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冤有头债有主(上)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冤有头债有主(上) 作者:雅蒙

    李兴光只是个普通男人,他拥有一个平凡但称得上温暖的家庭,他与妻子林美琴结婚10年,育有2子1女,健康活泼。



    虽然他们还年轻,才30开头,但因为生活不易,也决定不再生育,林美琴在知道生下第2个儿子时,也即时扎了输卵管,一劳永逸。

    李兴光是个小型承包商,承接装修屋宇工作,由于他取价公道,工作态度认真,口碑甚好,所以即使适逢经济低潮,他还是不愁没有工作。

    李兴光和妻子是典型的柴米夫妻,粗心大意的他可能不是一个十全十美的丈夫,却绝对是个好父亲。

    他时常对亲友说∶“我从没打过我三个孩子。”

    妻子在旁说∶“当然,他做白脸我当黑脸,他是慈父,我是恶母。”

    李兴光和许多男人一样,喜欢打打麻将过日子,偏偏妻子也和许多妇女一样,很讨厌丈夫赌博,夫妻两人偶起勃溪,大都为了李兴光打麻将夜归。

    李兴光是个好父亲,只有星期日休息,他才有充份的时间和3名儿女在一起,所以星期天是他的家庭日,他会带儿女出外游玩,一尽慈父之责。

    这一天是星期天,李兴光做梦也没有想到,就在今天起,他的生活将会有一个翻天覆地的改变。

    这一天上午,李兴光带着妻儿前往附近一家茶餐室用早点,3个孩子今天特别兴奋,因为李兴光答应等下带他们到动物园去游玩。

    朋友生病

    就在这时,李兴光的手提电话响了,是他的老友詹建成打来的,詹建成在电话中说∶“阿光,有没有时间,要你帮个忙。”

    李兴光说∶“什么事?我要带孩子去动物园。”

    詹建成说∶“动物园随时可以去,阿林病倒了在地上滚,不懂是肾生石还是盲肠炎,你能不能即刻来,帮忙载他去医院,我没有车。”

    又说∶“我也叫了阿张来。”

    詹建成与阿林是李兴光同捞同煲的多年老友,若阿林急病,他真的不能不帮忙,他沉吟一下说∶“好吧,我即刻来。”

    他和妻子说了,林美琴只耸耸肩,但孩子听到节目取消,大为扫兴,一个个嘟起小嘴。

    8岁的大儿子李明宏就说∶“不能去动物园,我去找同学玩。”

    平时李兴光是不肯儿女乱走的,但这时他不忍再让儿子失望,只好答应∶“要小心,早点回来。”

    李兴光赶去找阿林,去到时见到他们3人正围着一张麻将桌高谈阔论,阿林龙马精神,那里有病,李兴光啼笑皆非,知道受骗了。

    麻将瘾起

    詹建成更振振有词说∶“你又说晚上不能再出来打麻将,老婆骂,不是叫你白天来玩啰,我们不是骗你,是骗你老婆,不说阿林急病,你那里脱得身。”

    李兴光悻悻然说∶“你们真是的,这样来骗我,下回我不会再上当。”

    但看到麻将牌,他的赌瘾起了,也就坐下来和三位老友筑起长城,刹时不知时间飞快过去。

    等李兴光乍一看表,糟糕,已接近晚上七时,他急忙说∶“不打了不打了,我要回了,我答应今晚带儿女去游乐场玩补数。”

    等他回到家,才发现大儿子李明宏尚未归家,他又急又怒又担心,差点又和发生妻子口角,他想去找儿子,却又不知儿子去找那一位同学。

    直至晚上9时,才见两名警察上门,李兴光就意识到事情不对,警察说∶“今天下午有3名学童到一个废矿湖玩水,2个人失足落入湖中,一个被路人救起,一个来不及救出,沉入湖底窒息死了。”

    “我们是通过学校找到校长才找到你的地址,上门通知你们夫妇,希望你们节哀顺变,你的儿子李明宏不幸溺死在湖底…”

    李兴光脑子一片空白,他不知道妻子在旁咯一声昏倒,他抓着自己的头发,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比哭声更悲沉。
    (二之一、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