同仇敌忾,又站在同一条阵线,他们忘掉彼此的不快,他们又是一条心的好夫妻,他们兴奋的讨论如何报仇的大计。

    两个星期后,报上发出一则新闻,37岁的单身劳工詹建成,酒醉失足堕入湖中毙命。

    李兴光与妻子林美琴坦然出席詹建成的葬礼,虽然是他们灌醉了詹建成,再把他推入湖中,但他们心安理得,他们觉得自己是伟大的父母,他们是为爱子报仇。

    在葬礼中,他们夫妻交头接耳的讨论:“下一个目标是谁?阿林还是阿张?”

    李兴光和妻子是不是忆子成狂发疯了,没有人知道,因为他们一切正常,只除了他们心中那一股为子报仇的狂热。
    (二之二、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