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爱情降头 作者:王柳英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爱情降头 作者:王柳英

    外婆的一个从中国湖南来马探亲的远方亲人,我们都称呼她为姨婆。



    老态龙钟的她却有一双精明的眼神,和她相处不过半个时辰,她已体会到我有心事。

    她问∶“娃儿,有什么心事,为何愁眉不展,可是‘情’字一关不通?”

    “爱人不被爱,而所爱的人却也得不到他的爱。”

    我摇头晃脑地说,也怀疑姨婆是否理解年轻人的爱情观。

    “哦!是三角课题。”

    我扬了扬眉毛,惊讶于姨婆的回答。

    于是,我向她诉说我是如何一厢情愿地暗恋着陈子雄,而他又爱慕着何子兰。

    两人都是我的好友,而两人都常向我倾诉他/她的心事∶陈子雄向我倾诉何子兰是他心中的女神。

    何子兰又常向我透露她的另一段恋情——李志明,她的青梅竹马的初恋男友,一个清秀的花花公子。

    姨婆听后,翻了翻白眼,“相信我,娃儿,婆婆能帮你解决烦恼。”

    “是帮我忘掉陈子雄吗?”我悲哀地说 说道。

    我曾听闻姨婆来自中国湖南一个巫医之家,不但能为人治怪病也懂得降头等巫术,传了好几代,就不知至今有没有湮没在时代的脚步?

    “不,不,不。”姨婆猛摇头,“我能使这小子‘暂时’忘记对何子兰的痴恋,而将他的心转向你。”

    “何谓‘暂时’?”我呆呆地望着她。

    “这‘暂时’也需五、六年之久,到那时生米已煮成熟饭了……”

    “太冒险了,我不愿看到一段会令别人后悔的婚姻……”我说。

    存有希望

    “但也说不定,到时他可能被你真正吸引住了,而真正爱上你呢?”姨婆眨眨眼睛,幽了我一默。

    我无言,这陈子雄一直将我当成“兄弟”般,可能“爱”上我吗?这“爱”以后会演变成怨吗?

    当晚,姨婆就教我如何施“巫”术。

    一天的午餐休息时间,我和何子兰一起享受下午茶,我有意无意地挑起了感情问题,何子兰幽幽地说∶“其实我一向都知道子雄对我的好感,但我一向对感情执着,明知李志明不务正业又花心,偏偏又存有一份希望……”

    “你不是喜欢他油头粉面,能游手好闲但又百万身家吧?”我冷冷地打岔。

    她听了不怒,只叹了一口气∶“你是在气我,因为你知道我和志明自小就在一起,这份感情我放不下,而他的父母也希望我能用爱感化他,至于子雄……”

    她看着我,无奈地说∶“相逢恨晚吧!”

    和她倾谈了一个下午,我知道我该如何做了。

    半年后,我参加何子兰的婚礼,唯一伴随的“姐妹”。

    明艳照人

    她一向都落俗大方,穿上新娘礼服再上点妆,更是明艳照人,和新郎陈子雄站在一起,羡慕旁人,我含着泪在心底真心地祝福他们。

    我陪新娘在新房休息,她悄悄对我说∶“你知道我为什么最终还是选子雄为我的终生伴侣吗?”

    我“内疚”地望着她,并摇摇头。

    “忘了吗?半年前,你来劝我接受子雄的感情不果,最后还咬牙切齿地说,‘如果你不选他,我会主动追求他……’,还记得吗?”

    我脸红了,这是我当时的真心话。

    “这激将法,好令我感动也开始有点担心,于是,那天,我们分手后,回到家,我想了好久,我觉得自己并不是不爱子雄,而是没给自己机会去接受他人的爱,而只不断地对志明付出,对这似有似无的感情而牺牲,我累了……子雄是我最后的选择。”

    其实,自从那天和何子兰的一番话后,我已决定用姨婆教我的方法来撮合她/他。(当然,方法不便透露),但,何子兰却亲口承认那天晚上她已决心接受陈子雄的爱。

    看来这段婚姻的成功并不需要什么巫术来帮助,所以我也不必再为何子兰哪天会“清醒”而提心吊担。

    我对这三角关系的美满解决而心安,虽然失落的仍是我。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