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尽在不言中(下)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尽在不言中(下) 作者:雅蒙

    韩枫来到公司,只觉气氛不同,所有人都望着她笑,那种笑容是带着一种巴结之意。



    然后她明白了,因为她的桌上放着一大束名贵鲜花,附着任企业总裁任天明的名片。

    平日气势凌人的总经理也急急打躬作揖向她献媚∶“韩枫啊,你真是真人不露相,我们都不知道你和任先生亲密……好友,以后请你多多关照,多多关照。”

    韩枫啼笑皆非,正想否认,电话响了,是任天明打来向她道谢,并坚持今晚和她见面亲自致谢。

    任天明的声音中,有一种令人难以开口说不的威势,韩枫只好说∶“尊敬不如从命!

    这一晚任天明亲自驾车,他只穿着便装,带韩枫到一个非富即贵的俱乐部用餐,这个地方顾客都轻装简服,只有仆役才穿礼服。

    任天明坦白地向她说∶“如果不是你的通知,我难逃此劫,想起仍心有余悸。”

    韩枫说∶“其实有一件事我一直想不通,为什么是绑架你?”

    任天明说∶“我不明白。”

    韩枫解释∶“因为绑匪通常只绑架有钱人的家人,这样那个有钱人才能筹钱赎人,就像以前匪徒只绑架李某某的儿子,而不绑架他本人。”

    “如果你被绑架,谁能在极短时间内筹钱救你呢?万一不能如期付钱救你,绑匪就会撕票,但他们主要的还是要钱,而不是命啊!”

    任天明沉默一阵,然后微笑举杯向她说∶“韩枫,你真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你令我想到一件事,万一我被撕票,谁得利最多。”

    餐会上,他们谈得很投契,韩枫过了一个愉快的晚上,她对任天明的印象更好。

    有冤无处诉

    那天开始,任天明仍然每天都送名贵鲜花,同事异样的眼光令韩枫有冤无处诉;任天明也不断和她见面,虽然她知道他是有妇之夫,自己不应该和他见面,但她就是拒绝不了他。

    一晚,韩枫嚅嚅地对任天明说∶“我们以后还是别见面吧!这样下去我真是没吃羊肉一身膻,以后别想嫁人。”

    任天明望着她∶“为什么,因为我是有妇之夫对吗?其实我早该告诉你,我已和王芝丽分手,而且她会面对牢狱之灾,我今晚才告诉你,是因为今天起我和她离婚生效,我又是自由的单身汉,不再是有妇之夫。”

    韩枫又惊又喜,然后她奇怪问∶“离婚就离婚,为什么王芝丽会有牢狱之灾?”

    任天明轻叹地说∶“我险被绑架就是王芝丽暗中策划的,我和她感情破裂,已经酝酿分手。”

    “她心有不甘,就计划找人绑架我,然后她故意拖延不付钱,匪徒杀了我,别人就以为是撕票。”

    意外破阴谋

    他又举起酒杯∶“小枫,这是你第二次救了我,因为那一晚你的话惊醒我这个梦中人,匪徒如果要钱就不应该绑架我,他们应该绑架我的家人来威胁我。”

    任天明说∶“王芝丽的确已准备第二个计划要杀我,但在我要求警方深入调查后,抓到她的同党,都是她娘家的人,他们承认并供出王芝丽是主谋,而且也找到了证据。”

    “所以我才能这么快和王芝丽离婚,因为她已是罪犯。”

    韩枫大吃一惊,没想到自己无意间,破了一个谋害亲夫的阴谋。

    然而她心中也有一份惊喜,因为任天明不再是有妇之夫,不过她也有一份担忧,任天明又成了超级钻石王老五,多少美女在虎视眈眈要俘虏他。

    一晚,任天明和韩枫到另一个俱乐部吃晚餐,用餐到用一半时,韩枫微笑说∶“喂,告诉你一件会令你得意的事,旁边一个女侍应生刚刚对同伴说∶哗,那个人就是任天明吗?又年轻又有钱又英俊,如果我能嫁给他就太好了。”

    任天明放下刀叉,笑嘻嘻说∶“真的吗?小枫,你真的很想嫁我吗?”

    韩枫知道白白被他占了一个现成便宜,叹道∶“还以为你是正人君子,也会吃豆腐。”

    任天明笑说∶“我只对我爱的女人吃豆腐,不过,我现在不是吃豆腐,是正正经经向你求婚,小枫,你嫁给我吗?”

    韩枫喜极流泪,她说不出话,但深深点头。

    任天明笑说∶“我不会唇语,但我会说肢体语言,点头就是你答应说嫁对不对?”
    (三之三、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