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海潮来袭 水位创新高 吉胆岛 巴生港 沦“水乡”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大海潮来袭 水位创新高 吉胆岛 巴生港 沦“水乡”

    (巴生5日讯)海潮水位创新高,吉胆岛、巴生港口沦为“水乡”!



    大海潮现象继续来袭,虽然雪州滨海南区、北区沿海地带受控,惟巴生一带的水位却超出预期,导致3个河堤海水倒灌、班达马兰和巴生港口一带水淹2尺、吉胆岛时隔1个月后又“泡”在海中,大部分浮脚路被淹没、全部房屋再度成为犹如漂在海面的“海上屋”。

    所幸,今晨没有刮起大风雨,否则一旦掀起浪涛,将造成巨大的破坏力。

    万津路水位约一尺半高,导致不少车子路过时抛锚。
    吉胆岛码头已经变成一片汪洋,完全看不到浮脚路了。

    据了解,虽然根据官方数据,今晨水位最高为5.7公尺,不过吉胆岛2村的村民却明显感到水位创新高,往年没有淹水的住家,也淹水至少两、三吋。

    这也是岛民感受到上月8日的水位创下新高后,今晨又打破记录,村民声称是该岛史上最高,吉胆渔村逾60%和五条港渔村约25%住家淹水,一些不曾淹水的住家也遭殃,导致许多村民措手不及,一些家私和冰箱垫得不够高,通通浸水中。

    此外,班达马兰学校路成了“重灾区”,40多间住家庭院淹水,其中6间淹入住家内,印裔同胞被迫在屠妖节次日一大清早被惊醒,一家人大扫除过节,非常无奈。

    除了学校路,万津路一带的路面也积水难退,多辆车子抛锚,成为名副其实的“水路”。

    至于巴生港口,直落加弄英达花园(Taman Teluk Gedung Indah)、 军营路(Jalan Kem)、斯里柏冷邦花园(Taman Sri Berembang)达迈海峡花园(Taman Selat Damai) 等也因为海水越过河堤,导致周遭地区淹水。

    万津路水位约一尺半高,导致不少车子路过时抛锚。
    五条港水位接连在一个月内创下2次新高,60%浮脚路全被淹没。
    阿兹米占站在水中巡视,对于海潮高涨也大感无奈。

    冠病评估中心延迟作业

    潮水也波及巴生港口的冠病评估中心,导致该中心延迟作业,巴生县卫生局发出文告,要求所有紧急患者,转到本身住家附近的政府诊所进行评估。

    此外,加埔的国油测量站和杜慕达码头的河堤发生海水倒灌事件,所幸海水没有流入附近一带住家。

    据了解,今天原本预测清晨的海潮水位为5.5公尺,巴生一带却超出预期,高达5.7公尺。

    沿海地带的居民,受促不能松懈,周六(6日)还是会海潮高涨,惟涨幅难以预测,大家务必提早防范。

    消拯局到沿海黑区驻守监察。

    梁德志:水位超出预期

    班达马兰区州议员梁德志指出,周五原本预测清晨的海潮水位为5.5公尺,不过其选区的水位却超出预期,高达5.7公尺,导致发生水灾。

    他说,学校路和万津路比较严重,前者40多间住家庭院淹水、道路积水,后者也因为道路积水,导致车子强行越过时,当场抛锚。

    “两地多辆轿车被淹或抛锚,其中学校路的居民声称,这次淹水最严重,上次比较严重的还要追溯到约20年前,当年也是海潮高涨导致淹水,不过今次水位到膝盖,估计约2尺高。”

    他说,市议会和水利灌溉局在较早前,已为了应对今次海潮,特别疏通罗布拉惹鲁慕(Lebuh Raja Lumu)的沟渠至河道的衔接口,同时也填高河道的河堤,预防海水倒灌。

    但是,他说,水灾依然发生,河堤没有决堤,不知道海水从何处涌来,他周六早上会再度前往观察,以便寻找海水涌入的源头,对症下药解决问题。

    此外,他说,当地屋前道路旁的排水口,市议会早前为了防止海水从排水口涌入,因此以沥青封死,岂料海潮消退后,海水却消退缓慢,因此今早市议会也已经派员把沥青拆掉,恢复排水。

    尽管居民已经以洋灰筑高防水,但是今晨水位还是越过洋灰,淹入住家。

    水位1个月 创2次新高

    五条港乡村管理委员会主席陈水清指出,该村水位今年明显比往年高,1个月内创下2次新高。

    他说,上月水位已很反常,比往年都高,岂料周五水位更高,当地逾200间住家,约四、五十户淹水,连从不曾淹水的住家也保不住。

    “我巡视时,听到村民最多的回应就是‘我的家第一次中’,村内60%的浮脚路也淹没,水位估计比上个月还要高出三、四吋,这是五条港开埠以来,水位最高的一次。”

    他说,很多村民一早做好防范,垫高物件,岂知却没有预料到水位超出预期,结果冷冻冰箱、床褥、家私等,都因为垫得不够高,结果都浸水了。

    他说,明天是初二,潮水一般初三才舒缓,因此村民还是得提早加强预防措施,避免面临损失。

    梁德志(左起)、柯金胜及谢秀,一起巡视学校路的排水系统。
    陈水清的住家第一次淹水,这是该村水位最高的一次。

    没料到淹水 村民没预防

    吉胆岛乡管会主席蔡全智指出,今次潮水比上月高,全村逾60%住家淹水,尤其是头条港和港尾潮州村最严重。

    他说,一些从没来没有淹水的住家,也水淹约2寸高。

    “这些住家往年都逃过大海潮,村民没有料到会淹水,因此没有事先预防,结果家私也浸到水了,所幸海水很快就消退。”

    他说,每年农历三月、六月及九月,潮水都会高涨,村民基本上已经习以为常,只要没有发生大风雨,就不会造成太大的破坏力。

    谢秀巡视居民房间,床褥都已经被海水浸湿。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