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两任丈夫(上) 作者:费思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两任丈夫(上) 作者:费思

    自那件事发生后,叶景芳就离开了家乡,她不想触景伤情,也不想听蜚短流长。



    没有女人能忘记生命中这么一件事,即使家乡的人,在几年后也还记得叶景芳和陈存良的事。

    他们会感慨说:“陈存良和叶景芳真是珠联璧合的一对呀,每个人都以为他们会白头偕老的,他们两人只差还没有举行婚礼呀,根本就和夫妻差不多了。”

    这是真的,虽然还没行婚礼,陈存良和叶景芳在法律上已是夫妻了。他们在决定举行婚礼时,在双方长辈的建议下,就先行注册为夫妇了。

    在那件事发生时,陈叶乾坤两家也正在积极筹备婚礼,还有一个月,就是一对新人结婚的大喜日子。

    陈家是镇中的大户,家境可谓富裕,亲友都说叶景芳好福气,不仅一嫁入就可当锦衣玉食的少奶奶,陈存良更绝对会是一个温柔体贴的好丈夫。

    叶景芳私底下也承认自己好福气,因为准夫婿不只性情人品一流,外表更出色,每个人都赞长得温文尔雅的陈存良如玉树临风。

    陈叶两家有远亲关系,叶景芳自小就认识陈存良。在含苞待放的年纪,叶景芳就已经暗恋比自己年长3岁的陈存良。

    刚好陈家两老也喜欢温柔秀丽的叶景芳,叶景芳的父母更巴不得能结上这一门贵亲,暗中一直设法撮合,这一对年轻人时常有机会见面。

    若即若离

    两人渐渐已长大成人,到了适婚年龄,当亲友都认为他们这一对是打风也甩不掉的情侣时,已经渐成熟的叶景芳反而不是那么有把握。

    叶景芳觉得困惑,因为陈存良有时对自己颇亲密,但有时却又若即若离。

    陈存良对外人笑口常开,只有叶景芳偶尔会看到他忧郁的一面。

    有一次,叶景芳听到陈存良长吁短叹,她忍不住问:“你有什么困难,能不能说出来,也许我可以帮到你?”

    陈存良这一次没有强颜欢笑,反而阴郁的说:“我的确有心事,但说出来也没有人可以帮到我。”

    他又笑说:“景芳,你已经帮我很多了。”

    叶景芳清楚记得,他们说这些话时,正是那件事发生的一个星期前。

    本来他们应该是更早就已经结婚了,但陈存良却要求展延多半年,他的理由是有一次去算命,获得这个忠告,叶景芳和两家长辈都认为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笑容忧郁

    那件事发生的那一天中午,陈存良还陪叶景芳去试婚纱,因为下个星期他们要先行拍摄结婚照片。

    叶景芳没有发觉未婚夫有何异样,陈存良的笑容带有一丝忧郁,但他向来就这样,也是这一抹带着忧郁的笑容,令不少年轻女子神魂颠倒。

    那个晚上,陈存良没有回家,他失踪了。

    第二天一早,陈叶两家和其他亲朋好友倾巢而出,去找陈存良。

    在上午10点多就知道陈存良的下落了,他在一家旅舍悬梁自尽,叶景芳听到这个恶耗,惊吓得晕倒。

    每个人都认为陈存良天生好命,家中有钱,又长得出色,人也聪明,又即将结婚,新娘也美丽温柔,他为什么要自杀?他没有理由轻生。

    真的,没有人明白陈存良为何要自杀。

    陈存良有留下遗书给父母和叶景芳,但都只是要求他们宽恕,口口声声对不起,信中没有提非死不可的原因。

    也有人谣传陈存良得了绝症,但不能证实。

    后来有人传说,只有叶景芳知道陈存良为什么自杀,人们传说陈存良还有一封秘密遗书给叶景芳,向她说出他不想再活下去的原因。
    (二之一、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