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新兴行业.只招待非穆 禁博彩 恐 引社会问题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非新兴行业.只招待非穆 禁博彩 恐 引社会问题

    (吉隆坡15日讯)日前中马吉隆坡有烈酒课题,现今北马吉打有博彩业课题,两大课题因有宗教敏感色彩而引起全国关注,令人担心上述课题会衍生其他社会问题。



    吉隆坡市政局发布出售烈酒的指南,吉隆坡的杂货店、便利店和传统华人药材店,从本月1日起禁止售卖烈酒,只能售卖药酒和啤酒。

    吉打州大臣拿督斯里莫哈末沙努西昨日在提呈吉州2022年财政预算案后指出,吉州政府为打造吉州成为“零赌博”州属,不再批准和更新投注站的商业执照(Lesen Premis)。

    《中国报》记者就上述课题抽样电访雪隆区议员和政党地方领袖,他们皆认为,酒业和博彩业并非新兴行业,且只是招待非穆斯林顾客,不解为何突然被挑起课题。

    针对吉打州博彩业无法更新商业执照,他们认为,赌客失去合法的投注渠道,或令该州非法赌博业更猖獗,非常赌博集团从中得利。

    “现在市场上已经存有非法博彩的活动,一旦赌客无法在吉打的店面投注,可能就会光顾非法博彩。”

    他们提及,禁止更新商业执照会令州政府失去执照收入,中央政府也会损失部分税收。

    另外,他们指出,不允许更新商业执照意味着所有投注站必须关闭, 就职的员工也会因此而失业。

    “州大臣虽然有权力作出这个决定,但当中不应该有宗教的色彩,是否参与赌博是非穆斯林的选择。”

    购买博彩是非穆斯林的乐趣之一。

    麦嘉强:不应带入宗教因素
    民政党联邦直辖区主席麦嘉强指出,吉打大臣拿督斯里莫哈末沙努西虽有权力决定博彩执照能否更新,但不应该让把宗教因素带进来。

    他强调,莫哈末沙努西在此课题上套上宗教的名义是不对的, 因赌博与否是非穆斯林选择。

    他说,拥有执照的博彩并不是非法获得,现在吉打州不更新这个行业的执照,原本投身此行业的志愿去向何去何从。

    他直言,伊斯兰教义是不能伤害自己身体或他人身体,而香烟从来没有好处,为何吉打州政府不禁烟?

    “在禁赌课题带入宗教是不理智,我质疑吉打州政府不禁烟是担心会失去选票,但是却没想到禁赌也会流失非穆斯林选票。”

    他说,拥有执照的博彩并不是非法获得,现在吉打州不更新这个行业的执照,原本投身此行业的志愿去向何去何从。

    “如果撇除宗教,州大臣有绝对的权力做上述决定,但如果是宗教的角度,当他声称维护宗教,那因博彩店关闭而失业的人会对伊斯兰产生负面印象,莫哈末沙努西这样还是在维护宗教,或是陷宗教不义?”

    至于吉隆坡的烈酒课题,他认为,当局不需要禁酒,而是设法让业者确保购买烈酒的人士不会醉酒驾驶。

    “这情况就像餐厅开放堂食,业者必须确保食客已经完成接种疫苗,这是一个共同责任,买卖烈酒也是一样,但是如果顾客买酒喝,业者有责任确保不会醉酒驾车。”

    王晓庭:直接冲击业者员工

    吉隆坡市政局谘询委员拿督王晓庭质疑吉打州政府为何在经济准备复苏的时候,突然作出禁止更新博彩业执照的宣布,为业者和员工带来直接的冲击。

    她指出,宪法允许大家有宗教信仰的自由,现阶段应该朝向进步和经济重组的方向前进,而不是冒出极端的宣布。

    她说,这个宣布为博彩业业主带来麻烦,也直接导致原本的员工失业。

    “博彩业并不是新的行业,不解为何突然被针对,也担忧这是温水煮青蛙的前奏。”

    林立迎:疑背后有政治意图
    甲洞国会议员林立迎推测,吉打州的博彩业课题是冲着马六甲州选而来,背后有着政治的意图。

    他说,吉打州政府不应该将宗教色彩带进来,一直以来,无论是卖酒的店或赌博场所,都有阐明只接待非穆斯林。

    “先是吉隆坡的烈酒课题,现今是吉打的博彩课题,‘大马一家’政府应该作出交代。”

    另外,他认为,吉打州政府在作出这个决定时,应该跟博彩业者谈,因博彩业实际上不如外界讲的那么好生意,有些分店甚至还会亏钱。

    他说,非法赌博业很猖狂,赌客不仅可以投注本地的博彩,甚至可以买外国的博彩,奖金也高。

    “市场上原本有些赌客是参与非法博彩、非法赌场,如今连合法的博彩途径都没有了,只会让非法赌博业从中得利和更猖狂。”

    他说,这个决定令吉打州政府损失了执照费收入,连带中央政府税收也减少,而无法监督州内的赌博活动。

    蔡伟杰:非法博彩更猖獗
    万挠州议员蔡伟杰认为,吉打州政府不更新博彩业的执照,可能会导致非法博彩更猖獗。

    他指出,虽然不鼓励赌博,但我国是多元种族和宗教的国家,赌博是非穆斯林的自由和权力,各民族之间应该彼此尊重。

    他说,一旦吉打州禁止合法博彩业,间接鼓励非法的渠道购买博彩,造成非法博彩业更猖狂。

    “在做这个决定之前,吉打州政府应该衡量在打击非法博彩下了多少功夫。”

    另外,他说,这个课题政治化后领国盟和国阵的分裂越来越明显,以伊斯兰党领导所做的决定,相信国盟和国阵应该都感到错愕。

    “如果每个国盟执政州属都有禁止博彩业的举动,对中央政府的税收重挫。”

    他直言,在接近选举的时候突然挑起课题,相信非穆斯林会感觉极端和遭到剥夺权力,引起愤怒的情绪。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