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都市奇谈 作者:王柳英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都市奇谈 作者:王柳英

    白天,这里是繁忙的商业场所。人来人往,形形色色的商店,应有尽有。



    在一间高级服装店,我站在指定玻璃窗内的岗位上进行任务。

    上午10时了,店开始营业,女售货员丽莎又迟到,她匆匆从更衣室冲出,仍不忘在脸上扑白粉。

    “还不快点,当心‘她’开除你。”一位同伴轻声警告。

    “她早已视我为眼中钉,只因我年轻貌美……”

    “嘘,她进来了……”大家噤声。

    一位衣着高贵,神情严肃的女人走进来。

    “爱丽,你的外套的钮扣掉了。”

    “丽莎,整理你的内裙,它露出来了。”

    “丽莎,别用太红的唇膏,它显得你的嘴巴更大。”

    说毕,头也不回,走进办公室。

    午时,是黄金时间,从事各行各业的都起来活动了。只见一位七十古稀的老翁搂着一位少女走进店里。

    她似乎是这里的熟客,大家忙不迭的向她介绍新货,这少女一口气拿下几十件,老翁面不改色。

    老翁和少女离去后不久,店里恢复了半晌的平静,半个时辰后,那少女匆匆回头,又以低价出售她刚得到的衣服,一转手间,她以净赚了近千元不等。

    小芬不齿这少女的行为。

    “不偷不抢,你情我愿,她并没错,又何可耻?”丽莎冷冷道。

    下午时刻,一群女学生拥进店里,她们穿着同一类型的校服,‘圣安娜女中’一看就知是间名校。

    混水摸鱼

    “这件裙子已过时了,去年我去法国探访表姐,在她房里见过同一款型的裙。”

    “这牛仔裤擦洗的不够发白。”

    “这上衣不错,就嫌颜色单调。”

    吱吱喳喳,旁若无人。

    “呸,你好粗心……”

    一位女生骂一位售货员。也不知是谁先撞了谁?倒霉的货员只得连连道歉,在混乱中,我目睹一位女生混水摸鱼般拿了一瓶香水往袋里塞。

    事成后,面不改色,加入队中一起离开,但在关口中,她们被警卫拦住了,一个个搜身,捉到“元凶”时,她淡定的说∶“我要见高主任。”

    高主任一向以严格纪律为名。她管得了她的下属,却奈何不了高层领导的作风,这回保安人员捉到的“小偷”竟是公司其中一个股东的女儿,“我觉得好玩,为何不能在嗲地的店里拿东西呢?”

    为平息风波,高主任只有忍痛买下香水,送给女生。

    忆妻成狂

    黄昏了,夕阳照在我身上,一位衣冠楚楚的男人经过,他突然停下,定定的望着我,我没来由的惊慌,一位售货员上前招呼,他指着我∶“我要买下她。”

    她们都笑了,但这男人的神情是认真的。

    “她只是模特儿,不能卖呀?”

    “无论多少,我都会给,开个价吧?”

    他固执的回答,她们笑的更厉害了。

    最终,高主任出来打圆场,他悻悻然离开,小姐们议论纷纷。

    “疯子。”

    “性变态。”

    从他离去时的神情,我觉得事情还未结束。忐忑不安的心情看着夜晚来临,店终于打烊了,外头格外的平静,但我觉得某些事情会发生。

    凌晨二时了,“碰,碰!”玻璃门打碎了,我全身暴露在外,这个男人一手将我抱起,就向外跑,登上一辆车,飞驰而去。

    “你失踪了好久,他们都说你死了,但我不信,终于找到你了。”他喃喃自语。

    他触摸我僵硬的身肢,忽然间他似清醒了,推开了我,惊叫道∶“啊,怎么……原来你……”

    这是车子已驾到了山顶,在转弯处,未能及时缓和速度或煞车,连人带车直冲下海中。

    翌日,各类报章都报导这宗奇特的新闻∶“青年律师陈子建不知何故驱车堕海身亡,尸体在车内寻获,并发现某商店报失的橡皮模特儿。死者的法国妻子在半年前去世,据说他爱妻极深,一度失常……”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