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不打不相识(下) 作者:费思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不打不相识(下) 作者:费思

    这起错认良家阿嫂为妓女的风波,虽然成为小镇茶余饭后的笑料,不久也渐告平息。



    “牛精王”刘锦煌也很快忘掉这件不愉快的事,对怀孕在身的妻子更呵护备至。

    反而“女主角”罗慧敏心中放不下这件事,一晚她对丈夫说:“有一件事我忘了和你说,因为那个王世源胡说八道,才令我想起这件事不是偶然的。”

    刘锦煌自然问是什么事。

    罗慧敏说:“3年前我们结婚后到吉隆坡时,你屎急上厕所,我在门外等你,又有一个男子认错人,当我是他的老相好,说些不三不四的话,看来他好像也认为我是妓女,那时刚好你出来了,他才走掉,那时我怕你追上去打他,才没和你说。”

    刘锦煌诧异:“奇怪,有这样的事!”

    罗慧敏说:“唔,说不定真的有女人长得很像我,而她在吉隆坡当应召女郎。”

    刘锦煌笑说:“搞不好可能你有一位双生姐妹,一出世就给了人。”

    罗慧敏一怔说:“也不是不可能,我父母原本不是这里的人,是我出世不久才搬来,有时我怀疑我不是他们亲生的。”

    刘锦煌安慰妻子:“也许,我们可以到你父母的家乡调查一下。”

    一个星期后,刘锦煌刚好有空,就带了妻子和儿子到邻埠岳父岳母的家乡去,打听消息也当去玩玩。

    刘锦煌没料妻子的怀疑是真的,一名老妇人说:“哦,那个罗某某结婚多年没生,后来领养一个女儿不久就搬走了。”

    罗慧敏追问:“那个女婴哪人家的?”

    老妇人说:“哦,姓王的,当初生了一大堆儿女,饭都吃不饱还生这么多。不过,他们儿女长大了,听说如今很不错啰,只是搬走了。”

    罗慧敏心中悲喜交集:“原来我还有亲人。”

    相认容易

    刘锦煌也为她高兴:“如果你愿意,就和亲人相认吧!你的养父母已不在,相认也没障碍。”

    他们夫妻再三商量后,决定向报馆求助,由记者帮罗慧敏写一则寻亲新闻。

    寻亲故事刊出当天上午,就有人打电话来相认,对方自称是王家的大儿子,的确有一位妹妹一出世就给了姓罗的人家,刘锦煌和他互相对证一些细节无讹,就约好第二天到邻埠的王家相认。

    王家的确儿女众多,如今环境已很不错,罗慧敏一见到他们,就知道自己是他们的“小妹”,因为长相的确相似。

    王家两老还在,老泪纵横,一家团圆,欢喜不胜。

    刘锦煌还笑说:“本来我一个外家亲戚也没有,如今我儿子突然多了这么多舅舅阿姨,还有外公外婆,过年有很多红包拿,我也不敢欺负老婆了。”

    王家大哥王宏达笑道:“妹夫别客气,我昨天打听到妹夫疼老婆出名,不久前还为妹妹和别人打架。”

    自惭形秽

    刘锦煌笑说:“就因为打了这一架,我们才找到你们这些亲戚,真是不打不相识。”

    他和罗慧敏已商量好,略去“那个女人”是妓女的秘密。

    王宏达沉默一下说:“妹妹的确是双胞胎,当年妈妈生了一对女儿,分别给了两户家人,今日我们找到了一位妹妹,希望很快能找到另一个。”

    王家喜庆团圆的故事在报上刊出,罗慧敏的照片也登了出来,但那位酷肖她的“妓女”没有任何反应。

    王宏达叹息:“也许她恨父母把她卖给人家。”

    罗慧敏心中凄然:“也许她自惭形秽,不敢相认。”

    刘锦煌对妻子笑道:“我看很可能以后还会有人把你错认为妓女,不过我一点都不会相信,别人也不会相信。”

    罗慧敏啐他一口:“这种话也好说。”

    罗慧敏内心轻轻叹息,她觉得命运对她太仁慈了,给了她一个100%爱她、信赖她的好丈夫,而且自己今后不必再有任何忧虑,因为自己那位“双生妹妹”已当了替死鬼。

    这是罗慧敏一生最大的秘密,她在吉隆坡生活的6年中,在虚荣心曾经当了一年多的业余应召女郎。

    以前她一直担心会被人认出,如今她不必再忧虑,那位双生姐妹会为她承担过去一切不名誉的过失。
    (二之二、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