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两任丈夫(下) 作者:费思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两任丈夫(下) 作者:费思

    消息是叶景芳一名有点饶舌的表姐传出的。这位表姐对人说:“刚好是陈存良下葬后的第2天,景芳收到一封信,她大吓一跳说是存良的字迹。”



    她躲在一旁看信,看了一遍又一遍,连看3遍。她的表情很怪,先是发呆,然后生气,最后她流下眼泪,表情则很平静。

    然后她把信撕得粉碎,丢进马桶冲掉。我问她信中说什么,她说陈存良告诉她一个秘密,但如今他人死了,她不想再提。”

    她又说:“我猜一定是陈存良告诉她,为什么要自杀,因为景芳好像不那么难过了。陈存良的父母也问过她,但景芳否认有这封信,对他们说不知道比知道好。”

    不久,叶景芳离乡别井到城市生活,有人说,她手中有点钱,是陈存良给她的,还有保险金,但叶景芳不承认也不否认。

    叶景芳在城市生活了好几年,她明白往事不可能隐瞒,就从不遮掩往事,所以她交过两、三个男友都先后开始就结束。

    叶景芳也不难过,她淡然对友人说:“那表示他们不是真的爱我。”

    这一年叶景芳28岁了,离陈存良去世已有6年,而景芳红鸾星动,她认识了豁达而真心爱她的男友张维雄。

    张维雄已33岁,年轻时曾不务正业、浪荡江湖,几年前愤然改邪归正,以驾学生车为业,收入稳定遂有成家立室之念。

    他们两人是在一个机缘下认识,也许双方有缘份,他们很快就堕入情网。

    张维雄以前虽乱来,但这一回是找妻子,所以按部就班和叶景芳来往、恋爱。叶景芳把以前与陈存良的往事告诉他,张维雄不以为意,更开玩笑说:“我命够硬,你嫁给我最好。”

    两人遂有婚嫁之议,也择定良辰日子,名份已定,张维雄也老实不客气求欢,叶景芳也含羞默许,任准夫婿为所欲为。

    张维雄长得颇英伟,粗猛强悍自有一股雄性魅力,但他念书不多,算是个粗人,所以有人认为叶景芳是降低条件下嫁。

    不以为意

    但叶景芳不以为意,她对闺中知己说:“维雄有他的好处,他气量大、乐观、凡事看得很开,况且他是一个真男人。”

    巫山云收雨散之际,张维雄惊讶地说:“我真想不到你还是第一次。你说你和那位未婚夫恋爱订婚了好几年,我以为他和你一定什么了——没想到——”

    “他一直说要保留到我们结婚那一天,可是这一天未到,他就自杀死了。”

    张维雄把她紧抱在怀中说:“你和那小子无缘,你注定要嫁给我,所以连第一次都保留给我。”

    张维雄也虽然不介意,但还是喜欢自己是妻子生命中唯一的男人。

    他们两人很快就去注册结婚,也开始布置新房,叶景芳义不容辞地到张维雄住处为他收拾杂物。

    这一天,她看到几张旧照片,是在波德申海滨拍的,年轻的张维雄只穿着泳裤,露出壮硕而充满男性性感的身躯,他身旁有一个年轻男子,和张维雄勾肩搭背,态度亲昵。

    粗枝大叶

    叶景芳惊讶的问:“这个人是谁?”

    张维雄看了看,不以为意地说:“哦,这一个人好像叫丹尼,我不大认识他,我觉得他有点娘娘腔,后来避开他。”

    “那一晚我们在海滨喝很多酒就在沙滩上睡,他半夜摸我,他以为我不知道,后来他向我要电话号码,我给了一个假的,我想他是基佬,我对他没兴趣,虽然他长得漂亮。”

    张维雄又得意的半真半假说:“亚芳,你看你老公多劲,连基佬都要勾引我。”

    张维雄是个粗枝大叶的人,他没看到叶景芳脸上一丝啼笑皆非又苦涩的笑容,他也绝不会问:“怎么?你认识这个丹尼吗?”

    叶景芳何只认识,还曾经是丹尼的准新娘,丹尼就是在婚礼前自杀身亡的陈存良。

    但叶景芳并不是迟至此时,才从张维雄口中知道陈存良是个同志。

    早在几年前她就知道陈存良的性取向,是陈存良告诉她的,在邮寄给她的第二封遗书中,陈存良向她坦白一切:“……我不想自我欺骗、更不想欺骗你、害你一生,只有出此下策……”求她宽恕。

    叶景芳回想一切才恍然大悟,但她为陈存良保密,一来是同情他的痛苦与无奈;二来是他要求“请勿向我的父母透露真相,免他们加倍伤心。”

    当叶景芳看到这张照片时,她吃惊的是原来她的两位丈夫认识对方,更令她觉得荒谬的是她前任丈夫对她的现任丈夫曾有非份之想。

    当张维雄在床榻鼾声如雷时,在他身旁的叶景芳望着他,心中默想:“存良,我和维雄的姻缘,是不是你暗中撮合的呢?是不是你藉我来完成你的某一个心愿呢!”
    (二之二、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