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深夜广播 作者:治成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深夜广播 作者:治成

    “夜了,你还不想睡?在想些什么呢?在挂念某个人,在回忆一些往事?”



    夜班DJ阿宽悠悠地说∶“过去的,终究已经过去了。夜猫儿,还是早点睡吧!明天还等着你呢!”

    阿宽播放了一首轻音乐,放下了耳机。

    “阿宽,老总找你。”

    助手阿茂扮了一个鬼脸,暗示老总的心情不太好。

    当了夜班DJ一个多月,阿宽仍然不太习惯,阿宽连续打了好几个呵欠,才摇头幌脑地走到老总的办公室。

    老总是一个年近50岁的老小姐,把一生都奉献给广播音乐电台了,曾离过一次婚,但仍不乏追求者,可是她事业心极重,不稀罕当什么贤妻良母。

    老总姓老,一个特别的姓,她只允许大伙称呼她老姐,可是电台的人暗中叫她老小姐,一个年龄大了,又很小气的人,可是她很喜欢作媒。

    老姐阴沉地说∶“阿宽啊,你对早班的吴小姐有意思吧?”

    阿宽吓了一大跳,脑筋清楚了一大半,吐出舌头问∶“吴小姐?那个大胖妞?”

    “是的话,我替你作媒吧!”老姐喝下一大口黑咖啡,双眼烁烁有神地看阿宽。

    阿宽是个聪明人,他合了手掌说∶“老……姐,放过我吧!我对吴小姐一点意思也没有啊!”

    “没有?”老姐吞了口口水说∶“为什么那么卖力替吴小姐争取听众?叫听众们早点入睡呢?”

    阿宽耸了耸肩说∶“老姐,凌晨三点多了,应该是睡眠时间,不睡干什么?”

    好自为之

    老姐摆手说∶“白天有白天的听众,夜了有夜晚的听众,你不能厚此薄彼,我收到不少投诉了!你好自为之!”

    阿宽碰了一鼻了灰,回到播音室发呆。

    不一会儿,阿宽才被吴小姐的大屁股给撞醒了。

    吴小姐咧嘴笑问∶“阿宽哥,还舍不得离开啊?是不是要和我同台广播?我会向叔叔要求的……”

    阿宽连滚带爬苦笑说∶“不用了!”要不是看在电台大股东是吴小姐的份上,阿宽一定会回敬一脚给她的大屁股!

    在休息室小睡了几个小时,阿宽看见退休的关叔,关叔主持夜班节目十多年了,直到上个月因为健康有问题而被迫退休,阿宽才被调任夜班DJ,阿宽和关叔并不熟络。

    “关叔,好久不见了!怎么回电台了?”阿宽睁开惺忪的双眼问。

    关叔道∶“你任职夜班DJ工作,还不太习惯吧,有不少人投诉你哦!”

    “关叔也知道?”阿宽苦笑说∶“半夜是睡眠时间,为什么还要听广播呢?”

    不可马虎

    “小伙子,夜晚的时候,不睡的人很多哩!你难道忘了吗?从前考试时,半夜挑灯夜读时,边听歌边念书吗?”

    “工厂执夜班的工人,也是听广播工作的。你千万不可以马马虎虎了事……”关叔边说边走出了休息室。

    阿宽一直在咀嚼关叔的话,才发觉自己太马虎了。

    他恍然大悟,决定改过自新,无论白天或夜晚,都有听众,自己绝不可以马虎了事。对工作必须敬业乐业,是好播音员的条件。

    “又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们要认真对待周围事物……。”阿宽精神奕奕地说。

    突然,助手阿茂招呼阿宽,而阿宽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阿茂沉道∶“关叔昏迷了两个星期,早上逝世,电台刚收到关叔家人从中国寄来的讣告……”

    阿宽怔住了,早上明明见到关叔,关叔还训了自己一顿。

    原来关叔早已昏迷不醒了,更在今早病逝……那么自己见到的应该是关叔的灵魂吧?阿宽并不相信鬼神,只好用自己发了一场白日梦来解释。

    “以前的夜班同事关叔,今早在中国病逝了,希望大家为关叔默哀一分钟……。”阿宽心中衷诚地哀悼。

    忽然之间,阿宽仿佛明白了老小姐和关叔的一些话。

    或许在夜里,还有另一个世界的人才开始活动。那些听众,反而在白天休息。

    阿宽明白了那群忠实听众是多么期待,有一个热闹的夜晚,一个有娱乐的深夜……夜猫子的希望。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