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木炎:非毫无预兆发生 水灾警钟响没获重视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吴木炎:非毫无预兆发生 水灾警钟响没获重视

    (吉隆坡3日讯)城市土地兼交通规划师吴木炎直言,水灾发生分为天然现象和人为因素,水灾的发生不是毫无预兆,而是有关当局没认真看待已响起的警钟。



    他指出,每次发生水灾的时候,就将矛头指向天灾,但一般上,造成水灾的肇因不完全是天然现象,这是无可否认的一点。

    他说,防范措施在某个程度上也能够鉴定水灾的原因,况且有时候所谓的天灾也不是首次发生,而是已经重复发生,只是有关当局没有认真看待和处理。

    他以金马仑高原为例,大家也知道什么地方是危险的地带,相关的单位会鉴定什么斜坡是随时会坍塌,哪些河流下游随时会淹没,当负责的部门都知道风险和可能性,就必须有一个对应措施。

    “我不期望100%解决天灾的问题,但当局忽略了天然现象和缺乏有效的防范的措施,就形成所谓灰色地带。”

    他接受本报访问时,这么指出。

    要有社会公德意识

    吴木炎指出,另一个造成水灾的是人为因素,不管是城市或郊外的发展项目,在经过次生林( secondary forest)破坏了自然生态,也破坏城市原有的排水系统。

    他说,每当发生水灾,也许会埋怨承包商或发展商没做好基础建设,包括房屋的建筑,某程度上也会破坏排水系统。

    “工程多不是大问题,最重要是社会的意识和执法,施工过程执法单位也不可能全天候看守,故任何一方应该有社会公德意识。”

    他强调,没有一项科技是没有解决方案,技术上都能解决,只是成本的问题,问题就回到由什么单位负责付钱。

    他举例,河流的主流一般是中央政府负责,支流则多是地方政府或州政府,当发生问题的时候,协调上就容易有问题。

    各单位有责任做好防范措施

    吴木炎强调,水灾和洪灾的后果难以估计,不仅会造成财物上的损失,更可能危及性命。

    他指出,灾难没发生前都不知道后果的严重性,无法预算会损失多少财物,若天灾发生在半夜,甚至可能牵涉到人命。

    他直言,事发后不会找不到肇因,当即使知道源头在哪里,日后却继续重犯。

    “应该负责的单位,谁去督促他们?部门督促承包商和发展商,但谁去督促部门? 有什么单位或负责人被带上法庭?哪些无辜受到损坏的,谁去赔偿他们?”

    他说,各个相关单位都有责任做好防范措施,将风险降到最低,不能说没有预算。

    “如果没有法子解决天然现象造成的风险,就伸缩性移走人民,没能力采取防范,就不要发展那个地方。”

    隆市6年48次突发水灾

    《2019年总审计司报告》第2系列提及,据水利灌溉局的数据显示,吉隆坡从2015年至2020年共发生48次突发水灾,且水灾发生的次数愈发频密,即从2017年的5次,攀升至2020年的13次。

    其中一场严重水灾发生在去年9月10日,雪隆多个地区都成水镇,其中占美清真寺被洪水淹没,瞬间沦为“水上清真寺”。

    当天雪隆各区陆续下起大雨,一些水灾黑区也相续传来水灾,重灾区包括安邦巷、占美清真寺一带、马哈拉惹礼拉路(Jalan Maharajalela)、吉隆坡士马勒路(Jalan Semarak)警察训练中心(PULAPOL)隧道、热水湖新村附近的柏路沙哈万3路(Jalan Perusahaan 3)、文良港翠湖园(Danau Kota)至 迪沙莫拉华蒂(Desa Melawati)之间的两个方向的路段 。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