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开车尾箱摆卖 小贩打游击 最难捉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直接开车尾箱摆卖 小贩打游击 最难捉

    (吉隆坡25日讯)相比餐车霸占泊车位营业,令雪州各地方政府执法组较为头疼的是打游击,并直接开车尾箱摆卖物品的小贩,执法单位与小贩犹如处于“猫追老鼠”的情况,因此希望小贩们可申请合法执照,可安心又安全的营业!



    一场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随着多次的各种管制令和限制,各行各业都遭受不同层次的冲击,为了维持生计只能当起了兼职小贩,并在人潮集中的地方摆摊营业,尤其以出动私家车和罗厘营业的小贩居多。

    在商业区和人潮较多的休闲场所和高楼住宅区,除了有小贩摆摊营业,也有以私家车作为流动摊位,同时另有餐车业者,而《中国报》早前也报导,在甲洞某个商业区多个泊车位已被餐车停泊,并阻止其他车主将车停泊而引起投诉。

    《中国报》就上述事宜抽样电访雪州地方政府时,大部分市议员受访时皆指出,以餐车营业的投资成本很高,同时也面对许多条件和只能在指定的地点营业,而接获来自餐车业者霸占泊车位的投诉并不多,反而是非法流动小贩居多。

    他们指出,往往接到投诉的都是非法小贩,包括非法摆放摊位和以私家车作为摆放物品,尤其后者是最难捉到。

    “我们是难以辨别他们的身分,只要执法人员抵达前将车尾箱盖上,直接坐在车上或是开车暂时离开,都是避开执法人员的方法。”

    他们指出,他们了解大家是为了维持生计,可是也必须考虑到不会他人带来困扰,加上目前疫情当前,一切都必须以SOP为先。

    他们强调,若持续接到投诉,执法组必须采取充公和发出罚单的取缔行动。

    “最好的管控就是他们申请执照,让我们可掌握资料和可采取适当的行动。”

    许多小贩打游击在商业区摆摊,有者仅需出动私家车就可摆放物品营业。
    叶国荣:流动小贩泛滥

    梳邦再也市议员叶国荣向《中国报》指出,目前较为泛滥的是流动小贩,因方便和容易设置摆摊,有者仅需出动私家车和罗厘,尤其私家车的小贩最难逮到。

    他指出,上述这类小贩其实是属于打游击,即使执法组不停止的展开取缔行动,可是就犹如猫捉老鼠。

    “他们通常都是将车泊在泊车位,只要执法人员抵达就立刻关上后尾箱。”

    他强调,这些小贩大部分都是非法营业,停在泊车位后直接开车尾箱就可摆物品开摊营业。

    “执法单位一旦接到投诉就会前去取缔,通常都会先口头警告,可是遇到罔顾不灵和地点不适合,执法组官员就会发出罚款和充公物品和将车拖走。”

    他指出,餐车投资额较大,凡是要投资一辆餐车需要8、9万令吉,因此很多餐车业者都不会贸然经营,加上餐车的营业准证只能在指定的一个地点,所以接到有关餐车霸占泊车位的投诉并不多。

    他指出,申请餐车有数个条件,包括营业地点前方不能是食肆、在大路旁和角落区,以及没有泊车位的地方都不允许,限制甚多。

    他指出,梳邦再也市政厅提供数个地点让餐车业者选择,业者本身也可提供地点,让官员审核后再做出批准。

    叶国荣苦口婆心劝非法小贩申请执照,因执照申请过程很简单,可直接拍照后上载至市政厅的网站,并等待当局的批准与否,即使拒绝都会提供替代地点。

    一些地方餐车霸占泊车位而引起不满。
    余深恩:市议会助申请执照

    “使用私家车营业的兼职小贩最难捉,只要执法组抵达,他们可以直接盖掉后尾箱后开车离开!”

    士拉央市议员余深恩指出,其实他们并非针对任何小贩,只是他们会制造其他民生课题,包括霸占泊车位等。

    他指出,使用私家车营业的小贩最难以辨别,交易过程也没有收据,只要执法组取缔就直接关掉后尾车厢后坐在车上。

    他指出,士拉央市议会执照组会提供协助申请执照的服务,只要小贩填好表格后交给当局就可领取一张固本,随后可前往士拉央市议会大厦领取执照。

    他说,只是上述服务引来他人的误会,误以为当局向非法小贩索取额外费用。

    “执法组前来取缔时,若有固本可直接出示。”

    询及餐车霸占泊车位事宜,他则指出,餐车执照并不容易申请,而且只能在一个指定地点营业。

    他指出,根据了解,一辆餐车的成本很高,也必须改造和验车等。

    他说,他们原本要安排餐车业者集中在一个地点晚上时段营业,可是在发出执照方面就会面对问题,因一些业者早上需在其他地点营业,而执照已列明地点。

    因疫情的打击,很多人转换跑道当起小贩。
    陈狄源鼓励小贩申请执照

    加影市议员陈狄源点出无拉港州选区有数个黑区,有许多非法摊位和使用私家车摆物品营业的小贩的

    他指出,很多小贩不愿意申请执照,就会在商业区或人潮集中的地方摆摊或使用私家车营业。

    他说,很多小贩都选择出动私家车,直接将物品摆在车尾箱营业,只要收到风声就会很快盖掉车尾箱,执法人员根本无法辨别大家的身分。

    他指出,在敦胡先翁的苏阿萨那路(Jalan Suasana)的非法摊位多达30摊,当中包括摆摊和使用私家车营业。

    他说,陈明再也和首都镇原本有五、六摊,目前已有10摊左右,其实不难发现很多都是新面孔和打游击的。

    “既然大家都是流动性的小贩,我们鼓励他们申请执照,因一旦接到罚单却要求折扣和提供援助,问题难以解决。”

    李富豪:人潮聚集难守SOP

    “我们明白小贩们都是为了维持生计而摆摊营业,可是过于泛滥时会制造很多问题,包括人潮聚集和没有遵守SOP,执法单位就会采取行动!”

    巴生市议员李富豪指出,随着多次的管制令和封锁,许多领域都受到影响,加上政府允许路边摊位营业,很多合法小贩都在路边营业。

    他指出,其实一旦人潮聚集,就会难以遵守SOP,除了地方政府的执法单位,卫生部和警察等都可采取执法行动。

    他指出,至于餐车已阐明可流动的区域,都是固定的营业地点,不能随意停泊营业。

    他说,私家车相比餐车更难捉到,毕竟很多餐车业者都已持有执照而不会贸然违法。

    “至于私家车都是打游击和属于兼职类型的小贩,我们难以掌握到实际情况和数据。”

    他指出,执法单位也是左右为难,所以对于首次违例的小贩都会给予劝说和警告,若是持续不遵守就会采取行动。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