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百份百证明(上) 作者:费思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百份百证明(上) 作者:费思

    在干爹去世时,朱芳梅心中极哀伤,因为干爹对她非常好。他们虽然不是血亲,却真的父女情深。



    也许就因为如此,就有一些难听的闲话传出。

    但朱芳梅一笑置之,不以为意,况且她的丈夫韩景峰是绝对信任她,那些闲话还是韩景峰在外头听到后,当笑话说给她听。

    但朱芳梅从没有想到,在干爹去世后,谣言更不堪,而且掀起轩然大波。

    朱芳梅在和丈夫恋爱时期,最喜欢韩景峰拥抱她,不是情人那种拥抱,是更似成人拥抱娃娃那种拥抱。

    能有温香软玉抱满怀,韩景峰自然很乐意时常拥抱女友,韩景峰也明白为什么女友喜欢他这种男人有力的拥抱。

    朱芳梅曾惆怅地说∶“我从来没有被父亲拥抱过。”

    她低声说∶“甚至母亲也很少拥抱我,她太忙,忙着找生活。”

    在两人恋情刚萌芽时,朱芳梅告诉韩景峰∶“我出世不久,父亲就死了,我和母亲相依为命,几年前,母亲也病逝了。”

    在热恋时,朱芳梅才向韩景峰说真话∶“我想我的父亲可能还在世。”

    韩景峰自然有些惊讶∶“这是怎么一回事?”

    朱芳梅困惑地说∶“其实我也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我妈也姓韩,小时很多人以为我跟母姓,其实不是,我父亲也姓韩,在我的出世纸上,他的姓名是朱亚烈。”

    朱芳梅带点难过说∶“在我小时候,母亲一向很少抱我,一来她忙,二来我认为她对我是爱恨交加,因为我是一个不受欢迎的生命。”

    未见过父亲

    韩景峰诧异∶“为什么?”

    朱芳梅苦笑∶“老掉牙的爱情悲剧,一个女子遇上一个负心人,她怀孕了,他不认账。母亲无奈生下我。”

    她望着男友说∶“但有一件事我想不通,母亲生前不讳言被父亲抛弃的事,她在我面前常把我的父亲骂得狗血淋头没一句好话。”

    韩景峰插嘴∶“这是可想而知的事。”

    朱芳梅轻轻摇头,然后说∶“其实我也不是从来没见过我的父亲,在我12岁那年要出身分证,一定要父亲带我去申请。”

    “然后,母亲不知怎么找到了生父,我们3个人在登记局前碰面,我知道母亲恨死我的父亲,但是,没想到他们见面的时候,母亲又能心平气和的与他谈上很久,并不像平时她所说的见了他的面要噬他的肉、喝他的血。”

    韩景峰听了大感兴趣,他笑说∶“也许令堂对令尊也一样旧情难忘。”

    朱芳梅摇头∶“我妈妈不是这种优柔寡断的人,她恨一个人就恨到底,我小时都挺怕她的。”

    知道女友不幸的身世后,韩景峰对朱芳梅更呵护备至,而且尽快向她求婚。

    无羞惭之意

    他更建议∶“既然你还有父亲,也许可以邀请他出席我们的婚礼,你多一个亲人也是好的,而且也可以了解他和你母亲之间的恩怨。”

    朱芳梅懊恼的说∶“我不知他的下落。”

    韩景峰笑道∶“我帮你找,你别忘了,我好歹也是警官,我可以叫人去找。”

    他又问∶“你可认得令尊样子。”

    朱芳梅说∶“见到了大概还能认得,记得我12岁那年见到他时,他大概37、8岁,我觉得他有点流氓样。”

    韩景峰笑道∶“这就好办,编入寻人的圈子。”

    3个月后,一天韩景峰兴高彩烈的对未婚妻说∶“找到了,我找到你的父亲朱亚烈了。”

    “你小时眼光真准,朱亚烈年轻时是个流氓,他后来成了家,有好几个儿女,应该是你的同父异母弟妹。好像在你三、四岁时,他就结婚了。”

    朱芳梅听了心中百感交集,对这个父亲真是爱恨交加,但为了解开心中的疑云,她决定去找朱亚烈。

    朱亚烈高兴见到朱芳梅,但他毫无内疚羞惭之意,令朱芳梅既生气又不解。

    朱亚烈却即刻给予答案∶“芳梅,没想到你这么大了,就要做新娘了,但是恐怕会令你失望,我和你是亲戚,但我不是你的父亲。”

    (二之一、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