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结婚礼物(下)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结婚礼物(下) 作者:雅蒙

    微醒的袁重德怒道:“你太小看我,我从不逃避现实,如果米秀仍然爱你,我会成全你们。”



    乔斯微笑:“你何必先妄自菲薄,米秀很可能真的爱你,不过要找出真相,就一切听我安排。”

    第二天,袁重德酒醒后深悔孟浪,但他也真的想知道真相,他不要一辈子猜疑妻子心中是否还有旧情人的影子。

    一天,袁重德接到乔斯的电话后,再接到米秀的电话:“乔斯约我上他家去,说有一份结婚礼物要送给我,但一定要我一个人去拿。”

    袁重德高兴,米秀没有隐瞒他和乔斯见面,但他也担心乔斯不知会说些什么向米秀探听真相,米秀到了乔斯的公寓。

    她笑说:“礼物呢?快拿来。”

    乔斯也笑说:“我们先说几句话,才能送礼物给你。米秀,我们说真心话,外面有人还传说你对我仍有情,是真是假?”

    米秀一愕,然后清脆地笑说:“怎么可能,我的心里从头到尾只有重德一个人,我会和重德厮守一辈子,相爱到白头。”

    乔斯不甘说:“米秀,我以为我们曾经相爱过?”

    米秀摇头:“乔斯,你怎么会误会,我们一向只是好朋友,我是非常喜欢你,但我不爱你,我爱的是重德,我不是告诉过你吗?那时我和重德分手,心中痛苦,你常来安慰我,所以外人才以为我和你恋爱,但你明白的。”

    “那时我傻,错失了大好良机,我应该努力追求你,不应该去巴黎。”

    米秀说:“没用,乔斯,我那时是迫不得已和重德分手,但我的心里只有他。”

    米秀说:“在我心中,没有人比得上重德。乔斯,你很出色,但在我心中,十个你也还是比不上一个重德。”

    莫名其妙

    她笑说:“好了,你这家伙别再莫名其妙,小心重德听到会揍你一顿。礼物呢?快拿来,我要去找重德陪我试婚纱。”

    乔斯神秘地笑说:“我的礼物是很抽象的,我已经送了你一个会一辈子全心全意爱你的好丈夫。”

    米秀瞪他一眼:“神经病,不理你了,我会叫重德来追礼物。”

    米秀走了,一个高大的男子走出来,是袁重德,他一直躲在隔壁一角偷听。原本他手心紧张得流冷汗,但现在他笑得见牙不见眼,他的心病已抛到九霄云外了。

    乔斯望着他微笑:“你已经听得一清二楚了,好家伙,我真嫉妒你,没料到米秀那么爱你,令我面目全无,信心全失。”

    袁重德只是傻笑,乔斯说:“你不应该再怀疑米秀!”

    袁重德惭愧地说:“是的,今后我会加倍爱她,我现在就找她,她在婚纱店等我呢!”

    一个星期后,袁重德和米秀的豪门贵族化婚礼轰动全城,袁重德的欢欣人人可见,都说他是最快乐的新郎。

    一对新人赴加勒比海群岛蜜月,一日炎炎午后,米秀在树下喝冰茶,手提电话响了,她一看号码是乔斯,微笑接听。

    加倍爱护

    “新郎呢?”乔斯笑着问。

    米秀笑说:“正在睡觉。”

    乔斯笑说:“一定是透支过度,如今在补充精力,准备晚上再大战一千回合吧!”

    米秀笑说:“你狗嘴长不出象牙,不和你说。”

    乔斯正色说:“重德对你如何?他那天说会加倍爱你!”

    米秀得意地笑:“何只加倍,以前如果他爱我一千倍,现在是一万倍。”

    乔斯取笑她:“嫁此多情夫婿,你夫复何求。”

    米秀说:“是的,但是要谢谢你!”

    乔斯笑道:“重德再也没有料到,我们的对白是彩排过的,而且是蓄意让他听到的。”

    米秀轻叹:“为了双方,这是我们不得不做的事,他快乐,我也开心,谢谢你!”

    乔斯说:“其实是我要谢谢你,我一直没料到我们分手的原因,你竟然没告诉重德。”

    米秀正色说:“重德没有必要知道。”

    乔斯轻叹:“米秀,我确曾努力过,我有心无力。”

    米秀轻声说:“何必说这些,我了解你就是,我们永远是好朋友。啊,重德醒来了,你等等,我叫他和你说几句,他还是说你欠我们一份礼物。”

    米秀望着丈夫笑着向乔斯讨礼物,她心想:乔斯送的礼物最大,可让我们一辈子坦诚相爱,只是我不能向重德解释。

    米秀还有一件事不能告诉袁重德,乔斯一直是关在橱柜中的同志,他曾努力去爱异性,但连他最欣赏的米秀他都不能够爱,他决定远走天涯去过自己要过的生活。
    (二之二、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