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没有人怀疑(下) 作者:费思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没有人怀疑(下) 作者:费思

    林静怡和张永刚久别重逢再度来往,一开始时并未想得太多。



    但日子久了加上年轻未遂的心愿,两人开始认真考虑结为老伴的可能性。

    林静怡还有儿女的顾虑。她说∶“女儿了解母亲的寂寞,可能不反对我再婚,两个小儿子可能反应会激烈一点。”

    张永刚则说∶“我这方面倒没问题,我只有一个儿子,今年27了,我们家少一个女主人,我劝他快点娶妻生子,他倒劝我续弦,还笑说我今年才五十四,应该宝刀未老。”

    林静怡在张永刚的催促下,想先探听女儿李嘉仪的反应,没料到李嘉仪这一日先笑吟吟的对她说∶“妈,我已找到一个要好的男朋友,我想明天带他回来,让您先看看。”

    她欢喜地说∶“他已向我求婚,他说他老爸催他快点结婚!我告诉他,可要先过您这一关,我才答应他。”

    林静怡听了也满心欢喜∶“你何必捉弄他,只要你喜欢,妈决不阻拦,他做那一行业,是那家的孩子。”

    李嘉仪笑说∶“他是土木工程师,叫张维扬,他父亲做生意,名字我忘了。”

    林静怡一怔∶怎么我们母女都喜欢姓张的男士。

    第二晚,林静怡煮了几个好菜款待未来的乘龙快婿。张维扬外貌人品俱佳,林静怡十分满意,也佩服女儿眼力好,找到一个理想伴侣。

    然后林静怡免不了查家宅,张维扬恭敬谨慎的一一回答。

    人言可畏

    林静怡这一晚就打电话给张永刚,约好在街角的咖啡店见面。

    林静怡感慨说∶“没想到我们到头来还是结不了夫妇,反而要成为儿女亲家。”

    张永刚沉默半晌说∶“事在人为,我们一样可以结婚。”

    林静怡苦笑问∶“那我们置嘉仪和维扬于何地?你忍心破坏他们的婚事吗?”

    张永刚带着不甘心的惆怅说∶“等他们先结婚,我们才结合。”

    林静怡失笑∶“永刚,你知道什么叫做人言可畏吗?母女共事父子不是佳话,是笑话,是丑闻,您叫我们的儿女如何抬起头做人?”

    她感伤的说∶“我们命苦,没有缘份,不能耽误维扬和嘉仪的婚事,就让我们的儿女结为夫妇,来了我们的心愿吧!”

    张永刚还想讲话,林静怡举起手阻止∶“永刚,让我们面对现实吧,即使没有刚好维扬和嘉仪恋爱这件事,我们要结合也不容易。”

    “我那两个在外国的儿子是誓死不答应我改嫁的,他们认为丢脸。他们是我的儿子,我不愿失去他们,我也不愿意他们难受。”

    扭转劣境

    张永刚沉默,林静怡说∶“现在这个样子也许更好,我们可以大大方方的常常见面,我们是儿女亲家,谁也不会怀疑我们。”

    张永刚握着她的手点头。

    几天后,李嘉仪欢天喜地对林静怡说∶“妈,我一直担心我和维扬结婚后,您会寂寞。维扬也知道我这件心事,和他爸说了,没想到张叔叔人真好,他提议我们都住在一起,这样最公平。”

    林静怡有点吃惊,只听女儿继续欢喜的说下去∶“维扬的父亲说,他刚好买有二幢相连的半独立洋房,以后一间他住,另一间是我和维扬的新房。”

    “妈,您就和我住,屋子中间开一道门,我们等于住在一起,双方都能照料父母。妈,日后您还是跟我住,女儿怎么都比儿媳妇贴心。”

    第2天早上,林静怡又和张永刚在街角咖啡店喝茶喁喁细语,只是他们都面带微笑。

    林静怡含笑说∶“你是怎么都不死心了,常见面还不够,还要住在一起。”

    张永刚微笑∶“是,我只是力求扭转劣境,我们是有缘无份,没有结成夫妇的命,但是我们有缘永远相爱。”

    他笑意更深∶“正如你说的,我们是儿女亲家,名正言顺的随着儿女住在一起,没有人会怀疑什么的。”
    (二之二、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