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百份百证明(下) 作者:费思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百份百证明(下) 作者:费思

    朱芳梅瞪大眼睛说不出话,费了这么多功夫才找到朱亚烈,没料到他竟然说∶“我只是你名义上的父亲。你的生父是别人,但我不知是谁,你妈妈没告诉我。”



    朱亚烈说∶“我是你的堂叔,我和你妈妈是堂姐弟,是同一个曾祖父生的。”

    “你妈被人骗且怀了孕,她不要打胎,硬硬要生下你,后来在亲友的劝告下,要为婴孩找个名义上的父亲,否则孩子长大后会很麻烦,她要求我帮忙,我答应了,但我和她都保持秘密。”

    朱芳梅忍住心酸,苦涩的问∶“堂叔,为什么妈妈硬硬要生下我,其实她不怎么爱我。”

    朱亚烈说∶“堂姐脾气硬,她说要惩罚那个负心人,据我所知,她有告诉对方她生了一个女儿,要让他一辈子内疚。”

    朱芳梅说∶“但我不知道生父是谁。”

    朱亚烈叹一声说∶“堂姐是故意这么做,这样你们父女见面也不相识。”

    朱芳梅很快和韩景峰结婚了,不久韩景峰奉派调到另一州,举家迁往。

    朱芳梅就是在这时认识她干爹洪俊明。

    洪俊明是当地的社会闻人,地方贤达,他是一名商人,生意颇具规模,朱芳梅是一次陪同丈夫出席宴会时邂逅洪俊明。

    洪俊明见到她时颇失态,一直盯着她望,后来他才解释∶“说来你不相信,韩太太,你的样子酷肖家母年轻的时候。”

    自然洪俊明就很主动的和他们接近,后来还拉了妻子一同出面,认了朱芳梅为干女儿,从此不仅以干爹自居,还真的视朱芳梅如亲女,给予各方面的照顾。

    洪俊明对朱芳梅超乎寻常的好,先就引起“干妈”的妒嫉,后来连洪俊明已成年的儿女都大感不满.谣言就这么传出,说这一对“干爹干女儿干到床上去”。

    回避避嫌

    幸好韩景峰明白洪俊明真的只是视朱芳梅为女儿。最初朱芳梅听到谣言还想回避干爹,但韩景峰却说∶“避什么嫌,真金不怕红炉火,我信任你和干爹就够了。”

    有时朱芳梅也会怀疑说∶“为什么干爹对我这么好?”

    韩景峰打趣道∶“也许干爹是你那位不知名的生父。”

    十几年就这么过去了,朱芳梅和丈夫也生了好几名儿女,干爹是他们家中常客,但朱芳梅和干妈是面和心不和,除了新春拜年,平日从不见面。

    洪俊明此时也老了,一日在睡梦中去世,令朱芳梅难过的是干爹的妻子与儿女竟下逐客令,不准她以义女身分执绋,更当面羞辱她是“狐狸精”,令得同行的韩景峰大怒,几乎和他们大打出手。

    然后,律师通知朱芳梅出席聆听洪俊明的遗嘱,洪俊明留下颇丰厚的财产,孀妻儿女都有一份,令朱芳梅大吃一惊的是,干爹不仅对她有馈赠,而且是最丰厚的一份。

    洪俊明的妻子儿女顿时大骂朱芳梅,场面混乱,要不是韩景峰亮出腰间的枪械威吓,可能他们还会趁机扑打朱芳梅。

    有血缘关系

    律师警告洪俊明的子女∶“令尊早预料到这种局面,他还有另一条遗嘱,谁人敢挑战朱芳梅继承财产的权力,就先失去自己的继承权。”

    朱芳梅含泪对丈夫说∶“我知道干爹一向对我好,没料到他对我好到这样的地步。”

    韩景峰平静的说∶“父亲对亲生女儿好,没有什么好奇怪。”

    朱芳梅一惊∶“景峰,你说什么,干爹是我父亲?”

    韩景峰点头∶“是,我曾去调查过为什么干爹对你那么好,我一查出你母亲年轻时曾和一个姓洪的男子密切来往,就几乎猜出一切。”

    他笑说∶“要不然为什么我不吃醋,尤其外头传得那么难听的时候,因为我已知道洪俊明是你的生父。”

    “你还记得他说过吗?你长得像他的母亲,这更证明你和他有血缘关系。”

    朱芳梅怔住,良久才说∶“为什么他生前不和我相认?”

    韩景峰说∶“也许他怕你恨他,又不敢冒险,怕你拒绝他的亲近。而且干爹的社会地位与名望,已经不能和你相认,但他对你内疚则是真的,所以他尽量对我们好来赎罪。”

    朱芳梅轻叹∶“但,这到底也是一种猜测,不能百分百证明干爹是我的亲爹啊!”

    韩景峰说∶“别傻了,干爹一定早就证实你是他的女儿,才会留下一半可观的财产给你,他给你的爱与关怀,完全是一个父亲对女儿的关爱,这已是百份百的证明了。”
    (二之二、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