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不后悔的眼泪(下)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不后悔的眼泪(下) 作者:雅蒙

    徐美凤两名兄长已匆匆从美国及澳洲分别赶回来,守在弥留状态的父亲身旁。



    这一晚,徐太太对女儿说∶“美凤,今晚你陪妈睡吧,妈心里乱得很。”

    徐美凤当然说好,这几天她的心除了惶惶然外,也有一份疑惑,为什么二婶会说自己认贼作父。

    徐美凤没料到母亲会开门见山和她讨论这件事,徐太太说∶“那天你二婶母女在洗手间背后论人是非,我知道你听到,我也在里面。”

    徐美凤吃惊,然后说∶“她们母女的作风向来令人厌恶,我不相信她们。”

    徐太太缓缓说∶“她们说的认贼作父,是要以从什么角度来看。”

    “美凤,我知道你一直没有去打听身世,我和你爸是暗中欣慰又欢喜,但是我相信你心中对认贼作父一定有疑惑,我觉得你有必要在这个时候知道全部真相,你两位哥哥也同意。”

    徐美凤困惑∶“但是,妈,有必要在这个时候去说以前的事吗?爸现在这样……”她垂泪。

    徐太太握着她的手∶“是有这个必要。”她递了一个颇大的信封给女儿。

    徐美凤打开一看,是几张旧剪报,徐太太说∶“你先仔细看完。”

    徐美凤在灯下细看这几张已泛黄的剪报,是有关父亲徐俊伟在近四十年前的英勇事迹。

    当年有几名悍匪打劫银行,父亲和其他同僚英勇歼敌,两名悍匪当场被枪弹射死,两名投降。

    另一名叫林亚苟的枪匪十分凶悍,射死一名警员,更掳走一名人质要逃走,父亲追缉林亚苟,被林亚苟开枪射中左腿,但父亲倒地时也射出一枪,击毙林亚苟。

    这时徐美凤听到母亲说∶“你爸爸因这次的英勇行为受到各方表扬,也因此连升三级。”但徐美凤不明白母亲叫自己看这些剪报的用意何在。

    心中疑惑

    直至徐太太轻轻说∶“基本上,林亚苟是被你父亲开枪杀死的。美凤,你知道林亚苟是谁吗?他是你的生父。”

    徐美凤吃惊得说不出话,现在她明白为什么二婶会说“认贼作父”这句话,但她心中有更大的疑惑∶“那,为什么你们收养我?你们知道我是林亚苟的女儿吗?”

    徐太太点头说∶“在收养你前就知道,因为我和你爸很想要一个女儿,但我已不适合生育,决定抚养。那是在林亚苟死后一年,我们到孤儿院去,想认领一个女儿,一见到你就喜欢。”

    “本来你的身世是保密的,但刚好孤儿院的负责人知道你和我们之间的微妙关系,不得不告诉我们你的生父是谁。”

    徐美凤望着母亲∶“但你们还是决定收养我?”

    徐太太说∶“是,因为我们更同情你、哀怜你的不幸,想尽所能给你幸福,没有别的目的,现在你知道一切,可以自己去衡量你二婶说的那句话。”

    思绪混乱

    徐美凤只觉得思绪一片混乱,她淡然问∶“我可还有其他兄弟姐妹?”

    徐太太说∶“你生母早已改嫁,所以你才会流落孤儿院,你还有两个哥哥和一个姐姐被亲戚收养。”

    “一个哥哥吸毒死了,一个因抢劫偷窃时常出入监狱,如今不知去向。你的姐姐先是吧女,后来成为流莺,也不知下落。”

    徐美凤震惊良久,问∶“妈,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告诉我?”

    徐太太走到窗前背着她颤声说∶“因为你的父亲就快死了。你在知道真相后,可以自由决定你要如何面对这件事,是不是真的认为自己是认贼作父而恨他,我更不希望你以后后悔自己付出太多感情给你的养父。”

    徐美凤走过去,依偎着母亲,从背后用双手环抱着母亲,她低声说∶“妈,你用错名词了,什么养父?我只知道有父亲,最爱我的父亲,我最爱的父亲。”

    她们母女泪如雨下,徐太太也紧紧抓着女儿的手,徐美凤含泪说∶“妈,知道真相后,我只有更敬爱你和爸爸,我不是认贼作父,父亲歼除恶人是正确的行为,你们其实是我的恩人,要不然我不会有今天的幸福。我会亲自告诉爸爸。”

    第二天刚好是徐俊伟回光返照的时候,他精神好转,徐美凤紧握着父亲的手,热切的说∶“爸,我已知道我的身世,但我永远是你最亲爱的女儿,你永远是我最亲爱的老爸。”

    不久,徐俊伟含笑逝世。

    徐美凤抢天呼地的悲恸,这一刻她明白母亲的真正用意,在她知道真相后,她仍然为失去父亲而全心全意的哀恸,她永远不会后悔为父亲流下这么多眼泪。
    (二之二、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