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经济饭不再经济 明码标价 不牙痛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当经济饭不再经济 明码标价 不牙痛

    (巴生8日讯)唯有明码标价,才能剔除屡屡引发争议的餐饮业者“心理价码”歪风,尤其是俗称“平民食堂”的杂饭摊!



    浮罗交怡水上餐厅疑砍菜头事件持续发酵,尽管贸消部一直以来明文规定,餐饮业者必须明码标价,让消费人一目了然,唯该业者的标价不清晰引发争议。

    而类似情况一再发生在杂饭摊,导致原本被称为“经济饭”的杂饭,被揶揄越来越不经济,顾客与小贩之间因价格争锋相对的戏码也不时上演。

    雪隆贩商公会联合会以一直以来,劝告同业必须明码标价,一来保障自己,二来对顾客公平,避免不必要麻烦,然而大部分杂饭小贩依然不听劝告。

    该会投诉局主任潘国全受询时向《中国报》记者指出,雪隆的餐饮同业几乎都有遵守贸消局条例,即在餐牌、摊档或告示牌等,清楚列明每道食物或饮料的价格,有者甚至连加料价格也阐明。

    不过,他说,该会发现大部分杂饭摊没有标价,业者给的理由,例如材料成本每天不一样、顾客拿取食物的分量不一致等,导致他们无法直接标价,只能在顾客拿完食物后,才算价格。

    “结果,在没有明码标价下,往往容易引发争议,因为业者和顾客都有各自的心理价码,一旦超出顾客心理价码太高,就会引来砍菜头的质疑。”

    他强调,明码标价是小贩和业者的基本责任,也是一项法律,因此任何理由都是藉口,公会过去也一直提醒和劝告同业,务必把价格列明清楚。

    他说,一些杂饭小贩,以配套方式标价,例如“1菜1肉xx令吉”、“1菜2肉xx令吉”等,有一些专卖店也由员工负责取食物,确保分量刚刚好。

    “每种餐饮业,材料成本会上下浮动,杂饭摊不能以此作为理由拒绝标价,他们应该要从中取得一个平衡,一定要标价。”

    据了解,之前有也有一些杂饭摊,以秤重方式计算价格,也有杂饭摊只收一个价格、菜肉任拿,获得顾客好评。

    一些餐馆直接把菜品的价格贴在墙上,让所有顾客一目了然。

    李富豪:讲求诚信
    可举报 违例商家

    巴生市议员李富豪指出,尽管地方政府没有针对商品价格的执法权,惟贸消部已经明文规定所有商品,包括熟食都必须明确标价,因此希望商家和小贩遵守,避免遭到对付。

    他说,一些餐馆业者,只在餐单上写上“时价”,尤其是螃蟹、虾、鱼等海鲜类,这也是价格不清晰做法,即使业者在顾客询问下给出价格说法,但是顾客往往也没有明确概念,因此非常容易在拿到收据后,引发争议。

    “如果业者没有明码标价,消费人绝对可以向贸消部举报。”

    他认为,做生意本来就是要讲求诚信,因此清楚标价是最基本的原则,不同顾客对价格的概念也不同,标了价、值不值,就看各顾客的能力,早前榴莲买卖也因没有明价而引发争议。

    他希望各行各业都必须响应明码标价,包括缕缕引发争议的杂饭摊。

    “杂饭业者不能嫌麻烦,因为标价是他们的责任,他们可以参考外国的做法,除了配套方式,也可以以颜色牌、区域来区分价格、以勺子或员工自盛方式来决定分量等。”

    一些消费人拿菜时,心里都会战战兢兢,担心拿多了会超过心理价码。

    市民吃得战战兢兢
    饭钱业者说了算

    “每次吃杂饭,心里就不自觉上演一出谍战式的内心大戏……”

    浮罗交怡水上餐厅疑砍菜头事件发生后,就有读者向记者诉苦指出,餐馆没有明码标价,确实让顾客感到为难,有时追问价格详情,业者也会露出一脸不悦,也会被人误会“吃不起”。

    这名读者指出,每个人对每样产品,包括食物都有“心理价码”,贵或便宜也很个人,因此明码标价才是“真理”,没有标价就是“理亏”。

    “每次吃杂饭时石都会战战兢兢,要猜测业者到底会算他多少钱,很怕不小心被算太贵,又无法放回去,拿多拿少你内心很纠结。”

    他还说,有时候一样的菜品和分量,在不同天却有天渊之别,一切价格都掌握在业者口中,非常无奈。

    他说,每次一有争议,业者总是有他算贵的道理,他认为既然业者都自认价格合情合理、站得住脚,那就更应该“光明正大”标价,没必要衍生争议。

    无论是什么形式的餐饮业,都必须明码标价,避免争议。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