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一辈子的伴侣(上) 作者:费思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一辈子的伴侣(上) 作者:费思

    这是公认的,鳏夫再婚比寡妇容易,而且鳏夫再婚率也较寡妇高,“守寡”的时间更短。



    年纪轻轻的寡妇如果没有等上三年二载才改嫁,准会招人背后非议,但年轻的鳏夫急急再婚,人们又往往觉得这是理所当然,因为男人一头家没有一个主妇是不能的。况且,男人熬不过孤床独枕的寂寞。

    才32岁的杨建昌就是个年轻力壮的鳏夫,在他丧妻不及半年,至亲好友都劝他及早续弦,因为他的情况不同其他鳏夫,他逼切需要一位妻子主持中馈。

    杨建昌浓眉高鼻阔嘴,长得还颇英俊,常年劳动的他身材雄伟结实,自有一股粗犷的阳刚气慨,是颇吸引一些成熟女性的。

    但也有人在背后为他叹息:“阿昌想续弦,恐怕难啰,谁肯嫁他?又没钱,还要当后母?现有的女人精得很,才不肯吃这个苦。”

    这正是击中杨建昌再婚不易的要害。

    杨建昌虽然是手停口停的工人阶级,但自26岁结婚的6年中,他竟然生了4个儿女,名副其实的断担挑家庭。

    也有人埋怨他:“你也太不懂打算,生2个已够辛苦了,还生到4个,你不懂避孕吗?”

    早婚了父母心愿

    杨建昌只有苦笑。他不想辩驳,他有他的苦衷。

    例如他原本不想这么早结婚,但他是父母老蚌生珠的晚来子,母亲生他时已38岁,父亲48,到他长大后,他们都渴望在入棺材前能抱抱孙子,杨建昌不能不满足他们这个卑微的心愿。

    杨建昌对友人诉苦:“如果我第一个孩子是儿子,我生一个就不会再生的。”

    友人明白,杨建昌是独子,为了父母加上他有点老派男人思想,无论如何该生个儿子承继香灯,谁知头两个孩子是女儿。

    杨建昌只能继续努力争气。人家说:“那你生了老三是个儿子不就够了吗?还生第4个儿子。”

    杨建昌摊开双手无奈说:“老三与老四是双胞胎。”

    现在双胞胎都还不到两岁,走路还不稳,却已没有了妈妈。

    最苦的是父兼母职的杨建昌,4个孩子白天不得不交由邻居照顾,他的捉襟见肘情况,比以前更窘迫。

    一晚,孩子入睡后,杨建昌在厨房内洗涤两天积下的大堆衣物,一时悲从中来,热泪滚滚落入肥皂泡中。他不仅为死去的妻子伤心,更为自己难过,这样无边无涯的苦,要捱到几时才天亮。

    不敢有非份之想

    有些男人丧偶后,可以去打野鸡发高射炮,以解决需要,身强体壮的杨建昌也有这份饥渴,却不敢做非份之想。

    他用每一分钱都要计算好。想到找一个最便宜的流莺所花的钱,恐怕可买一罐特大庄奶粉,他就没有这个心情了。

    杨建昌几个最要好的老友都劝他随随便便及早续弦,不要太挑剔。

    杨建昌苦笑:“我有什么资格,只要是个雌的,老母猪肯嫁我、我都不敢嫌了。”

    倒是有些摽梅已快过的女子看中外表威猛高大的杨建昌,但一听到他有四个嗷嗷待哺的孩子,都急急摇头摆手打退堂。

    老友问他:“你可有旧情人,看在昔日情份上,也许肯和你重燃爱火。”但杨建昌没有任何旧情人,妻子也是他的初恋情人。

    杨建昌是住在龙蛇混杂的非法木屋区,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

    这一晚,邻居梅姐来找他,一脸笑容:“阿昌,天大的喜讯,先恭喜你。”

    杨建昌一头雾水。

    梅姐是一名豪爽的半老徐娘,年轻时在欢场找生活,当了妈咪后就立意从良,嫁给罗厘佬。她颇有江湖义气,肯助人,有时也帮杨建昌免费照顾孩子。
    (二之一、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