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复工 创伤仍在 失业者 弱势群 仍需援助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行业复工 创伤仍在 失业者 弱势群 仍需援助

    (吉隆坡21日讯) 虽然我国各经济领域大开放,大部分行业已复工,求助者大减,奈何过去受到新冠肺炎和行动管制令的重创,还是有部分人群面对失业、三餐吃不温饱问题,需要协助。



    全球饱受新冠肺炎肆虐近两年,我国自去年3月落实多个阶段的行动管制令,导致各行各业都面对很大的冲击,不少中小型企业因此倒闭,人们失去工作,生活困苦,甚至还有不少人响应“挂白旗”活动,可见已是活在水深火热中。

    虽然目前我国疫情还未完全达到安全的水平,每日确诊数据反反覆覆,但随着我国接种率提升,相比高风险期间,疫情已是大幅度好转,政府也在6月宣布国家复苏计划,根据不同阶段开放各经济领预。

    巴生谷已在10月18日迈入国家复苏计划第4阶段,经济大开放,绝大部分的行业复工,协助人民重返正常的生活轨道。

    奈何,《中国报》抽样电访人民代议士和非政府组织,获悉虽然现阶段求助的人已不比落实管制令期间多,但社会上还是有许多人需要协助。

    他们说,虽然各行各业复工,但有的雇主以生意不好为由,解雇了部分员工,因此,还是导致部分人士失业。

    此外,一些弱势群体如老人院、孤儿院也因为过去的捐献者面对经济压力,减少捐献,导致他们面对物资不足和资金的问题。

    因此,人民代议士和非政府组织协助有需要人士的救援工作依旧不间断,根据不同的需求提供资助,尽所能协助他们度过燃眉之急。

    蔡伟杰:情况好转70%

    相比管制令期间有大批需要援助的人,如今情况好转70%。

    人民公正党雪州万挠区州议员蔡伟杰指出,随着经济大开放,许多行业复工,大部人都可以上班,要求援助的人确实减少了很多。

    他说, 之前服务团队每周都需要主动到各花园区派送物资,如今则比较被动,在接到情报或有者上门要求援助后,根据他们的情况提供相关援助。

    “整体的情况大概好转了70%,但还是有弱势群体需要我们帮助。”

    蔡伟杰说,虽然经济开放,人们都重新有工作,有收入,但因为之前受到的冲击太大,可能也无法在短时间内恢复过来,或者收入也减少了,还是需要帮忙。

    “包括有者无法承担孩子重新返校的开销,包括校车费,买衣服等,因为家里还有其它开销。”

    他说,有的行业至今也在苦苦挣扎,包括旅游业,收入大大减少。

    蔡伟杰(右2)移交物资给低收入家庭。(取自蔡伟杰面子书)

    慈善机构 缺乏经费物资

    疫情导致国家经济受挫,老人院、孤儿院、残障院等也遭殃,面对严重缺乏物资和金钱援助的困扰。

    《微笑开心齐向善》创办人王勇程指出,有关的弱势群体在管制令期间面对严重缺乏物资和金钱援助的困扰,即便重新开放经济,情况也不见有好转。

    他说,经济开放,各行各业复工但也元气大伤,老板们都在注重重振业绩,有的甚至也没有能力再帮助其他人,导致弱势群体接受到援助也减少了。

    “这些老人院、孤儿院等,一直以为都是靠大众的慷慨捐助才可以维持开销,如果少了捐献,就面对很大的困难,毕竟也还需要最基本的开销如租金、水电费等。”

    王勇程说,其组织是由一群善心人士组成,旨在做善事,帮助有需要的机构。

    “据我们所知,老人院、孤儿院、残障院等还是需要大量的物资和金钱援助,才能维持开销。”

    王勇程(左5)带领善心人士拜访孤儿院,捐助物资。

    林立迎服务中心
    每日依旧不少人求助

    疫情尚未稳定,经济不景气,民主行动党甲洞区国会议员林立迎的服务中心每日依旧有不少人上门求助。

    林立迎告诉《中国报》,不仅是服务中心,其手机、面子书、服务中心热线等,每天都还是一样接到不同的求助要求。

    他说,虽然与管制令期间相比,现在的求助的人可能少了50% ,但还是有很多人需要获得社会的关注。

    “很多人还是失业,有的老板自管制令开始就以生意不好解雇了员工,员工之后都无法找到工作, 没有金钱收入,生活困苦。”

    他说,当中不少是厨师、杂工、工厂劳工等,都是属于B40级别的一群,需要援助。

    “因此我们的食物银行也还在操作中,也保持免费派午餐给有需要的一群,直至另行通知。”

    无家可归的一对情侣到林立迎(右)服务中心求助。(取自林立迎面子书)

    薛富丰:独居老人生活困难

    新冠肺炎期间,除了低收入家庭,独居老人也面对生活困难问题。

    吉隆坡中华大会堂秘书长薛富丰说,随着各行各业复工,向隆华堂要求援助的人群确实有减少的趋势。

    他说,过去隆华堂一直有为贫穷家庭提供适物篮,有者在复工后坦言不需要再资助,但有助也希望继续活动协助。

    “有的人虽然恢复工作,但收入可能受疫情影响减少了,所以期望我们继续帮助,但我们会在进一步了解后,根据需求作出分配,确保资源分配做好,没有浪费。”

    薛富丰也说,除了贫穷家庭,他最近也十分关注人民组屋的独居老人问题。

    “我近期帮助两名居住在同一座组屋的独居老妇,其中一人70多岁,因为行动不便,向邻居求助,邻居再联系我。”

    他说,老妇有尿酸等疾病,之前只接种了一剂新冠肺炎疫苗后耽搁了,在他安排后才完成2剂接种。

    “我们之后也为老妇购买了床、电视机、洗衣机还安装坐式马桶。”

    他说,独居老人也需要社会关注,尤其确保他们已完成接种,对抗新冠肺炎。

    薛富丰(右)探访独居老妇,提供协助。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