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重新规划摊格争执 小贩 中介 闹市大吵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为重新规划摊格争执 小贩 中介 闹市大吵

    (吉隆坡15日讯)华联花园早市小贩公会与吉隆坡市政局中介人积怨已久,周一早上市政局下令关闭早市进行重新规划摊格工作,引起众小贩不满激起怒火,更与在场一名女中介起争执,爆发激烈口角!



    早市一名华裔妇女小贩怒火中烧,当场指着该名女中介破口大骂,女中介不甘呛声反击,双方全程污言秽语,粗口横飞,围观小贩也纷纷加入骂战声援女小贩。

    所幸双方仅口角之争,没有动手,女中介难敌众小贩谩骂,躲开前往附近茶室避风头,市政局执法组官员在早上10时抵达,驱离小贩要关闭早市,早市小贩公会主席陈健国也马上赶往协调。

    陈健国与秘书李亚华于市政局执法官员抵达前,在早市附近的会所召开记者会指出,小贩公会不满中介人插手干预公会事务,并要求与市政局开会正面对谈此事。

    陈健国说,早市小贩集体抗议中介人联合市政局压迫,导致小贩们营业多年的摊格被缩小甚至移位,公会已收集众小贩会员的联署签名,表达强烈不满和抗议。

    他指出,中介人上周四递交市政局公函给公会,通知从今日(15日)至17日期间,一连3天必须关闭华联花园早市,以进行髹漆重新规划摊格,小贩于18日起被安排在新规划的摊格营业。

    他说,众小贩反对重新规划摊格,有的小贩摊位变相被缩小,且中介人递交的公函没有官方盖章与签名,公会曾对此询问市政局,被告知市政局没有展开规划摊格行动,所以小贩今日才继续营业。

    他说,公会将会致函吉隆坡市政局,要求谈论一直以来中介人过度干预公会的事项,并提呈小贩联署签名反对规划摊格的文件,反映小贩的心声。

    妇女小贩(左)怒火中烧,对着站在路边的女中介(右)破口大骂。
    小贩与中介人在早市爆发骂战,引来民众围观。

    (视频:卢淑敏)

    陈健国:中介称认识黑道
    向小贩鸠收高额费用

    陈健国指出,中介人插手公会的事务,越过公会向小贩鸠收清洁和管理费,甚至擅自调高收费,原本早市小贩在行动管制令期间,每个营业摊格一天缴付5令吉,调涨到15令吉至20令吉。

    他说,早在1年前,他接获无显示号码的来电,对方自称是市政局中介人,要求他配合,否则会“对付”他。

    “对方宣称权力渗透吉隆坡市政局,还认识黑道大哥,若我不合作就找人对付我,私底下更叫一些非会员小贩攻击我!”

    他指出,过去公会向每个小贩摊口征收3令吉作为清洁费,由于管制令期间聘请志愿警卫团成员驻守值勤,该费用增至5令吉,然而中介人却越过公会,找来黑道人物向小贩鸠收费用,且涨幅甚大。

    他说,小贩会员感到害怕,唯有缴付高额费用,连一些非会员小贩也被迫缴费。

    他指出,以往华联花园早市有100至200摊小贩营业,在疫情及管制令期间,小贩增加到300至400摊,其中一些是非会员小贩,因生活艰辛,他也不为难。

    他说,中介越过公会向小贩征收费用,还擅自调涨费用,甚至提出要求撤换志愿警卫团成员,做法十分过分。

    陈健国(左)与李亚华召开记者会,表达小贩公会不满中介人插手干预公会事务,要求与市政局开会正面对谈。

    陈健国:
    接通知与市局会议
    却被告知临时取消

    陈健国指出,自从政府开放领域,吉隆坡市政局允许早市营业,两度致函通知华联花园早市公会,于上月7日与14日分别在市政局总部及旧古仔分局召开会议,惟这两天公会成员都有前往开会,皆被告知临时取消。

    他说,在8月期间,市政局允许华联花园早市重开营业,批准公函是由中介人递交给他,信头的名称并不是他,然而地址却是他家,令他质疑信函的真伪。

    他指出,公会中众会员小贩对中介人的举动积怨已久,在8月期间小贩们集体向旧巴生路警局、沙登警局及吉隆坡地区的警局报案。

    李亚华指出,公会已收集了98%,约300名小贩会员的联署签名,将提呈市政局以表达反对重新规划摊格的心声,其中有的小贩从3个摊格被缩减成1个摊给,难以开档营业。

    他说,市政局在2年前已计划重新规划该早市的小贩摊格,因疫情而受拖延,如今当局采取规划摊格行动,小贩们必须亲自传达心声,而非通过当局的中介人。

    李亚华收集约300名小贩会员的联署签名,将提呈市政局表达反对重新规划摊格的心声。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