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润强:2个月内 沙登第3次大水灾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廖润强:2个月内 沙登第3次大水灾

    (沙登2日讯)沙登多区昨晚发生严重水灾,估计至少2万户居民面临不同程度的水灾。



    马华蒲种区会主席拿督廖润强指出,2个月以内,沙登已是第3次发生大水灾,昨天也是最严重的一次,担心会迎来更夸张的水灾。

    他直言,水灾有很多因素,不过沙登再的蓄水池不胜负荷是主要原因之一,当水位高涨,就会加速流向古腰河、沙登新村,以及逆流回到沙登再也,迅速发生水灾。

    他说,这个蓄水池是要应付博特拉大学(UPM)、斯里沙登、沙登再也方向的水,奈何没有定时清理和挖深河床,当高降雨量的时候就无法应付。

    “这个蓄水池是梳邦再也市政厅管理,有关当局曾耗资900万令吉进行提升,从2013年提升至2017年完工,但是没有后续的保养和挖深河床。”

    廖润强谴责有关当局没有保养蓄水池,令它无法发挥功效。

    他说,当雨水暂时积在在蓄水池,就不会马上流往古腰河,但因缺乏保养的蓄水池没有发挥功能。

    “在我担任州议员时期,史里肯邦安是有发生水灾,但是没有这么严重,现在斯里沙登、沙登再也都发生严重水灾,原因包括人口增加、发展增加、没有解决排水系统问题。”

    廖润强与蒲种区会署理主席刘有福、副主席刘振国、区会政府监督黄国辉和区会史里肯邦安投诉局主任黄俊昱就水灾问题,今日走访沙登再也时如是指出。

    廖润强强调,有关当局不应该推卸责任,而是要找出问题根源,要彻底解决,州政府、梳邦再也市政厅和国州议员得一劳永逸解决问题。

    他也谴责有关当局失职,必须向受水灾影响的居民道歉和赔偿财物损失。

    另外,他说,水灾导致交通陷入瘫痪,他欣慰看到路边有人协助疏通交通,指挥如何转换路线,很感谢这些热心的社会人士,这种精神值得赞扬。

    沙登再也发生水灾,墙壁上还残留水迹;左起黄国辉、刘振国、廖润强、黄俊昱和刘有福。

    (刘佩明拍摄)

    黄俊昱:没规划沟渠架构
    黄俊昱指出,沙登古腰河接二连三爆发水灾,甚至一度高至4尺,导致居民苦不堪言。

    他说,沙登分别在9月5日和9月26日发生大水灾,周一(1日)已经是2个月内第3次水灾。

    他说,居民来不及搬走文件和家电,最终被水浸泡到损坏,损失惨重。

    “沙登没有规划整体沟渠架构是今次水灾原因之一,有关当局耗资上千万令吉防水灾计划依然无法解决沙登水灾问题。”

    艾达家中被水浸泡过的席子和藤椅都被搬出来晾干。

    损失有4位数
    ★沙登再也居民艾达
    昨日(1日)下午3时许开始下雨,当时我在博特拉大学上班,雨一直下到晚上六七时,当时我就在担心万一继续下,水灾情况会更恶劣。

    我回到附近的时候,看到有些路段因水灾而暂时关闭,到家的时候积水大约到我的脚踝,水是从厨房厕所涌进来。

    小时候,这里曾经发生严重水灾,后来市政厅提升排水系统后,有大约10至15年左右没发生严重水灾。

    我的电脑硬盘、木制家具、藤制家具、电插座、冰箱都泡了,损失预计有4位数。

    艾达的亲友们前来帮忙为水灾善后。
    艾达

    厕所涌入污水
    ★安亲班管理人梁女士
    早上来到安亲班时,看到地上满是泥泞,客厅也遭殃,后方3间厕所涌入污水,流进来厨房和课室。

    花了大概4小时才清理完毕,箱子里面一些书籍有弄湿,幸好没很严重的损失。

    附近有个邻居说住40年不曾淹水,昨日(1日)第一次水灾。

    由于附近学校因要善后水灾,没开实体课,所以部分家长也没有把孩子送来安亲班。

    水灾灾民忙着用肥皂粉,刷洗浸泡过的地毯。

    家具冰箱泡坏
    ★沙登再也居民阿再里米
    傍晚的时候我母亲一个人在家,父亲在附近祈祷室祈祷,因水灾水位升很快,故他无法即时回家。

    进水大约2尺高,母亲也没法子搬走所有东西,如今家里所有地毯都要清洗,木制家具和冰箱则泡坏了。

    我们兄弟姐妹全部帮忙清理,从从昨晚11时开始清理,由于东西很多,估计要1星期才能完全处理完。

    其实这区不定时会发生水灾,有时一年2次,有时两三年一次,都是无法预计。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