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不后悔的眼泪(上)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不后悔的眼泪(上) 作者:雅蒙

    徐美凤最近忧心如焚,因为父亲徐俊伟的病情转剧,眼见大势已去,主治医生甚至暗示她,是时候把两名在外国定居的兄长叫回来送终了。

    徐美凤素来不喜欢自己的名字,嫌俗气,她羡慕两名哥哥的名字,一个叫致稼,一个叫致农,脱俗又有意义。

    徐美凤记得在中学时,同学就曾好奇的问∶“是不是你的父母重男轻女,女儿的名字随便起。”徐美凤笑而不答。

    她不能任意向外人说出答案∶因为我不是父母亲生的,我是他们从孤儿院领养的,美凤是我本来就有的名字。

    徐美凤一直都知道自己是父母的养女,因为父母认为这些都瞒不过她,况且法律证件清楚的写明她是被领养的女儿。

    徐美凤后来找到一套说词应付同学,她笑说∶“你们错了,我的爸妈是重女轻男,连我哥哥都妒嫉,美凤虽然俗气,但意义很好,是一只美丽的凤凰,父母希望我大富大贵。”



    徐美凤不是砌词,徐俊伟夫妇的确待她如掌上明珠,视如己出,所以徐美凤也敬爱他们如亲生父母。

    徐美凤被领养时已4岁,对以前还有依稀的记忆,她只记得以前阴暗幽冷,如今温暖光明,她觉得自己非常幸福,更感激父母。

    徐美凤的父亲徐俊伟是刑警部警官,环境不错,所以徐家三兄妹都能负笈外国,徐美凤回国,是因为要回来结婚。

    毗邻而居

    徐美凤现在和父母毗邻而居,两间半独立式洋房,乍看像一间独立式大洋房。

    虽然当初屋主知道她志在必得,故意提高房价,但徐美凤认为值得,因为方便她晨昏定省父母。

    亲友都羡慕徐俊伟夫妇好福气,有个廿四孝女儿。徐美凤却笑说∶“是我占便宜了,爸妈免费帮我照顾孩子,帮我看管屋子。”

    在徐美凤结婚前,母亲曾和她促膝谈心,把一个信封交给她∶“这是你的身世资料,如果你要找寻亲人,我和你爸都不介意,也不会干涉。你爸认为如果你想知道真相,你有权力知道。”

    徐美凤把信封随便一搁,双手紧握着徐太太的手∶“妈,你认为我有必要去做这些事吗?”

    徐太太沉吟半晌说∶“如果我是你,我什么都不做,世上有很多事,不知道比知道好。”

    徐美凤决意听取母亲的建议,她信任母亲,母亲这么说一定有其中的理由。

    徐美凤是27岁结婚,至今刚好12年,她38岁,父亲刚好70岁,她知道父亲是在36岁那年领养她。

    悲从中来

    这些年来,徐美凤一直没有去打听身世。

    这些日子徐俊伟病情转剧送院,许多亲友也知道他快不行了而来看他。

    一天徐美凤上医院的洗手间,想到父亲病危一时忍不住悲从中来,躲在里面饮泣。

    不久,她听到陆续有人进来。

    然后她听到两把声音在说话,一个是父亲的弟妇,自己叫她二婶,一个是二婶的女儿,是自己的堂姐。

    徐美凤一直都不喜欢这一对母女,认为她们小气狭窄。

    只听二婶说∶“你大伯好福气,领养了一个女儿,比亲生儿女还孝顺。”

    堂姐说∶“可不是,如果要靠致稼和致农就惨了,那两个家伙对父母不闻不问。”

    徐美凤暗中生气,她两个哥哥不是这种人,他们有工作有事业不能常回来,但他们汇了很多钱回来,父亲才能在最好的医院治疗。

    这时二婶又说∶“美凤这么孝顺,真的笑死人,她还不知道自己认贼作父,如果她知道自己的身世,我才不信她还会这么孝顺。”

    徐美凤一怔∶这是什么话!

    美凤听到二婶母女相继出去后也出去,但没有回头看。

    厕所的另一扇门也开了,走出来的是她母亲徐太太。

    (二之一、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