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难忘的味道(上)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难忘的味道(上) 作者:雅蒙

    虽然上午的阳光并不是很猛烈,但是江淑芳已经习惯戴着黑眼镜出门。



    她下了车,往公司方向走去,附近咖啡店一名中年男人看到她,诡秘的一笑,蹑手蹑脚,鬼鬼祟祟地跟着江淑芳。

    就在梯口处,这个中年男人做势想吓江淑芳一跳时,江淑芳在这时转过头,嫣然一笑说:“陈先生,你今天这么早呀!”

    陈先生吃了一惊地说:“你怎么可能知道是我?你又看不到东西,莫非你脑后长眼睛。”

    江淑芳温柔地笑说:“我们瞎子呢,虽然眼睛看不到,但鼻子呀、耳朵甚至皮肤,都特别敏感,能帮我们看到东西。”

    陈先生一边尾随江淑芳上楼,一边问:“那你是怎么看到我的?靠耳朵?”

    江淑芳笑说:“今天不是,你走得无声无息好像是要吓我一跳,但,你瞒不过我的鼻子。”

    陈先生更好奇追问:“你的鼻子怎么知道是我?”

    江淑芳说:“我的鼻子闻到你的气味,每个人身上的味道,就像脸孔一样,都不同的。”

    她笑道:“你是我的老顾客,你身体每一处我都摸熟摸惯,你身上的体味我更是鼻熟能详了。”

    江淑芳是一名按摩女郎,但她是货真价实的正经按摩女郎,为顾客提供古方按摩,江淑芳曾在泰国买师工作3年,获得名师指点,指下功夫不同凡响,有不少老顾客指名要她服务,她收入颇不俗。

    不久,这名陈先生躺在按摩床上,享受江淑芳的按摩服务,他又问:“那么说,你闻到气味,就能知道那个人是谁。”

    终身难忘

    江淑芳微笑:“可以这么说。”陈先生又说:“闻一次以后也能知道!”

    江淑芳反问:“如果你见过某人一次,一年后你能认出吗?我的鼻子和你的眼睛一样,普通人只觉熟悉而忘了几时见过面。”

    陈先生哈哈笑,然后说:“一见钟情大概又不同,说真的,淑芳,你有没有这种经验,只闻过对方的味道一次,就终身难忘。”

    江淑芳一边按摩,一边平静地说:“有,有一个人的气味令我终身难忘,我至今也还一直在找他。”

    陈先生笑说:“看来,这个人的关系和你不简单。”

    江淑芳沉默一阵说:“可以这么说。”

    的确有一个人的气味令江淑芳终身难忘,但她已经好久不去想这件事了,更避免去想、多想无益,有时她甚至怀疑,再过久一点,自己会不会忘了那种令她刻骨铭心的体味。

    体味不变

    她想,10年了,一个人的容貌可能会有多少改变,但人的体味应该是永远不变的。

    一个星期后的晚上,还有最后一名顾客等着要江淑芳服务,他指名要江淑芳侍候,但以前没有来过。江淑芳有一个习惯,就是打听一下新顾客的外表长相。

    等柜台的老板娘说:“很高大很壮,满脸横肉,大概是三山五岳人马,小心侍候。”

    客人一进来,江淑芳就有点迷惑愕然,然后她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是客人在脱衣服,因为她是瞎子,有好些客人都毫不客气地脱个一干二净,这个也不例外。

    这个男人的身体气息浓烈,带着一点点的狐臭味,江淑芳竟然一怔,她“见过”这个男人,因为她曾经“嗅过”这种味道。

    江淑芳思潮起伏,但手下功夫不断,不一会这个男人赞道:“你他妈的还真不错,怪不得别人说你功夫好。”

    江淑芳陪笑说:“那你以后要常来光顾我呀。请问客人高姓大名?

    ”这个男人说:“我姓黄,有个外号叫牛魔黄。”

    江淑芳要拉住这个客人,服务很好,牛魔黄十分满意。

    在按摩的时候,牛魔黄身体的气味一阵又一阵冲入江淑芳的鼻端,她已肯定,她见过牛魔黄。

    虽然她是10年前见过牛魔黄,但是她绝不会弄错,她永远忘不了那个味道,她一定要想办法再见到牛魔黄。
    (二之一、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