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算账(上)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算账(上) 作者:雅蒙

    外表不起眼,衣服打扮甚至予人一副寒酸味的黄德明,看起来不像是律师,只像个普通文员。



    可是,黄德明的确是律师,但他不是出庭的刑事案律师,他只是“商业律师”,替客户办房屋地产买卖、割名、离婚以及立定遗嘱这些业务。

    黄德明的办事处也不讲究,而且久未装修,已透出脏又旧的味道,他不是大律师楼,他不需要排场。

    但是黄德明的生意不错,因为他收费比一般同行略低,而且他有他的一套,他参加很多活动,只要能参加的乡团、社团他都参加。

    就连什么气功班、太极班,他也会去参加打几个转,到处派发名片、上面还注明持名片来会获得优待10%。

    别说,这些还真奏效,所以黄德明别的地方吝啬,但印名片他十分舍得花钱。

    黄德明因为节俭,他所用的职员也不多,只是三、四位,工作量冗多且薪水不高,她们总做了一阵略有经验就蝉过别枝另谋高就,所以时常拖住了黄德明的工作。

    遭人枪杀

    遇到这种情况,黄德明就优先服侍大客户,把他们的委托先办妥,至于等闲的小客户,他则以陪笑脸来应付,这些小客户也就气消了。

    黄德明曾洋洋得意地对人说:“我相识满天下,而且没有一个敌人。”

    但一天傍晚,黄德明下班回家,就在楼梯口遭人枪杀,当场丧生。

    知道黄德明为人的朋友都有点吃惊,他的家人接受警方调查时都异口同声说:“黄德明不轻容易得罪人,他不可能有仇人。”

    但是,查案警官说:“黄德明身中3枪,一在额头、一在心脏、一在胃部,枪枪致命。这是谋杀,他肯定有仇人要置他于死地。”

    自种祸根

    几个月过去了,黄德明被杀案毫无凶手的线索,再过一阵子,这宗谋杀案就会成为悬案。

    在黄德明去世前2个月,报上曾刊出一宗意外新闻,没有人会联想到和黄德明被杀有关,而黄德明种下祸根,则又是这宗意外发生的3个月前。

    这一年已45岁的林伟明,年轻时是个小混混,到了人近中年,仍然是个老混混,没有一技之长,也无正业。

    可是,林伟明有一点比其他无业游民强的是他有一间排屋平房,那是他多年前有一次中万字票时买下的,他一直租给别人,租屋够付分期付款。

    由于这间屋子位于八打灵的好地段,房屋随着时日增值,如今估计大约值25万。

    林伟明仍是王老五,当他一些同捞同煲的老友开始为晚境忧虑时,林伟明大刺刺的话很刺激他们:“我不怕,我有一间屋子,卖掉了有200多千,够我住养老院。”

    林伟明目下无妻无儿,但有一次他曾向老友透露:“虽然我没有正式结过婚,但我曾和一些女人好过。”

    “有一个女人曾说她怀了我的孩子,我不懂是真是假,改天有空,也许我会去查查清楚。”
    (三之一、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