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意愿 作者:素贞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意愿 作者:素贞

    长得亮丽漂亮应该是一件好事。但小娟只觉得是烦。



    烦,因为那些男人总爱缠住她,不三不四的追问。

    开始时,免不了会有惊喜,渐渐只觉得不可思议。

    男人呵,难道真的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不可吗?或许,这一切是小娟的错;就像她的继父爱说∶“红颜祸水!”

    还好小娟有几位谈得来的同性朋友。她们劝她,“别管别人如何看你,对待你。清者自清嘛!”

    小娟是有一位要好的男朋友小哲。

    小哲家里穷一些,但人品不错。最重要的,是小娟对他有感觉。小娟不在乎小哲穷。她对自己说∶“钱虽然重要,但不是人生的全部。”

    问题是,小娟是这么想,但她那拜金主义的母亲倒不是这么想。

    那些狂蜂浪蝶,也可以说是小娟的母亲招来的。是小娟的母亲担心女儿嫁错郎,忙着替自己的女儿打广告。

    总之,就是想破坏小娟与小哲的感情。

    曾经一度,小娟以为这种拜金的母亲已经是历史动物,现代父母应该以儿女为重,以女儿的幸福为主,只要女儿高兴,老人家就没有话说。

    可惜,小娟的想法错了,她自己的母亲虽然是穴居时代的动物,简直是封建时代的图腾。

    小娟觉得自己的母亲可怕。还好她的继父不帮母亲兴风作浪。

    不过,那个所谓一家之主的男人,小娟看上去,只觉得悲哀。可能是经济来源大半沿自母亲,继父根本没有主见、没有意见,也不敢出意见。这是母亲认为钱是重要的证据,也是真理。

    母亲总强调∶“你看,钱多重要?没有钱的话,生活就捉襟见肘了。”

    生不逢时

    或许是年轻的关系,小娟免不了有点理想主义。钱,永远不是她心目中的第一位。

    有一次,小娟甚至反驳地说∶“小哲没有钱,但我也有赚钱的能力。”

    小娟的话惹来母亲的眼泪与痛哭。母亲说∶“你知道什么?你知道我为了持家,赚钱赚得多辛苦?你看你继父,他的能力不强!”

    小娟不敢再多说话,虽然她心中有太多的不忿。从姨妈那边,小娟是听过一些关于母亲年轻时的威风史,母亲怎样嫁给父亲,认为父亲不够好下堂求去,后来又怎样再嫁给继父之类的事。

    不过,一句话说完,母亲这辈子一点都不如意,她的愿望、希望、期望,一个也没有变成事实。可能是因为这个理由,母亲想把她的梦透过小娟实现,偏偏女儿就是跟她唱反调。

    母亲有时说∶“还是我最不幸,生错时代。我年轻的时候,是父母坐大的时代。父母的话就是法律。他们怎么说,我只有依随。到我做了人家的母亲,时代又变了。这是一个以儿女为重的时代,我可以讲,但儿女也不听我的。”

    母亲生气地说∶“不听我的话,以后你就知道苦了。”

    得偿所愿

    母亲认为她苦,小娟也觉得自己辛苦。

    曾经,她为了想母亲开心,勉强应酬那些好逑的君子。可惜,她就是不想应酬他们。“应酬得这么辛苦,又何必呢?”小娟对自己说。

    小娟想跟小哲在一起。小哲令她感到开心,小哲让她微笑。“穷一点倒没关系!”小娟对自己说。

    或许,这就是母女之间的矛盾。小娟的母亲为了女儿好,为她张罗“好”男人,偏偏女儿不稀罕那些男人。

    女儿认为让她感到幸福的男人,做母亲的偏偏看不上眼。或许,这就是关心的错。因为太投入、太关心,反而是一种伤害。

    后来,小娟决定搬走。跟母亲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小娟觉得没有自己,她认为她搬出去后,日子将过得比较写意。

    当然,这个决定又引发一场家里的大革命。还好,做为她的继父的人,适时出来解围。

    他对妻子说∶“孩子大了,自然有她们的世界。她的解释,不是像你当初选我一样。难道这些年来,你真的那么痛苦吗?难道我真的使你那么辛苦吗?难道我真的那么不堪吗?”

    那时小娟听到的,继父讲的,最有意思的一句话。母亲因为那句话而沉静下来,而小娟,终于拥有了自己的独立、自立与自我。

    她以后或者会嫁给小哲,或许不会,最重要的,母亲最好别乱乱出意见,左右她,并影响她的决定。这是小娟的意愿,她终于得偿所愿了!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